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1/11222/13543101.html"}})();尊宝娱乐 >房东房客大穿越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96章 开山大典前的序曲

正文 第296章 开山大典前的序曲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所以说?”

    方吴为疑惑的看着剑柳君,完全不明白此刻自己身前的人在想什么。[手机小说:m.Abc169.Com]

    “我们归剑派希望能和您的从心派,永远结为兄弟门派!签订共生死天约!”

    剑柳君十分诚恳的说道。看他这幅真诚的模样,估计只差跪下来表达心中的愿望了。或者说。。全身脱光,坦诚布公?

    方吴为眼角抽搐的看着两眼冒光的剑柳君,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菊花。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样,那要从数月前讨伐魔修之后说起。

    。。。。。。。。

    在汤将军莫名其妙“强吻”了宫美人之后,宫美人是瞬间变成了一个超级暖宝宝;只暖汤将军的宝宝。

    作为一个合格的暖宝宝,她自然没有闲心再去到处杀人。毕竟,她只是为了找到汤将军才开始杀人的。

    对于这位大龄(上万岁)暖宝宝,大千真界的南方修真门派选择了沉默。不是说他们想沉默,而是迫于强大的武力镇压,那些损失惨重的门派只能哑巴吃黄连,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当然,所谓强大的武力镇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汤将军和宫美人两个变态强者,硬生生花了三天!把整个大千真界的仙人之流扫荡了一遍!那些大千真界的顶尖强者都跪在地上唱征服了,别的小门派还有什么话可说?

    不得不说,汤将军这位曾经和方魔王一起拯救了全人类,改变了世界规则的牛人,还真的是强到无敌了。

    在他们扫荡大千真界仙人的第二天,就有数十个门派使用献祭的方式,召唤出了已经位列仙班多年的祖宗大神。只不过那些祖宗大神一认出是汤将军,一个个巴不得跪在地板上舔汤将军的鞋子!

    “哈哈哈!汤将军你真特么能吹牛皮!”

    在汤将军回来后,方吴为是被汤将军有声有色的舔鞋形容,给笑得趴在了地板上。除此之外,吴萌则是大笑着拉起方吴为,准备一起去打神仙。

    不过呢,在方吴为第三次被揍得鼻青脸肿之后,吴萌终于还是放弃了让别人叫她女王的想法。这也算是吴萌的成长吧?至少她懂得体谅房东了,真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个屁啊!”

    这是方吴为躺在病床上时,骂吴萌的原话。说到方吴为躺病床,就不得不提汤将军的新癖好了。

    自从宫美人变成了暖宝宝,汤将军就每天都被热得快死了。所以他又开始到处躲猫猫,每天藏在方吴为的病床下,跟方吴为讲那些过去的事情。

    只不过。。任何一个卧病在床的病号,每天半夜听着床底下有个精神病给自己讲故事,都是不会感到幸福的。

    所以方吴为在这水深火热的生活中,思考的维度瞬间变得极其有深度,最后他思考出了一个结论。

    那就是再强大的男人,都经不起万年老剩女的摧残!

    。。。

    至于萧连,在意识到没有多少事情之后,他便急匆匆地跟着许良和许宝来到了从心派的旧址。在什么绝食十天,拜天地鬼神之后,脸色发白的萧连终于是将那水晶棺的封印解开。

    而封开解开后的第一件事,除了哭之外,萧连就光顾着吃了。那边哭边吃的重逢景象,还被一脸幽怨拄着拐杖的方吴为全程围观了。

    老实说全程围观这不伦不类的重逢就算了,方吴为这个超级伤号,还被醒过来的上官柔狠狠暴打了一顿!

    “你这个臭王八蛋师父!看我新仇旧恨一起给你算!”

    那时候刚醒过来的上官柔,边哭着边露出一脸怒意,拳脚就向动弹不得的方吴为招呼而去。要不是萧连动用了全身力气拉着,上官柔早就因为将人重伤,关到监狱里百八十年了。

    如果有印象的人就会知道,当年大千真界的从心派是被前一个方吴为——事隐弄得灭门。而蛮荒大陆的从心派,方吴为在从心派灭门时还欢脱的跑掉了。

    蛮荒大陆的众人,实际上都是大千真界从心派子弟的心魂。蛮荒上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梦中事一样。但是庄周梦蝶,蝶梦庄周,小柔这种二愣女,绝逼是把梦里面的帐也给方吴为算上了。

    “惨啊。。我真的惨啊。。就不该跟你们来啊。。”

    在方吴为彻底晕过去之前,他如此不甘的喊道。

    仔细想一想,方吴为说的一点没错。就比如在未来,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不是轻轻松松简简单单,就把世界拯救了吗?没想到在这里,他居然被自己人搞成了重伤!还一点作用都没发挥出来!

    说实话,如果这一次穿越是按照受伤程度来分配功劳,那么方吴为绝对能稳稳拿上第一!没有谁能反驳!

    再之后萧连自然是将全部心思,放在了重建从心派上面了。不,萧连还是留了百分之一的心思,每天都抽空跑到方吴为病床前,跟方吴为汇报工作,顺带希望方吴为指点一下,究竟要将从心派建设成什么模样。

    “当年徒儿在蛮荒建立从心派时师父不在,徒儿一直觉得很遗憾,不能听取师父您的意见。没想到现在,徒儿曾经的愿望居然实现了!”

    萧连每天都要在方吴为病床前,说上这么一句话。第一次听的时候,方吴为还是很感动的。后面听得耳朵都起茧,方吴为都是用死鱼眼看着萧连,在内心默默支持萧连了。

    不过这样也还好,主要问题是方吴为病床底下一直潜伏着一个汤将军!

    这个汤将军简直就像是变态一样,每天都躲在床底下顺带偷听萧连说的那些规划。一到了晚上,就不停哔哔什么这个规划不好,那建筑怎么能建在那里啊,总之神烦!

    “糖浆。。你就不能当着萧连的面说吗?”

    方吴为眼角抽搐地看着天花板,喃喃问道。然后汤将军就回答,最早的那个萧连太傻了,说什么都不会懂,他不屑跟这种木瓜聊天。之后又开始哔哔以前的萧连怎么样傻啊,打仗都是第一个冲在前面啊,然后被打得惨不忍睹什么的。。

    不过每天晚上听汤将军这个话痨讲故事,方吴为也或多或少了解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但估计汤将军脑袋有什么毛病,他记得的都是些没用的屁事。

    比如说什么,最早的萧连打仗时会全身脱得只剩下内裤,一件盔甲都不穿。然后每次被打得重伤,都会哭着对方吴为和汤将军说,他下一次一定穿三件铠甲。

    又比如说,最早的郑口毛其实长得很柔弱,像是书生一样。每次打仗的时候,都要在脸上画几条疤,说什么这样显得比较霸气。

    再比如说,上官老板以前叫做上先生,是个超穷的神明。每次上了战场,就会和他的小跟班(西洛雅)在后面扒尸体的衣服。

    再再比如说,吴萌以前不是女的,是个男的叫吴鸣。。。。然后每次都会把方魔王往死里坑,美名其曰,想要试探强者的极限。然后被方魔王吊在旗杆上,当成旗帜。

    。。。。。

    “糖浆。。”

    听着这些数万年前故事的方吴为,长长叹了一口气,侧过身向床下的汤将军问道:

    “你说的全是战场上的事情,当年那个世界只有战争吗?”

    躲在床底正在笑“吴鸣”的汤将军一愣,随即有些落寞的回答道:

    “确实。。以前大家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在打仗啊。。不过。。将军我很快乐啊!哈哈哈!”

    随即汤将军又哈哈大笑起来,仿佛那些孤独对于他来说什么不算。

    “。。。”

    方吴为默默抓紧了头下草木芯的枕头,他完全想象得到那个场景。当时他化为魔王,被送去另一个异世界的时候,他也是每天都在杀敌。除了杀之外,什么都不剩下。

    正因为那种令人窒息的孤独,所以他才鬼使神差的教导了“泉”,希望能通过“泉”缓解自己环绕在心中的血腥味。

    “糖浆,你有没有想过不要再去找什么强者?就好好活下来,找个地方简单的生活?”

    “哈哈哈!果然是活太久了,魔王居然也会说这种话了!”

    汤将军又是大笑一声,将床板差一点震起来,然后笑着说道:

    “如果将军我都休息了,那有一天那些神再来怎么办?靠你们这些懒人吗?哈哈哈!”

    “不愿意停下。。是为了保护什么吗?”

    方吴为喃喃说道。他忽然间能意识到汤将军的伟大了。为了未知的那天能再一次保护什么人,保护什么自己希望保护的东西,永远都不停下的向前拼搏。汤将军,果然很强啊。。

    也是这时候,方吴为心中萌生了一个新的念头。至于这个念头是什么?将来总会有答案的。

    “不过。。”躺在地板上的汤将军,忽然用难以察觉的声音笑着说道:“也许在这里休息一段也很好吧?”

    。。。。。

    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之后,一切也慢慢走上了正轨。汤将军和宫美人,两个人每天到处在归剑派和从心派乱逛,看谁不爽就拉起来罚,俨然成了严厉的军事教官。反正将军将军,除了打仗在行,他啥也不会啥也不想,所以他暂时决定在这里发光发热,将自己的部分技法传授给从心派的弟子们。

    说到这里,忘记提云先生也醒过来了。他这爱说书的癖好依旧没有改掉,正在南方各个地方巡回说书,就好像是从心派的宣传大使一样,四处宣传他瞎**乱写的从心派光明历史。靠着他,从心派是拉了一大帮的新人与富豪,暂时是稳下了一定的根基。

    而当年蛮荒中就对从心派死心塌地的沈尘和阿成,现在更是忙得焦头烂额,每一天都在帮萧连处理一大堆杂事,连他们最喜欢的修炼也暂停了下来。看来将来混个长老当当,是绝对少不了的。

    上官柔和吴萌每天凑在一块,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在玩着什么。郑口毛倒是闲得发慌,已经开始自挂东南枝,整天像猩猩一样坐在树上,说什么这样说不定能当个修真者。(结果后来还真让他结了个元婴,只不过方吴为暗自腹诽定是个怪婴)

    上官傲麟和西洛雅?嗯哼。。。这就说来话长了。。因为方吴为压根没见过他们两个几次。他们两个就像是神仙眷侣一般,整天拉着思剑带他们到处飞。果然富人的旅游习惯,即使到了修真界依旧没有改变。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归剑派像宝贝一样保护起来的方吴为,用掉了无数的珍贵药材,不止是身体的伤全好了,还硬生生胖了一小圈!也不知道那些外用的药膏,是怎么转化为脂肪的,这让方吴为疑惑了很久。

    再之后。。就到了从心派即将要开山大典的吉日了。。

    而开头剑柳君哭着喊着求着方吴为,想要让归剑派与从心派解围生死同门,就是发生在开山大典之前的今夜。

    。。。。。。。

    “你要结什么生死天约碗糕的,为什么不去找萧连啊?”

    方吴为向后缩了缩,他真的怕剑柳君会冲上来抱住自己,然后哭着喊着求自己同意。

    “箫门主叫我来找您的啊。。他说您才是从心派的创始人,一定要你同意才行啊。。”

    剑柳君浑身一软,趴在了地上。就像赖皮的小孩,不停挪动挪动去。

    “啊。。那个好徒儿。。”

    方吴为露出一副麻烦死的模样,然后朝剑柳君问道:

    “你先跟我讲一下那个什么生死天约是什么?”

    “哦!那个啊!结定了天约之后,归剑派就视为从心派的子门派,不得违反从心派门主之令,同时也不得脱离!只要是归剑派的弟子,都会在灵魂印上一个天约令,这个天约令可以控制修为,保证不为非作歹!”

    剑柳君一脸喜悦的说出了,对他们完全不平等的条约。看着剑柳君这幅把自己卖了,还高兴得不行的模样,方吴为已经开始思考是不是要远离归剑派一点。

    毕竟那个思剑,可是大义凛然的弄死了自己的同僚啊!

    “那个。。这么强大的天约,就不会被坏人利用吗。。”

    很明显,方吴为的思绪又开始乱飘了。

    “汤将军大能教我的这个天约,是绝对不会被恶意使用!因为修真者讲究八义,有违背这一点的人,就会被抹去天约刻印的使用权!”

    剑柳君十分认真的解释道,然后接着又说:

    “我相信箫门主不会是那种违背修真道义的人!”

    “哦。。”

    方吴为有些无语的点点头,总感觉萧连是不是有什么王霸之气?还是运势太过逆天?怎么见过他的人,几乎都被他给折服了?

    想到这里,方吴为又记起汤将军说过的事。他说当年萧连最笨,但是却有最多人跟随他。难道是傻人有傻福?

    “算了,那你就明天和萧连定那个生死天约吧。。反正也没什么坏处。”

    方吴为嘟囔着便转身离去,只留下剑柳君在原地乐得打滚。

    其实有了汤将军暂时滞留,从心派何尝不会成为天下第一的大门派?傍上大树的归剑派,也绝对会成为天下名门!剑柳君聪明得很呢!当然了,剑柳君也有心报答当年的恩情,这简直就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就这样。。在多方的努力,众人准备之下,大千真界的从心派开山大典,正式开始了!

    。。。。。。。

    万里无云,碧水蓝天,依山傍水,新修建起来,还不算大气但是却精致无比的从心派!向大千真界的各方势力,正式宣布它来了!

    “咳咳。。”

    此时此刻,方吴为身着一身华丽到可怕的祭祀礼服,正站在从心派弟子、归剑派弟子,以及各个修真门派的来客前,缓缓说道:

    “首先呢。。就先让我来说。。说。。说个百八十句话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