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2/12026/13543604.html"}})();
尊宝娱乐 >战极通天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三千零三十章:绝灭
    第三千零三十章:绝灭

    刀与剑的碰撞传荡锵然之音恐怖入耳,神圣的光辉与魔邪的残酷交汇为最终的杀势在澎湃,一双圣眸映照出三道邪影,在其周围却不知有多少幽鬼冤魂之形挣扎哭泣,十八尊魔圣终有这三圣残存,将之斩杀,也是叶天最后的使命,与这些魔族的终极疯狂。[一秒记住:www.abc169.com]

    “死!”碧魇天尊双目闪耀着幽蓝的光芒,他的剑爆刺而出,仿佛将世界与叶天一举贯穿,绝不留一丝躲避的机会,哪怕他的紫玉剑早就支离破碎,剑之极道却汇聚成一柄更恐怖的深紫色魔剑催发无限凌冽,以至于当他抬手的第一刻,叶天胸膛上便有血花四溅,看上去绚烂得不成模样,但在这片绚烂中,属于辉煌的势在不断消逝,一名名此世不断奋斗前行的圣与神见到了在魔邪面前终末的未来,他们发出不甘怒吼,却逃不过被浩劫碾杀殆尽的结局,一世世神殿将传奇留下,却随着这场末日风暴连同曾经的历史一齐坍塌,这一剑,偏要刺落辉煌!

    “此剑……”叶天眼中爆耀出一股惊人圣芒,他冷冷地注视着碧魇天尊,从一开始就不打算抵挡这致命的剑芒,只是随着这一剑刺出,不灭的战炎在叶天体表宛若层层剥落,不断黯然消逝,在这场战斗中它们曾经一次次被压落谷底,却始终再度星火燎原,但这一次,它们似乎无法继续燃烧,席卷那光明灿烂,战意无双了。

    “你便打算以此令我绝望?”叶天能感觉到碧魇天尊这一剑惊人的剑意,还有那贯彻魔族意志的疯狂毁灭之意,这是一尊尊巅峰魔圣、玄虚高阶魔圣陨落的积累,也是魔族从来便存在的邪恶罪孽,这是怨念与煞气的一剑,是疯狂与陨落的一剑,更是魔剑,末日剑,绝望之剑!

    很可怕的一剑,令战炎为之靡倒消逝,但,它们本就在这场战斗中鏖战了太久太久,本就应该休息一场了,而在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叶天眼中,这一剑不过班门弄斧,如何可称绝望名!?

    “便是觉心妖王那伪绝望法则,也远胜你这一剑!”这一声大喝前斩落的是具有无匹威势的刀,这一柄刀由血色斩落,又延伸为一片横扫世界的绝耀暗金,一时间,那一柄传播着末日气息的深紫魔剑连同碧魇天尊自身被叶天生生斩断,身躯掠火,浩荡混沌无际,一时间全面衰微,刚刚突破的他竟直面陨落之危!

    “这是……屠魔妖戮杀?亦或战圣通天斩?”而见得这一幕的荒尊则是神色大骇,因为他在这时感受到的分明就是那顶尖逆天战技的恐怖气息!这股气息并非见所未见,但也不是单纯先前的那一招式蜕变,却令荒尊感受到了叶天两招高阶逆天战技的共同气息,难不成这就是通天战圣在这一战中的领悟,临阵将两招逆天战技融合蜕变,成就斩魔之式!

    “不可敌。”而见到这一幕,另一尊浑身如同石雕般灰黑粗糙的魔圣却是冷然开口,这一刻,他竟是直接化作一道幽影,背着叶天的方向极遁而去!

    “图魔尊。”荒尊见状寒芒爆耀,在这决战通天战圣的最后一刻,身为魔圣中残存一员的图魔尊竟然选择了逃离!尽管面对通天战圣这是审视实力与威胁的明智之举,但这却有违了魔族的杀意与发狂,堪为魔祖之耻!若是平常,荒尊定要将这耻辱者直接镇杀,夺其骨魂化作自身杀戮的力量,但在此时……他甚至分不出一丝多余的力量镇杀此獠。

    只是,在这一尊善于枯之道的魔圣眼中杀意涌动,从最开始图魔尊明显便不积极,出手之时尽可能寻求可斩杀叶天的机会,却在拼杀之时尽皆躲在最后,避开致命凶险——能在与一尊尊老奸巨猾的巅峰魔圣共同作战之时做到这点,他是何等惜命与狡猾?这也是他能活到现在,成为最后一尊玄虚高阶魔圣的原因,而现在见势不妙,他自然要尽快逃之夭夭,屠戮通天战圣虽善,但反被屠戮也非魔族所愿!

    这是罕见的魔族,或许是魔邪中的睿智冷静者,但他绝不能算作义理良善,因为他固然少了魔族的疯狂,却从不失魔族的残忍,消极避战称不得武勇,抛弃战友绝不是义气,如此之魔,便是真正的残忍者,却又是魔之异魔。

    刀与剑再度碰撞,这般锵然之音致命,可对于极速远离战场的图魔尊来讲似乎有些悦耳。刚刚突破为剑道极圣的碧魇天尊与成名已久却伤痕累累的通天战圣,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其中到底会有一尊陨落,不知是谁?希望是通天战圣,但即便陨落者是魔,同样能令他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欢乐。

    锵然之音再度响起,这一刻将圣体撕裂,更毫不留情地以刀尖贯穿邪意汹涌的魔族本源,听得这一声,图魔尊脸上淡淡的笑容却是僵硬了。

    “这是,哪一招?”图魔尊艰难地转头,用那颤抖而消亡的声音对身后的神圣询问。

    “一念斩奸佞。”叶天冷冷地回答。

    “仅此而已?”图魔尊不禁惨然,死寂的色彩染上他的面目,这一刻他的手掌如同石化与冰结,却爆碎间狠狠地轰向了叶天:“就此陨落,甚至未登极道之巅,我不甘!!!”

    轰然之间,叶天收回了刀。

    玄虚高阶魔圣,灭杀十一尊!

    还有最后的对手,最后的两尊巅峰魔圣。

    叶天望向荒尊、碧魇天尊,他能在对方的眼中见到与自己相同的觉悟。此时此刻,皆为生死一战,正邪神魔的征战至死方休,但相比起临阵脱逃的图魔尊,这两尊魔圣的目光分明更为坚定,他们贯彻着邪恶,却也象征着真正的毁灭与杀意,尽管这是绝对为叶天不容且将消灭的丑恶,但信念却令身为敌人的叶天也不禁钦佩,而对敌人,表达钦佩的最好方式自然是……

    锵然,再一度响起,这一次不只是刀与剑,也包括那夜叉状荒尊手中的绝命血叉,出乎预料的,玄虚巅峰魔圣的战兵器居然只是一件玄虚中阶圣器,这未免太过掉价,这也令这柄血叉在碰撞的第一时间即布满裂纹,似乎下一刻就会倾塌。

    而事实上,叶天与碧魇天尊手中的刀与剑也早已不复存在,此时他们所掌的是真正的大道锋刃,唯道浩瀚,征战不绝,唯道不朽,永恒不灭,大道锋刃的威能比不上超然圣器焚寂,却更代表叶天自身的刀意,也令这碰撞直指本源,更为残忍。

    “我倒是要感谢你,将那奸佞斩杀。”荒尊的声音响起,此时却变得沙哑而虚弱,叶天凛然一笑:“吾屠魔尔。”

    奸佞?从另一个角度看,图魔尊未必如此,但他身为魔的残暴邪恶却注定其将背脊面对叶天之时的必将迎来的结局。

    生生杀透碧魇天尊剑幕并将又一尊玄虚高阶魔圣斩杀确实不易,以至于叶天的身上又是一片如灼烧与酸蚀的伤势蔓延肆意,再加上那无所不在极强猛侵蚀而来的枯绝力量,这些伤势更是开始迅速结痂,却滋生出更多可怖的丑恶,这枯之道是生命的禁忌,从荒尊现身开始便不断带给叶天困扰,尽管荒尊似乎仅有以荒绝之心将叶天困顿之时展现几分威势,但他对叶天的伤害自始至终都要存在,这一点,甚至超过了金源魔将,荒尊的持续攻伐已不是一招两招顶尖逆天战技能够诠释说清。

    而这等不断直指本源的攻伐,却也令荒尊自身消耗甚重,圣者本源岂容他人窥探,若要侵入,必承其反噬,而叶天的反噬便是那绝世的战威与一招招致命刀芒!在这等情况下荒尊所受的杀伐也不比任何一尊魔圣要少,这令他黯无血色,只是眼中保留着那最终的寒芒,这双眼看透了叶天,紧握住了他的命门。

    那是承受着战威颤栗,而又不断踏寻那至耀本源的积累,也是这最后一刻,残杀无双星将的终极武器,碧魇天尊的眸子同样亮了起来,深深地刺入叶天本源,那等剧痛不可想象。

    剑出,迅疾无比,将叶天的本源生生刺裂,井来,幽深恐怖,陷没叶天双足,断绝这无双星将遁走可能,摄命之力疯狂爆发,要将那残存的本源彻底撕裂,生命之力尽成魔宴!

    一道道凌厉的锋刃在两尊巅峰魔圣身边悬立,并受邪恶牵引毫不犹豫暴掠斩出,转眼间血肉四溅,魔族至圣的剑芒亦显黯然,大道之力正在汹涌,如同身处绝境的战圣发出不屈怒吼,即便这种状态他依旧爆发出弑魔的一击,正如他所愿,神罚世无邪!

    剑在颤抖,却被那本源如虎钳般死死咬住,岂能在此时拔出?本就在先前直面叶天留下无数道伤痕的碧魇天尊身形黯然,本源同样倾崩衰灭。然在他的眼中,代表着剑意的光芒却是凛然愈甚,在这最后时刻他抛弃欣喜与恐惧,却以真正的疯狂进入那惊人心境,那是魔剑的大道,足以惊世无敌。

    “通天战圣,无双星将,与吾之枯绝,共陨吧!”荒尊则露出了桀狂的大笑,任自己已然脆弱不堪的身躯被神罚之刃斩得支离破碎到彻底不复,却在最后一刻狠狠地以血叉将叶天贯穿,接着,这枯之道巅峰魔圣的本源急剧黯然,正如他的大道一般,枯绝消逝。

    玄虚巅峰魔圣,灭杀六尊!

    尚有最后一魔。

    叶天望向碧魇天尊,分明见到这尊剑道魔圣无限澄明的剑心,也见到对方心中的冷酷与嗟叹,于是,他见到无边苍澜汹涌而起,便作枯绝,将自我吞噬……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