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2/12714/13535298.html"}})();尊宝娱乐 >御鬼者传奇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997章 噬心沙虱

正文 第1997章 噬心沙虱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糟了,难道是‘那东西’要出现了吗?”两个魇化盟爪牙听见声音之后,竟然吓得冷汗频出。[随时随地想看就看:m.Abc169.Com]就在此刻,一只正在进食的癞斑犀也骇然抬头,而后对身边的同伴低吼一声:“嗷嗷嗷——”

    下个瞬间,几乎所有的妖犀都抬起了头,卿凰觉得有些纳闷,立刻问道:“喂,是怎么回事?”

    “嗷嗷、嗷呜。”那癞斑犀知道卿凰能听懂兽语,于是对她叫了几声。

    听了对方表述的意思,卿凰立刻扭头对关横说道:“癞斑犀说,这动静是附近一种非虫非兽的怪物涌来的声音,它们叫做‘噬心沙虱’,异常凶恶,妖犀们都很害怕。”

    “让它们别担心,卿凰你和小黑、尸马、犟驼带着犀群,都集中到双井附近的沙丘去,那里是一大片空地。”关横挥手说道:“若桃,这声音是从西北方向传过来的,走,咱俩过去看看。”

    ……

    与此同时,大漠中的某个区域,骑着滑翼金妖蝗的霍岚正在没命逃窜,她身后不远的地方,疯狂的金妖蝗王率领族群紧追不舍。

    “可恶,这虫子是发了疯吗?为何紧追着老娘不放?”霍岚之前已经和对方连续战斗了几次俱都不敌,只好趁隙逃走。

    但是这女人万万没想到,虫王和虫群根本不打算放过自己,始终紧咬不放,不知不觉,霍岚已经逃出了数十里的路程。

    “扑通!”说时迟,那时快,胯下这只金妖蝗终于精疲力竭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就此绝气身殒。

    霍岚见状气得破口大骂:“畜生,好死不死的,偏偏在这个时候玩完,这不是坑害老娘么?”

    刚才骑着速度迅疾的妖蝗都没有彻底脱离危险,现在霍岚只能用两条腿跑路了,她一咬牙向着前方疾奔而去。

    可是身后虫鸣振翅之声此起彼伏,越追越近,霍岚现在是叫苦不迭:“真是倒霉,早知道如此,我何苦去招惹滑翼金妖蝗,找什么坐骑不好?非要寻上它们……咦?!”

    突然间,霍岚看见前方沙丘后面闪耀篝火光芒,这女人好像溺水者看见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心中暗道:“就算把虫群引过去,先吃了那些家伙,我也方便逃生,就这么办!”

    “噌噌噌——”霎时间三窜两跃来到了沙丘附近,霍岚眼见两个人坐在篝火边说话,其中一个人听见声音抬头观瞧,她登时失声尖叫道:“霍成,怎么是你?!”

    原来此人正是与她素来不和的兄弟——霍成,不用说,旁边那位就是骜碌了。

    听到对方喊出自己的名字,霍成当时就是一愣,因为之前霍岚是鸡皮白发、丑陋的老妪模样,如今借助群虫毒素和邪气恢复青春,对方早就变成一个容貌妖媚、肌肤白皙的年轻妇人了。

    “你、你是谁?”霍成听见对方语气声调有些耳熟,但这色中饿鬼早就被霍岚现在的模样迷得眼花缭乱了,无论如何也认不出对方是自己的姐姐。

    “混账东西,你连老娘的样子也认不出来了?”霍岚情急逃命,倏地落在他们的篝火旁,开口急促说道:“有、有东西在追我,快救救我吧。”

    “桀桀桀——这么个漂亮娘们的请求,爷爷怎么可能拒绝呢?”

    “啪。”说时迟,那时快,旁边的骜碌出手似电,瞬间攥住了霍岚的一只手,霍岚见状大惊失色:“你、你想做什么?”

    “嘿嘿嘿,太久没和女人亲热了,爷爷有些憋不住,霍成,你去看看是什么东西冲过来,我先去享受一下。”

    这骜碌也是个好色之徒,见到霍岚的第一眼,早就忍不住想染指一番,此刻把女人往自己肋下一夹,迈步走向沙丘背面。

    “可恶,不就是比老子厉害一点吗?什么便宜都让你先占了,呸!”

    看着对方急不可耐的样子,霍成气得七窍生烟,不过转念一想:“罢了,待会等他用完,老子说不定能沾点油水,先去前面瞧瞧吧。”

    另一边,沙丘后面,骜碌把霍岚身躯狠狠摔在地上:“啪!”这女人哎呦一声,她也不是个傻子,此刻明知故问道:“你想做什么?”

    “嘿嘿,爷爷想用你一用……”话音甫落时,骜碌顺手甩掉身上的外衣,他嘴里自言自语道:“就是不知道这副肉身‘那话’能硬多久,亲自试一下就了解了。”

    “岂有此理,你当老娘是泥捏的好欺负不成?”脸色倏的通红起来,霍岚低叱一声,双手齐扬,“唰唰唰!”十余只毒虫瞬间朝着对方头脸身躯疾扑而来。

    “毒虫?!”骜碌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邪芒:“好啊,玩毒物的女人更有劲。”

    “啪啪啪!”那些毒素猛烈的妖虫全都钉在了骜碌身上,霍岚心中大喜,指着对方叫道:“倒、快倒。”

    “哼,就你这些毒物,爷爷当零嘴儿吃都觉得不够味。”此时此刻,骜碌伸手从脖颈上抓下一只蜈蚣扔进嘴里,霎时间嚼得咯吱吱作响。

    见到这番情景,霍岚心中一沉:“你不怕毒?”

    “嘿嘿嘿,小娘们,老子不怕毒,最怕的是有火没处泄,来吧!”说着,骜碌往前一扑,带着满脸、满身的毒虫就压在了对方身上。

    数息之间,这沙丘背面传出了撕扯衣裳之声,紧接着,就剩下此起彼伏“嗯嗯啊啊”的喘息了。

    ……

    另一边,霍成在半里地外遇到了那群滑翼金妖蝗,甫一动手,这家伙就知道自己以寡敌众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情急之下,霍成利用身边跟随的鬼眼妖藤引开了对方,自己火急火燎的就逃了回来。

    与此同时,霍岚抬脚踹开大口喘气的骜碌,她一边把衣服披在身上,一边没好气的抱怨道:“呸,不中用的废物,半刻工夫都坚持不住!”

    闻听此言,脸上带着几分尴尬赧然的骜碌嘀咕道:“这、这是魂体和肉身互相不适应,和爷爷的能耐没有半点关系。”

    “咦?骜碌大爷,你这么快就完事了?”此时此刻,霍成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他看到面前女人那白皙肌肤,喉头滚动,低声道:“那个,是不是轮到我了?”

    “霍成,瞎了你的狗眼!”恼羞成怒的霍岚顿时扬手给了对方一耳光:“啪!”

    伸手一捂火辣辣的脸颊,这老家伙顿时骂道:“贱婢,你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这畜生,老娘是你姐姐!”霍岚此时指着自己的鼻尖说道:“怎么,我恢复年轻时的容貌,你就不认识我了?”

    “他……我……”听了对方的话,霍成仔细一分辨对方模样,顿时伸手指着她,哆哆嗦嗦的说道:“岚姐,你、你怎么没死?”

    “你这畜生当然希望老娘死了,只可惜,我不但没事,还提升了实力、恢复青春,另外,找到了一个好男人。”

    霍岚有多精明,立刻搂住身边骜碌的臂膀,紧紧靠在他身边嗲声嗲气的说道:“听着,从今以后,这就是你姐夫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明白了吗?”

    那骜碌刚才和霍岚一番快活,自然是食髓知味、意犹未尽,如今立刻打蛇随棒上,张口便说:“呃,对对,以后,爷爷就是你姐夫了。”

    “呸,不要脸的贱婢和老东西,这才眨几次眼睛的工夫,你们就勾搭到一起了,那老子以后岂不是什么地位都没了?”

    想到以后绝对会沦落到做这两个家伙的跟班,霍成心中就是一阵厌恶恶寒,可是他也没别的办法了,只好忍气吞声。

    厚着老脸,霍成继续说道:“姐姐、姐夫,你们让我引开那群金妖蝗,我已经办到……”

    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身边地面陡忽隆起一个土包,紧接着,鬼眼妖藤倏地窜了出来。

    “哎呀,又是这个怪物,吓死人家了。”霍岚语带娇吟说着,又往骜碌身边挤了挤,对方甚至都感觉到她那滑嫩肌肤在自己臂膀上蹭来蹭去,顿时与之色授魂与、眉来眼去。

    “臭小子,以后你的妖藤不许靠近霍岚身边三丈之内,要不然老子就捏死它。”耳边听着骜碌的低吼,霍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可是鬼眼妖藤却不在意,依然凑到他身侧低声叫了起来。

    “糟了!”听了妖藤的表述,老头顿时满嘴发苦愁容满面:“那些妖虫没有被引开,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围过来了。”

    “没用的东西,我怎会有你这么窝囊的兄弟?”霍岚毫不客气骂了一句,而后又对骜碌说道:“骜哥,我看那只金妖蝗王不错,给你当坐骑最好不过了,如今咱们三个联手,正好可以算计它们一把,你说怎么样?”

    “嘿嘿嘿,小宝贝儿,全听你的好了。”看着对方那张妖媚的脸,骜碌强压着将其“就地正法”的冲动,立刻点头应允下来。

    ……

    另一边,火漠双井以西,关横和若桃“噌噌噌”几个起落来到附近,正好看见前方沙土内黑影攒动,还不时发出吱吱叽叽的刺耳叫声。

    “哎呀,这些虫子模样倒是很吓人呐。”若桃趴在土坡背面,低声对关横言道:“公子,你说对方像不像咱们以前对付过的‘宿尸岩虫’?”

    “不错,有几分类似,不过这些噬心沙虱的体型,比岩虫王小不了多少,难怪癞斑犀们会这么害怕,要是与这些沙虱碰上,对方不用进攻,直接扑过来用身躯压上,估计就能把它们摁趴下。”

    关横又继续说:“看来沙虱行动的速度很快,是朝着双井这边来的,咱们要是不把对方打发掉,今天晚上谁也别想安宁了。”

    “说的是,那我就出去劈了它们……”若桃刚要直起身扑过去,关横一拽她的手腕:“笨蛋,哪有像你这么没计划就冲出去的鲁莽做法?咱们还是先想个周详策略吧。”

    “可、可人家认为直接动手打比较痛快。”若桃撇了撇嘴说道:“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动脑子了。”

    “我可没叫你动脑子,再说,你有没有那种东西还不一定呢。”

    说完这句话的关横,根本无视若桃向自己投来夹杂委屈和恼怒的目光,他继续说道:“这样吧,咱们贴近一点再瞧瞧。”

    说完,关横随手一挥:“婴白鬼,你去前面制造一些风沙,我们也好趁机摸过去。”

    “唰——”闻听此言,空中白光魂影一闪而逝,转瞬又出现在了十余丈外那些噬心沙虱头顶上方。

    “呼呼呼——”说时迟,那时快,婴白鬼骤忽疾旋狂舞,产生一股绝强风压,眨眼工夫朝着虫群席卷而去。

    这些劲风很快就吹得附近沙尘陡起,为首的几只噬心沙虱感觉不妙,顿时朝着身后同伴一声嘶吼:“叽叽叽——”

    电光火石间,这群虫子接连不断发出怪叫,而后迅速张开大嘴,吭哧咬住了身边同伴的尾部,一个接一个,数息之间,俱都是头尾衔接,整整围成了一个大圆圈。

    “哈哈,这倒是有点意思,看起来这些沙虱在大西漠里抵抗风暴,用的就是这种招数了。”关横笑了笑,而后眼中陡忽闪过一丝狡黠之色,他立刻对若桃说道:“好机会,咱们可以趁现在收拾沙虱了。”

    “呃?公子你又有有主意了?赶紧说来听听。”

    “很简单,趁它们现在一个个咬住头尾动弹不得,咱俩就可以动手了,上吧。”说时迟,那时快,话音甫落的关横和若桃疾窜上前,向着虫群冲去。

    与此同时,关横还大吼道:“猎獬你用金网把这些家伙全部困住,记住,要用尽全力,能坚持多久就坚持多久。”

    “好吧,这可是几十只邪化的巨型妖虫,我只能尽量试试。”独角猎獬说罢,倏地化为疾旋飞舞的金线,继而迅速编织成铺天盖地的巨网,朝着虫群就罩了下去:“呼——”

    听见头顶风声甚劲,三只噬心沙虱的首领顿时感觉不妙,它们的动作也不慢,立刻松开彼此的大嘴,用前肢刨土掘沙,眨眼工夫就逃遁而去。

    可其余的沙虱就没这种运气了,就在下一刻,金网陡忽急落,硬生生把群虫彻底卷裹在其中,而且越勒越紧。

    关横见到最大的几只噬心沙虱逃走,心中也有几分焦急,他立刻说道:“若桃,还记着以前对付妖虫的办法吧?你和婴白鬼现在就用鬼啸噪音,尽量把它们震晕,而后出手击杀,明白了吗?”

    “好,我了解了。”若桃拽出吞雷刃,随后又问:“公子,那你呢?”

    “当然是去追那几个最大的沙虱,你没看见它们在沙土上掘了一个大坑吗?”关横说罢,自己一晃身已经疾窜过去,若桃也带着婴白鬼扑向虫群。

    “嗖——噌噌噌——”

    风声陡起,关横顺着噬心沙虱挖出来的深坑直接滑了下去。对方沿路逃窜留下不少痕迹,他心中暗忖:“要是让这些虫子跑了,我还得费一番手脚,一定要在短时间内找到它们才行。”

    “叽叽叽……”就在此时,隧道深坑侧面突然传来一阵虫鸣,关横急忙用四肢撑住四周土层,霎时间刹住了去势。

    下一刻,只见土层旁边颤晃不止,随即钻出一个沙虱的脑袋,这家伙赫然发现关横的踪迹,就在它作势欲扑的瞬间,关横飞起一脚踢在了对方前额上:“啪!”

    噬心沙虱的脑袋应声飞了出去,尸体咣当一下倒在了原地。

    “哼,好死不死出来挡路,想吓死你家少爷我吗?”关横自言自语嘀咕一句,正要往前爬向,他背上的剑鞘突然微微颤动,缩小的古桑女竟然在这个时候飘了出来,而后就开口打招呼:“喂,关横。”

    “你?!”关横心说,我现在急着赶路,你这小丫头出来做什么?

    不等关横发问,古桑女立刻说道:“我感到这附近的地底有一个极为庞大的古木灵根存在,所以想让你带我去看看,可以吗?”

    稍微一顿,她接着言道:“因为你刚才进入深坑的时候,我就听见了对方的求救声音,说是有一群坏虫子在它的灵根下筑巢,弄得它都奄奄一息了。”

    “坏虫子,不会是那些噬心沙虱吧?”关横眼前一亮,他立刻说:“好,你要是知道那巨大古树灵根的位置,就赶紧带路,咱们一起去看看。”

    “好啊好啊,就在前面不远。”古桑女话音甫落,立刻朝着前方飞去。

    “砰——哗啦!”少时片刻之后,关横挥拳震碎面前土层,从缺口爬了进去,他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咱们都已经找了半晌,怎么还没看见灵根的踪迹?你是不是搞错了方向?”

    “不可能啊。”古桑女辩解道:“你自己身上也有句芒剑和木灵气息,应该和我一样感觉到了吧?就是这个方向没错。”

    “说得倒也是,附近的木灵气如此浓郁,要说没有灵根存在,我自己都不相信。”关横苦笑一声:“好吧,那咱们就再往前找一找。”

    “咯吱吱、咯吱吱……”就在下个瞬间,关横、古桑女同时听见前方有东西被啃噬的声音,他们俩互相对望,而后赶紧走了过去。

    这里,同样是个深邃的沙土洞窟,十几只身躯粗大的沙虱在不停啃着一截东西,似乎是津津有味。

    “啊!就是那个,关横你看,是古树的灵根。”古桑女下意识扬声喊了出来,顿时惊动了那些虫子扭头观瞧。

    “叽叽叽——”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噬心沙虱发出嘶吼声,骤忽朝着他们疾窜而来,关横的拳头在瞬间汇聚金行之力,呼的直捣而去,“砰!”这虫子吃拳叫疼,立刻惨号倒飞,扑通一下栽倒了其余同伴的身上。

    这一下,群虫炸了窝似的四下疾窜,有的朝着关横他们扑来,有的在原地打洞直接逃遁而去。

    “去死吧!”电光火石间,关横拽出双剑劈砍斩剁,妖虫顿时纷纷飙红惨死,古桑女在旁边看着直捂眼睛:“哎哟哟,好可怕。”

    “可怕什么?如果不把它们消灭,你的古树朋友可就要倒大霉了。”听了关横说的话,古桑女仔细一想,而后微微颌首点头:“嗯嗯,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关横手下不停,眨眼之间,这些噬心沙虱非死即伤,剩下几只也都远远逃开了。

    “喂喂,醒醒啊,快醒醒。”古桑女此时扑过去,抱住面前这一截从土里冒出来的灵根叫道:“朋友,我们是来救你的,快告诉我,你这灵根的核心部位在什么地方?我们去把虫子都赶跑。”

    这一截古树灵根其实已经伤痕累累,表面都是虫齿啃噬的坑洞窟窿,关横见状都有些不忍心了,于是伸手挥动句芒剑,把一股木灵气息输送给了它,灵根得到些许滋补,而后开始闪动淡绿色的奇异光芒,紧接着,从树根内浮出来一小团灵息。

    “呼——”这团灵息径直扑进古桑女的前额,她立刻说道:“我知道了,为了避免虫子们的危害,它把自己的灵根核心深埋掩藏,可还是被几只噬心沙虱的首领探查到了位置,对方正往那边赶去。”

    “我来带路,咱们快走。”说着,古桑女豁尽全力向前飞去。关横说道:“你先慢点,把自己知道的讯息都告诉我呀。”

    ……

    不一会之后,关横和古桑女赶到了一处地底沙洞,刚刚走近,他们就听见里面传出“唰唰唰”急速刨土的声响。

    “你听,肯定是那些虫子在做坏事,走,我们……”古桑女还没说完,关横猛地抓住她的灵体就向后疾纵倒掠而去:“呼——”

    “砰——哗啦啦!”下个瞬间,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土内,突然窜出一只肥硕的沙虱,这家伙周身萦绕邪气,一副凶戾嗜血的模样,远比普通的噬心沙虱要难对付。

    “呃?好险……”古桑女一吐舌头,她知道自己刚才要是轻易躁进,说不定就会被对方一口吞了。

    “唉,你又不会打架,先在我怀里待一会好了。”关横说着把她往怀里一揣,紧接着“噌噌噌”疾步扑向那只邪气沙虱。

    “叽叽叽——”这沙虱嘶吼一声,顿时扬起锋刃似的前肢向他砍去。

    “唰唰唰、当当当!”关横双剑上下翻飞左遮右挡,将对方前肢劈砍攻势尽数化解,可是自己脚下却在不住后退,古桑女扒着他的衣襟叫道:“喂喂,还手啊,别只顾着逃跑。”

    “笨蛋,我哪里是在逃跑?这是策略懂吗?”

    说时迟,那时快,关横叫嚷的那一瞬间,倏地疾掠而去,“咔嚓、嗤啦!”双剑锋芒迭闪,顿时将邪化沙虱的前肢斩断,原来他刚才故意拉开距离,借助急掠之势,这才轻而易举削断对方的肢体。

    “哗,果然厉害。”古桑女发出赞叹的同时,关横倏地出剑戳进了沙虱脑壳,对方哀叫一声立时瘫软倒地,绝气而死。

    “走,进入沙洞。”关横瞧出自己刚刚斩杀的这只有些眼熟,正是之前从地面逃跑的沙虱首领之一,他料定自己没有找错方向,顿时掠身进入洞窟。

    “叽叽叽——叽叽叽——”四周围霎时间响起上百只妖虫鸣叫嘶吼的声音,关横见到对方虫多势众,却是凛然不惧,猛然用一脚狠狠踏地:“嘭!”

    随着这一声巨响,他周身骤然浮现出一层炽热的殷红火劲。那些噬心沙虱刚要扑上来进攻,却感到周围的空气就像是烧着了似的,就连它们身上的外壳都被烫得咯吱吱作响,这群家伙立刻惨叫着纷纷后退。

    “哎哟,好烫。”心生好奇的古桑女原本想伸手触摸一下关横身上的红芒,结果被烫得一缩手。

    关横没好气的说道:“我说傻瓜,你可是木灵之体,这原火劲被你碰到,只会越烧越旺,变得更加炽烈,自己小心点。”

    “哦,是是是,不好意思。”古桑女这回老实了不少,再也不敢乱摸乱碰了。“唰!”

    电光火石间,从沙洞顶端落下来三只壮硕沙虱,这些家伙不过原火劲炽热无比,烧得自己外壳通红,竟然发起了悍不畏死的进攻,大概是想来个同归于尽什么的。

    “滚开吧!”

    “嘭!”随手一拳迅猛直捣而出,正中左边那只沙虱脑壳,拳劲摧枯拉朽一般,渗透进了对方整个躯体,“啪嗤!”虫子竟然凌空爆碎,连个渣滓都没剩下。

    “叽叽——”另外两只沙虱对于同伴的惨死毫不在意,依然豁尽全力贴近攻击,试图迫使关横手忙脚乱。

    “你们这些虫子真麻烦。”说时迟,那时快,关横避过对方前肢猛攻,倏地向前弓身疾窜,左手句芒剑,右手虹云剑同时掼入两只沙虱下腹,而后借助前冲之势,将它们的肚子直接豁开一条狭长裂口。

    “噗嗤、哗啦!”对方腹内的肠、脏、血肉掉出了一大堆,登时扑通软倒。

    “哼,轻松之至,你们不够挑战本少爷能耐的资格。”

    说着,关横迈开大步向前走,这沙洞的两侧都是黑漆漆的树根,互相盘根错节,纠缠在一起、“嗯,看来这些就是咱们要找的古树灵根部分,但是核心在哪里呢?”

    “我知道,一直往里走就可以看见。”古桑女此时伸手指向前方,他点了点头:“好,那就去瞧瞧。”

    ……

    另一边,地面上,若桃、婴白鬼和独角猎獬联手对付虫群的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那些噬心沙虱完全不是她们的敌手。

    “唉,公子也下去好一阵了,到现在还不出来。”若桃一边斩杀剩余的几只沙虱,一边瞥着那个沙地深坑,总有些心绪不宁。

    突然间,她扬声叫道:“不行,我有些不放心,婴白鬼,你别在这里待着了,赶紧顺着这沙地坑洞下去瞧瞧,也许公子需要帮忙呢。”

    “吱吱吱——”闻听此言,早就有些按捺不住的婴白鬼立刻尖啸一声,它倏然而下,转瞬挥动双拳,“呼呼呼——砰砰砰!”面前数只沙虱顿时被打得浑身都是冒血窟窿坑洞。

    迅速解决了战斗,婴白鬼对着若桃一挥手,立刻钻进了附近的坑洞里,消失不见了。

    ……

    “呃?!这里怎么被封死了?”

    关横看着面前被泥土堵得严严实实的位置,不由得皱起眉头,古桑女说道:“哎呀,我已经感觉到了,古树灵根核心就在对面,这肯定是该死的虫子搞鬼,把入口堵死,不让咱们进去。”

    “哼,它们想得倒美。”关横伸手一摸那些泥土,陡忽感觉指尖产生阵阵剧烈疼痛,他立刻低呼道:“有毒?!”

    闻听此言,古桑女吃了一惊:“怎么,你中毒了?”

    “没事。”关横倏地五指合拢狠狠一攥,“啪!”原火之劲立刻就把这微不足道的毒素驱除了。

    他接着说道:“该死的虫子,肯定是把自己的毒涎混在泥土内,喷吐在上面了,不过,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岂能难得住我?”

    “呃啊啊啊——”昂首厉吼,关横倏忽间一碰双拳,一股土灵气息霎时裹住拳头,借此隔绝了与泥土中毒素直接碰触的可能。

    “呼呼呼——砰砰砰砰——乒乒乓乓!”挟风重拳悍然轰落,暴响声此起彼伏,这拳劲摧枯拉朽,直接打碎了堵住通路的土层,关横叫道:“走喽。”

    “噌噌噌——”眨眼间风声陡响,关横身形疾晃向前猛冲,下一刻,周围有个早就埋伏半天的巨虫呼的拦住了他的去路。

    “滚开,别挡路。”他意在抓紧时间速战速决,冲势不减的同时双剑挟裹五行灵力狂斩而落,“嗤啦、咔嚓、噗——”破体暴响声中,噬心沙虱的眉心登时裂开,继而是全身被剖为两爿飞向左右。

    “啊,好大的灵根,甚至比我的古桑树本体还要大……”此时此刻,古桑女看着头顶那些巨大黝黑灵根感叹不止。关横说道:“已经听见前面有虫子在啃食树根的声音了,咱们赶紧过去阻止。”

    说话间,他就已经向前疾掠了十余丈,奇怪的是,周围还有不少噬心沙虱的踪影,不过它们并不上前搦战围攻,看见关横之后俱都纷纷避让。

    “难道说,这群沙虱知道我不好对付,不想轻易上前送死?”

    心中暗自好笑,就在此刻,他已经看见一只浑身漆黑、萦绕着不详邪气的巨虫正趴在不远处的古树古树灵根上,大口啃噬咀嚼,已经进入忘我之境了。

    “坏蛋虫子,还不住手!”见此情景,古桑女气得七窍生烟,不顾一切向前疾掠而去,关横一把没拦住,嘴里只好叫道:“小心。”

    “呃啊啊——”从来不会打架的古桑女赫然晃动双拳,尖叫着狠狠打中沙虱背部,砰然作响,她大声叫道:“坏蛋坏蛋,我叫你啃灵根,打死你、打死你!”

    “叽叽叽?!”正想大快朵颐的沙虱王此刻被坏了兴致,不由得勃然大怒,这家伙陡忽一晃身躯,顿时震飞了古桑女。

    “呼——”古桑女哎呦一声,灵体正好倒掠跌回跑来的关横手中,他说道:“我已经提醒你要小心了。”

    “呜,我打不过它,关横,就看你的了。”听到古桑女的话,他苦笑一声:“早让我来不就行了?”

    “唰!”说时迟,那时快,关横瞬间摘下似雪弓,五行灵气之箭瞬间在弓弦上汇聚,那只噬心沙虱王正要接着啃噬古树灵根,陡忽感到身后杀气升腾,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唰——嗤!”这一箭在沙洞内划出迅疾之影,直接飙向前方虫王,对方避无可避的情况下,登时狂吼一声,将身躯紧紧蜷缩成一团。

    “砰!”箭劲挟裹着五行之力狠狠撞中沙虱甲壳,和对方摩擦出咯吱吱作响的声音,接着就是噗的一声,掼入了虫王的身躯。

    只因为这家伙身上有邪气存在,不管是多强的防御力,五行灵气之箭肯定可以直接击中它。

    “叽叽叽——”厉吼声接连不断响起,沙虱王奋尽全力抵抗,还是无法忍受烈焰焚身的痛苦,关横冷笑道:“这就受不了了?我可还没玩完呢。”

    “唰——嗤嗤嗤——”电光火石间,又是三箭齐出,齐刷刷钉进了沙虱王身躯。

    下一刻,此虫周身已经泛起了黑烟,那是体内邪气被原火劲炼化的征兆,可就在这时,虫王的求救嚎叫也响起来了:“叽叽叽——”

    这声音就是一种讯号,刚才没有对关横发动进攻的虫群此时朝着蜂拥而至,就要与其拼命。

    “这位……好心的英雄……请听老朽一言……”一个突兀、苍老的声音赫然响起,关横立刻扬声问道:“是谁在说话”“老朽是、是西漠苍柏,人称‘柏翁’……”

    此刻,一张苍老面孔在埋藏灵根的沙洞上方浮现出来。

    他接着断断续续言道:“这噬心沙虱王,掘我命脉、毁我灵根,和老朽有深仇大恨,此仇,老朽想要亲手……了断,请英雄和这位木灵小姑娘暂退一旁,老朽要自不量力动手了。”

    话音甫落之时,那些噬心沙虱已经都冲了过来,古桑女灵机一动,她低声道:“我不直接帮忙,给这些虫子捣乱一下也好。”

    说着,她倏地一抖自己的灵体,释放出无数“软心榆花粉”,一旦接触到这些粉末,虫子们个个都晕头转向,躯体发软眼看着就要栽倒了。

    “呼!”就在这时风声陡起,一个老者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不远处。

    “杀千刀的虫子们,老朽一生都不愿意与任何生灵动武,可是你们太过分了,所以必须清除掉,疾!”

    柏翁此时用掌中木杖狠狠顿地,四周围沙土内唰唰作响,赫然窜出无数狂舞疾甩的灵根,硬生生将那些被花粉迷晕的噬心沙虱缠住,就只是稍一用力,“砰砰砰”暴响频起不断,已经把它们绞成了血雾齑粉。

    “柏翁老爷爷,好厉害。”古桑女此时拍手叫好,柏翁却呵呵一笑:“小姑娘,老朽不是瞎子,你刚才暗施援手,我也看见了,谢谢。”

    “不客气不客气……小心!”古桑女倏地一指前方,原来是沙虱王趁隙朝着柏翁身后突袭,“噗噗噗”一鼓作气喷出十余道毒涎。

    “哼,卑鄙的虫子,无耻至极!”

    “嗖嗖嗖——”柏翁身后风声陡起,那些灵根霎时间错落盘结,形成一片“灵根之盾”,堪堪挡住了毒涎攻击。

    “嗤啦、嗤啦!”可是那些毒涎腐蚀力极强,灵根之盾登时泛起了腥臭黑烟,柏翁疼得哎呦叫了一声,顿时“腾腾腾”接连后退几步。

    “老爷爷,你不要紧吧?”见此情景,古桑女显得十分关切,柏翁却摇摇头:“没事。”

    紧接着,这木灵老头说道:“自己的仇自己报,你们放心,我是绝不会求助二位的。”

    “噌——”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挥舞着木杖疾扑而去,和噬心沙虱王恶斗在了一处,打得“乒乒乓乓”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唉,这位老爷子也太倔了,关横,我觉得他未必打得过大虫子,你说怎么办才好?”

    听了古桑女的话,关横低声回答道:“嘘,小声点,他肯定不愿意听见咱们议论自己的实力不济,这样吧,静观其变,真到了关键时候,我是不可能袖手不管的。”

    他的话音甫落,沙虱王骤忽疾窜上前,用自己的脑袋狠狠撞中柏翁身躯,“嘭!”木灵老头哎呦一声倒飞而出。

    可就在下个瞬间,柏翁突然打个呼哨,地面骤然钻出数条灵根,其中一道如风似电匝住自己的身躯,遏止倒摔之势。

    另外几条灵根霎时拧成尖锥模样,呼的挟风疾刺而出,“噗噗噗!”沙虱王双眼顿时被戳瞎,立时被弄成了一对血窟窿。

    “哈哈哈,让你瞧不起老夫,活该!”柏翁临危不惧,顺势反击得手,自然是得意洋洋,可他没想到自己的声音也让对方知晓了所在位置。

    “叽叽叽——”忍着瞎眼剧痛,暴吼的沙虱王顿时朝着柏翁所在的位置而去,大嘴甫张,疾喷腐蚀毒涎:“嗤嗤嗤——”

    “哎呦,这下可糟糕了。”

    惶急之间无法躲避,木灵老头只好再次聚集灵根集束成盾,“咯剌剌——砰!”这一回,仓促准备的灵根之盾没能防住对方毒涎,被融化之后四分五裂,与此同时,沙虱王的大嘴已经噬向柏翁,势要将他撕成碎片。

    “呼——噌噌噌——”好个木灵老头,情急之下向着侧面合身翻滚,“嘭!”对方的尖牙利齿霎时走空,不,也不算是完全走空,因为,柏翁的一条手臂在转瞬间被它硬生生扯了下来。

    见此情景,古桑女顿时惊慌尖叫:“老爷爷!”

    “唰唰唰——”翻身而起的柏翁向后倒掠疾退,顿时和沙虱王拉开一段距离,他大口喘息着说道:“不碍事不碍事,你看,还能再长出来……”

    “噌——”话音甫落之时,土内窜出一截灵根缠绕在他的肩头上,眨眼工夫就变成了胳膊,五指一动,灵巧之极。

    古桑女在旁边抚掌大笑:“哈哈,这招厉害了,要是我也学会就好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