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3/13440/13616942.html"}})();尊宝娱乐 >无量真途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岳风云办寿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三章 岳风云办寿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回到军营,桓因看到的依旧是一副井然有序而又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随时随地想看就看:m.Abc169.Com]桓因知道,自己目前是真正迎来了大发展的阶段,所以当下这种情形,是再正常不过的,也是他真正想要的。

    不过越是这样,桓因的心中就越是焦急。因为仙玉不足的问题已经产生,如果不能尽快请动洪百能出山的话,恐怕过不了多久,桓因明里暗里的各种发展都将会被迫放缓,甚至在某些方面直接停滞下来,那可就糟了。

    于是乎,对于桓因这个全军的领袖来说,他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设法灭了钵利王,好去以此请动洪百能。而既然要灭了钵利王,那烈般若他便也可以顺便一起收拾了。

    因为桓因不会忘记王玄通许下的好处。那些好处,就光仙玉就足以给桓因的发展带来不小的支撑。而若是让桓因当上了都统,那他能在明里发展的势力就会更大,这对他更是益处无穷。

    因此,桓因没有如何犹豫,便直接开始与童峒等人策划起了如何灭杀钵利王和烈般若父子。

    对于桓因他们来说,烈般若的修为根本不值一提,并不会对他们的灭杀行动造成丝毫阻碍,倒是钵利王修为不俗,他们需要为此针对一番。

    不过总的来说,这两父子的修为在桓因的眼里都不算什么。所以,桓因他们真正要在意的,其实不是与父子俩的拼斗,而是如何才能悄无声息的杀了走人,不留下丝毫证据。毕竟以钵利王和烈般若的地位,他们是时刻都处在重重守卫与防护之中的,万一杀了他们,却被人留住,或者是被人认了出来,那他们也就别想继续在东方八天混了,之前打下的一切基础,也都会全部丧失。

    为了能够完美的执行这一次灭杀计划,桓因他们分析了很多种可能出现的情况,也针对性的想了许多的计划。其中不仅仅包含了如何针对杀人,还包含了如何针对守卫士兵,如何针对可能出现的防御阵法,如何针对神识的查探,甚至是如何针那些两父子可能拥有的底牌。

    然而,光是计划就计划了个七八天,当桓因他们以为已经可以行动,只差一个合适的机会的时候,却渐渐发现机会竟然根本没有。

    前一段时间,王玄通和钵利王之间闹得太厉害,这让钵利王和烈般若两父子竟然选择了足不出户,仿佛是干脆在自己光明天的府邸内闭起了关来。这一下,纵然桓因计划再多,本事再大,总不可能要他冲到光明天烈般若父子的府邸内去杀人。毕竟不用想都知道,他们父子府上定然机关和阵法重重,莫说杀他们,就算是冲到他们的面前,恐怕也会费老大一番功夫。而在这一番功夫之中,可能出现的变数就太多了。

    或者是父子俩早就跑了,而桓因他们却被守卫认出了身份;或者是父子俩见势不妙,请求支援,便有其余各天强者和军队前来相救;甚至,或者是大天王直接出现,阻拦一切。总之,不管是哪一种,都是桓因他们之前担心过的被人认出或者留下的情况,这是要不得的。

    “这父子俩不会是真的闭关了?如果他们就这么一直不出来,我还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啊。要不要去跟王玄通说说,既然他想我杀了烈般若,这两父子的谨慎又是因他而起,他似乎应该负一点儿责任,想想办法啊。他不是在那边有暗子吗,是不是能帮我做点儿什么?还有,照这个样子下去,我得提高价码!”很快的,大半个月就过去了,桓因越发焦急,渐渐想到了王玄通。

    然而,就在桓因真的准备要去找王玄通谈谈的时候,一个让桓因怎么也想不到的好消息却是传了出来——下个月,影照天小天王岳风云要办寿!

    “什么,办寿?”桓因在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自己的炼器营里指点。不过很快的,他就拉着向他汇报的童峒回到营帐,私下询问。

    童峒点头到:“是的大人,岳风云在下个月初八要为自己举办一次寿宴,寿宴持续一整天,地点就在他的影照府内。我差人打听过了,在这一次岳风云邀请的客人当中,有钵利王和烈般若两父子,当然,也有大人您。”

    桓因脸上写着的,大部分是不可置信。他又问到:“岳风云这个老家伙起码也有好几万岁了,还是按天界计算的年纪。他还知道自己多少岁,记得自己的生辰吗?”

    童峒回答到:“根据下面打听回来的消息,其实岳风云在做大天王的时候,是很低调的一个人,从来不办寿。不过自从您下了界,罗睺上位,他被贬成了小天王,他就开始办寿了,每年一次,始终不改。而且,岳风云的寿宴每一次都办得相当隆重,请的人也很多,几乎是整个东方八天有头有脸的人物,他都会邀请,就连如今的大天王也参加过好几次他的寿宴。”

    摸着下巴,桓因思索一阵以后说到:“这个岳风云,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他虽是办寿,其实是在依靠这个察言观色,摸清各方首脑人物的关系。同时,他也会借此机会拉拢自己想要拉拢的关系,好巩固自己的势力和地位。”

    童峒点头到:“是的大人,岳风云办寿的目的其实很明显。不然,他断不会在当大天王的时候保持了上万年的低调,被贬以后就莫名其妙的改了性格。这个岳风云,是个很有城府的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摆了摆手,桓因说到:“算了,目前他想什么对我们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借此机会灭了钵利王和烈般若。”

    童峒接到:“不错大人。既然是岳风云请客,钵利王就算闭关,可碍于面子,多半也得去。而那个烈般若不是一直倾慕岳风云的女儿吗?就算他老子真的坐得住,我不信他也能坐得住。而只要他铁了心要去给岳风云拜寿,那他老子担心儿子的安危,恐怕也没办法再坐住了啊。”

    “到时候,宴会之上人多杂乱,再加上岳风云既然是请客,就必然不会安排太多防护和守卫,以免遭人猜忌他有不轨之心。如此,我们想要下手,应该很容易。最关键的是,大人你可以名正言顺的应邀参加寿宴,那到时候,以大人如今的手段,灭他两父子应该不难!”

    背着手来回走了一阵,桓因越想,就越觉得童峒的说法没有错。此次岳风云的寿宴,就算钵利王再谨慎,可以烈般若的个性,多半也会坑了爹,耍浑玩赖的拖着钵利王去。尤其是上次桓因跟烈般若才说了,自己跟岳筱仙没半毛钱关系,这让烈般若心中原本灭掉的火苗定然又重新腾起,他就更会坑爹了!

    如此,只要这两父子一到场,桓因能够与之见上面,在那种宴会混乱的情况之下,要杀了他们再全身而退恐怕当真不难!

    “这个机会的,是老天爷赐给我的机会!如此良机若是放过,那一旦岳风云寿宴完毕,搞不好我又见不到这两父子了!”想到这里,桓因当即就做了决定。

    “快去,想办法把岳风云此次寿宴邀请的人员名单给我弄一份来。我要仔细看看,这次宴会之上,有哪些人是自己人,有哪些人,我得提防着点儿。”桓因开口,对着童峒说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