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3/13633/13495571.html"}})();尊宝娱乐 >开外挂的大BOSS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潜入咸阳宫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潜入咸阳宫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九泉碧血玉叶花到手,水寒剑也到手。[www.abc169。com ABC小说]

    刟紮天拒绝了墨家众人的热情挽留,独自一人下了山。

    好东西到手了自然要赶紧出手,尤其是九泉碧血玉叶花,这玩意儿对剧本人物来说是个好东西,但放到游戏主世界,这玩意的价值就不用想了,肯定很低!送人都估计没人要,这玩意虽说号称起死回生,但也是要时间的,若是有那时间,早就脱离了战斗状态高速恢复了。

    谁还会傻的买这种药物?

    所以这种东西要出手就只能找副本人物,刟紮天敢打这东西的主意,自然是早有出手的目标,在下山后,便来到了海月小筑。

    海月小筑是公子扶苏在桑海落脚的地方,而刟紮天的目标…肯定不是他。

    作为秦朝最有能力,也是最有资格继承王位的公子,扶苏肯定出不起刟紮天预想中的价格,这不是说他这个秦国公子就没钱,而是他不贪!

    不贪就没有大额度的私房钱,就算再有地位,再有能力,他的一切,也都是他老子的!

    刟紮天潜入海月小筑,观望一番,发现这个时间点,赵高还没有带着六剑奴到来。

    没有六剑奴的六把名剑在,他也没兴趣搞事。

    随手敲晕了两个巡逻的秦兵,将两人拖到外面无人的角落里,然后又将两人分开,依次询问了他们一番后,便将他们抛尸这无人角落。

    刟紮天看着地上两幅行军地图,确定一致没有任何差错后,便动身朝着目的地迅速飞去。

    途中若是遇到大雕这种速度迅猛的飞禽,便将其降服为座驾,让自己得空休息。

    这一行,就是一个晚上,到第二天午时,已经累死了好几只飞禽的刟紮天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咸阳!

    没错,九泉碧血玉叶花的出手目标就是秦始皇嬴政!

    想要出手这价值连城的珍稀灵药,还有比这天下最有钱的人更合适的人吗?

    整个天下都是他的!

    刟紮天刚到咸阳城外,还没进城,就被人拦住了。

    这是一个全身黑袍遮身,连脸部都带着漆黑的面具,浑身上下一点皮肉都未曾露出的黑袍人。

    如此怪异的装扮,顿时间让刟紮天想到了一个人。

    东皇太一!

    阴阳家最高头领,也是秦时明月当中最神秘莫测的存在!

    而这个阴阳家大佬,就这么恰巧的出现在这里,堵住了自己的去路。

    “本座夜观天象,知今日有贵客到来,特来迎接。”东皇太一率先开口说道。

    刟紮天闻言心底一沉,这货星算之术竟然这么准!连自己这种刷副本的玩家行踪都能算出来!这还仅仅是高武副本,若是碰上那些修道副本,那些大神掐指一算,岂不是什么都能知道?

    按下心中的震惊,保持脸色不变,淡淡的说道,“久闻阴阳家东皇太一大名,如今亲自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只是不知,你又能否算出我来此的目的?”

    东皇太一呵呵一笑,“阁下远道而来,自然是来做客的,难不成还来咸阳杀人放火的不成?”

    一句难不成,却是将刟紮天的目的道了个开头。

    这是在警告吗?

    刟紮天眉头微皱,话锋一转,道,“竟然是来迎客的,还请主人家前方带路。”

    “请。”东皇太一做了个请的手势。

    刟紮天倒也无惧,大方的上前,与他同行。

    两人并肩而行,来到这咸阳城门,东皇太一道,“客人看这咸阳城如何?”

    “没感觉。”刟紮天笑了。

    你这是已经感觉到今晚要出事了吗?

    东海太一隐藏在黑袍下的那张脸看不出任何表情,他话语一顿,又说道,“这座城中的主宰,天下的共主,秦皇。你如何看之?”

    刟紮天斜眼,这是要跟我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煮酒论秦皇吗?我是不是该配合你,称颂一下这个千古一帝?让你觉得自己的下注正确?还是你在提醒我,这个秦皇横扫六国,一统天下,做出了不世伟业,熄灭了天下间的战火,拯救黎民百姓于战争。

    让我不要来这里捣乱吗?

    还真是一个忠诚的盟友呢。

    呵呵,刟紮天轻笑一声,“凡人罢了,迟早不过一滩泥土。”

    东皇太一一点都不介意他的轻蔑,继续说道,“客人可知苍龙七宿?”

    “怎么?你也想坐一坐这天下共尊的宝座?”刟紮天反问道,“也对,从你给自己取的名字就能知道。东皇太一,曾经统领过天地的天帝。”

    东皇太一不语,刟紮天继续说道,“你是楚国人吧?屈原的九歌,我也是略有耳闻。你们用这一套体系自称,是真将自己当成那凌驾于凡人之上的神了呢。”

    东皇太一沉吟,“阁下不也如此?”

    客人称呼变成了阁下,显然自己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身份在他眼里拔高了。

    刟紮天微笑道,“当神没什么前途的,受人供奉,还得为人免灾,多累啊。还不如来与我做那逍遥无拘的仙。只要渡过那天人五衰,便能长生不死,逍遥天地间。阴阳家也是道家分支,你应该懂得我所说的。”

    “看来阁下与道家关系匪浅。”东皇太一终于笑了,试探了半天终于得到有用的信息了。

    “诸子百家并不是一宗一派,而是一种理念,一种思想,一种学说。也是一种…大道。”刟紮天一点不在意他的小心思,“大道三千,诸子百家不过是在努力诠释自己所认同的大道罢了。”

    努力诠释自己所认同的大道吗?

    东皇太一缓缓点头,认同了理念。

    就在两人互相交谈间,他们已经是来到了咸阳城,由嬴政赏赐的府邸,也是阴阳家在咸阳的根据地,两人进门,便有一人早已守候在此。

    “太一阁下。”

    东皇太一点点头,转身看向刟紮天,“与阁下一番谈论,让我受益匪浅。只是,我此刻还有要事要忙,就先不作陪了,待到晚饭后,我再邀请阁下来观星台,一同论道一番。”

    也不管刟紮天答不答应,他转头对那人说,“湘君阁下,这位贵客,就交由你好生招待,切莫怠慢。”

    “是,太一阁下。”湘君应了一声,然后对刟紮天做了个请的手势。

    刟紮天看着东皇太一的离去,心里暗忖,这家伙约好时间,是预感到我晚上会去搞事,特地看住我吗?直接这般点明,就不怕我现在就去搞事?等等,现在就去搞事…东皇太一这么匆匆忙忙的离去,连刚刚相谈甚欢的客人都交给下面的人去招待,是不是预感到现在就有人去搞事,好提前去做准备?

    我糙,面对这种会算命的人,总感觉不管怎么做,都好像命中注定的一样。

    因为根本猜不到他算出来的具体结果是什么!

    刟紮天思索了片刻,发现还是提早动手比较妙,晚上再动手的话,还得准备身份不被曝光,不然身份被拿到台面上来,不利于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想到这里,不动声色,朝着湘君点点头,客气的说道,“有劳了。”

    跟着湘君一路左拐右拐,在感受了一番大秦时期的豪华建筑之后,在客房前,刟紮天对他说道,“麻烦你了,我长途劳累,先作休息,你也去忙你的吧。”

    “不麻烦。”湘君露客气的笑道,“客人先休息,等会我叫婢女送点水果甜点过来。”

    “不用了。”刟紮天打了个哈欠,“这没日没夜的赶路,太累了。等会我休息好再说吧。”

    “那…行吧。”湘君点点头,对着不远处的侍女说道,“若是贵客醒了,记得招呼。”

    “是,湘君阁下。”

    看着湘君离去,刟紮天将门一关,这才松了口气,这群人虽然自己不惧,但也不能交恶,还得借助他们这条线,将手中的九泉碧血玉叶花给出手掉呢。

    更何况跟这种不择手段的黑恶势力交好,也能搜刮不少好处。

    只是可惜罗网那条线断了,不然找到赵高,拿到那越王八剑,还能借助他们的势力,为自己争取利益。

    可惜了。

    现在…

    刟紮天整个身子化为一滩水,从窗子间流出,在那石缝中流动,最后进入院中的湖泊中,随波逐流,离开了阴阳家的府邸。

    咸阳宫内廷中,一处隐蔽的胡泊里,一滩银色的水缓缓凝聚成人形。

    刟紮天四下查看了一番,发现不远处有几个宫女走动,又有侍卫驻守。

    纵身消失在了原地,在屋檐之中飞跃,以他的速度,这些驻守的禁卫军,根本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一番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个地位很高的女人,站在屋檐之上,刟紮天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这咸阳宫这么大,而且这些建筑自己又都不熟,根本找不到嬴政现在在哪里,只能将目标放在这些地位高的人身上,寄希望于他们能够知道此时嬴政的所在。

    找准机会,在那些侍女护卫视线错开的那一刹那,纵身掳走了这名看上去地位很高的女子。

    当这些侍女护卫注意到时,他们眼前的那个女人早已消失不见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