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249.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章 你叫我废物
    聂天想杀聂三通,并不是因为后者觊觎家主之位,而是因为后者的所作所为。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身为长辈和下属,对晚辈和家主下杀手,实在过分。说实话,聂天对家主之位半点感觉没有,根本不稀罕,若是谁想要,聂天可以双手奉上。但是如果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抢,聂天就不乐意了。聂天并不打算马上处理聂三通,因为他的实力还不够强。聂三通掌控聂家三年,肯定有不少死忠手下。而他本人又是聂家为数不多的几位元灵境强者之一,若是强行杀他,对现在的聂家未必是好事。更关键的是,聂天身上的毒,一刻不能耽搁,越拖下去,越难处理。“元脉之中的毒素是噬魂花之毒,而且毒素已经深入元脉内里,要想解毒,至少要二阶甚至三阶药材或灵丹。”感知一下元脉,聂天马上知道自己所中之毒是什么。前世的聂天,是一位修炼全才,除了武道修为达到天帝九重之外,对炼丹,炼器,灵阵全都有涉猎。尤其是炼丹一道,已经是九阶丹帝,他本人还是天界炼丹师公会的七大长老之一。整个天界,能在丹道上和聂天媲美的,不出一手之数。知道了元脉之毒,聂天却苦笑一声:“解除噬魂花之毒,需要七叶净脉草,或妖神花,或血灵果,或者二阶木属性灵核。这些东西,墨阳城有吗?”聂天此时所在的墨阳城,是晨昏神域之下三千小世界中一个偏僻小城。他记得,整个墨阳城,没有一个炼丹师,没有药庄,更没有炼丹师公会。他要的这几种药材,都是二阶药材。虽然很寻常,但要在墨阳城中寻到,估计有点难。“真不知道聂三通的毒丹从何而来!”聂天嘀咕一句。“先去坊市碰碰运气,实在不行就去裂云山脉一趟。”聂天轻叹一声,如果实在买不到药材,只能去裂云山脉了。噬魂花之毒是慢性剧毒,越是往后拖,毒性越强,所以一定要尽早解毒。片刻之后,聂天的身影出现在聂家财务堂。既然去坊市,就需要钱,他来财务堂拿钱。“快看,家主来了,快给家主让路。”“家主大人今天在议事大堂真是霸道,扇了巴家大少爷的脸,还把他打得下跪!我就在一边看着,真他娘的过瘾!”“可不是嘛。我还听说,连巴家大管家都给家主下跪呢,屎都吓出来了。哈哈!巴家算什么东西,敢跟我们聂家叫板,还给一个傻子提亲,这不是找死吗?”财务堂聚集不少聂家子弟,见到聂天到来,纷纷让路,小声议论。强势还击巴家的挑衅之后,聂天在聂府的地位,青云直上,俨然成了拯救聂家的大英雄。每个人看向聂天的眼神,都满含敬畏。聂天并不理会这些人,而是径直走进财务堂。财务堂堂主李安顺,身材五短肥胖,面相凶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并非聂家之人,能当上聂家财务堂堂主,因为有个好姐夫,聂三通。此时李安顺靠躺在椅子上,双眼眯着,好似根本没有看到聂天来到一样。今天在议事大堂发生的事情,李安顺早有耳闻。但是他并不信,他觉得,肯定是聂家长老会的人亲自出手,打了巴家的人。聂天乃是一个元脉尽毁的废物,怎么可能敢打巴家大少爷,更不可能让巴家大少爷下跪。“你是财务堂堂主?”聂天看了李安顺一眼,脸色有些阴沉。自己是家主,这人如此傲慢,显然没把他这个家主放在眼里。“哟!家主!”李安顺眯着的眼睛睁开,一副很惊讶的样子,一脸的皮笑肉不笑:“家主好清闲,来财务堂视察工作吗?依我看,家主身子弱,还是好好养伤要紧,别出来瞎跑。你们几个,赶紧把家主搀走。”李安顺说着,跟外面的几个人摆摆手。但是外面的人纷纷后退,吓得脸都绿了。聂天的霸道,他们都有见识,在这种时候,李安顺居然敢戳老虎屁股,只能说他勇气可嘉。聂天脸色沉了沉,但并不想和李安顺纠缠,冷冷道:“给我取一百枚金币。”“哟!一百金币!”李安顺怪叫一声,斜了聂天一眼,斥道:“你一个废物,要这么多钱干嘛。”废物!这两个字喊出来,显得异常刺耳。“你叫我废物?”聂天看着李安顺,嘴角扯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哼!”李安顺轻蔑一笑,突然站起来,道:“你元脉尽毁,半点力气没有,不是废物又是什么。”李安顺的气势很足,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家主,而是家奴。聂天微微摇头,他本不想出手,但现在看来,有人不开眼,不出手不行了。李安顺突然察觉到一股凉意,心头莫名颤栗一下。“啪!”下一刻,清亮的耳光声响起,李安顺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半边脸刷地肿起来。李安顺瞪大了小眼睛,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看着眼前的聂天,似乎还不相信。“哎哟!”知道脸上的灼痛传出,他在怪嚎一声,旋即指着聂天怒斥:“小兔崽子,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啪!”不等李安顺说完,第二巴掌响起来,聂天根本没兴趣知道李安顺是谁。“小兔崽子,我是大执事的……”李安顺怒吼,但是话只能说出一半。“啪!啪!啪!”清脆的耳光声此起彼伏,李安顺始终没有把话说全的机会。连续抡了十几巴掌,聂天感到手都疼了,这才停了下来,有些同情地看了李安顺一眼,淡淡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此时李安顺半边脸鼓得老高,一道道的指印透着血痕。他惊恐地看着聂天,突然哇啦一声哭出来:“我是大执事的小舅子啊!”聂天愣了一下,旋即一笑,淡淡道:“那确实该打。”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安顺这种仗势欺人的狗奴才能当上财务堂堂主,原来是有个好姐夫。既然李安顺是聂三通的小舅子,那这顿揍挨得一点都不冤。如果聂天提前知道李安顺的身份,先前的巴掌肯定会更狠。此时,外面的人都看愣了,纷纷倒吸凉气。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偷笑,李安顺那副抱着猪头痛哭的样子,实在可笑。“此人蔑视家主,挑衅家主威严,该不该打?”聂天抬头,玩味的目光扫向众人。“该打!真该打!打死都是应该!”众人反应过来,纷纷点头。李安顺被打,没有人表示同情。因为他仗着财务堂堂主的身份,平日里没少欺负人。今天聂天打他,完全是除暴安良,张扬正义。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