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267.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26章 反打一巴掌
    巴无礼站在原地,全身都在颤抖,沉沉地喘着粗气,像是一头愤怒的野兽,却不敢做出反抗。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他已经看出来,墨泰站在聂家一边,此时如果和聂家血拼,墨泰肯定不会同意,甚至还有可能帮助聂家。许久之后,巴无礼突兀地抬起头,冷冷盯着聂天,心中说道:“狗崽子,你或许还不知道我是谁,我的身份,不是你能惹得起。三年前,我能杀掉你爹,三年后,我也照样能杀掉你!得罪血蝠门,聂家的路,到头了!”血蝠门!如果听到这个名称,聂天一定会暴跳起来。他肯定能猜出来,血蝠门就是那些手腕之上带有血蝠纹身的黑衣人的背后组织。但是聂天肯定想不到,巴家家主巴无礼,竟然是血蝠门的人!毫无疑问,三年前的聂家惨案和巴无礼有最直接的关系!“巴家主,你还不愿意离开吗?再不离开的话,本家主可要撵人了。”聂天瞥了巴无礼一眼,冷冷说道。巴无礼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巴子亮,又瞟了一眼墨泰和聂文远,纵然心中有万般恼怒,却也不敢对聂天出手。“我们走!”巴无礼怒吼一声,猛然转身。“不送了。”聂天淡淡一笑。“慢着。”就在此时,巴子亮却突然站出来,一双狠毒的眼睛盯着聂天,几乎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聂天,十五天之后,墨阳城武会,我与你再决胜负,不死不休!”“随你的便,巴少爷!”聂天加重了巴字读音,更显轻蔑之意。聂天对巴子亮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十五天时间,聂天有绝对的信心觉醒元灵,也有绝对的信心再次觉醒星辰之力。所以,除非巴子亮能在十五天之内突破万象境,否则根本不可能对聂天产生威胁。可惜的是,巴子亮此时不过是元灵四重,十五天突破万象镜,聂天都做不到。巴家的人,来得快走得也快,只是眨眼功夫,所有人全部离开。聂家的人几乎沸腾了,所有人都兴奋得跳起来,快要把聂天当成救世主崇拜。聂天却是没什么太大反应,缓缓地,他将目光放到了墨泰的身上。墨泰同样看着聂天,爽朗一笑,道:“聂天贤侄,你今天的表现真让本城主大开眼界。看来你这三年是在藏锋露拙啊。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本城主敬服。”“真的敬服吗?”聂天玩味一笑,突然将目光转向头顶,看着聂家大门之上的空白门匾,说道:“咦!我聂家的门匾怎么没了?”聂天话一出口,聂文远吓了一跳,赶紧扯了他一下,小声道:“家主,门匾是城主大人不小心碰掉,等下命人再换一个就是。”墨泰刚刚帮聂家赶走巴家,此时聂天居然要因为门匾的事情兴师问罪,这可是太嚣张了。“门匾是城主大人毁了?”聂天却是丝毫不顾忌,大声说着,望向墨泰的目光变得凌冽。聂文远察觉到聂天气势不对,当即脸色煞白,心里叫苦:“聂天,我的小祖宗啊。刚刚把狼赶走,你又要戳老虎的屁股吗?到底要闹什么啊?”聂家的人也察觉到聂天这是在向墨泰问罪,顿时心跳到嗓子眼。墨泰,墨阳城城主,在墨阳城就是说一不二的存在。就算他毁了聂家的门匾,聂家也不能问罪,甚至连责怪都不能。可惜的是,聂天的家主是聂天,聂天绝对不会被人打了脸还不敢说话。门匾,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一个家族的尊严。尊严被践踏,岂能默不作声。墨泰被聂天当场问罪,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他看向聂天,似乎想从聂天眼神之中寻找一丝怯懦,可惜的是,聂天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恐惧,而是极致的坚定。墨泰神情变得愈发阴沉,几乎能滴出水来。他心头无比震撼:“聂天只有元脉九重实力,为何眼神如此坚定,在我威压之下,不仅没有半点屈服,反而傲气十足。能在此种情形之下表现出一身傲骨。此种心境,非大毅力者不能拥有。此子若是成长起来,以后成就,不可限量!”墨泰隐忍不言,好似一头压制愤怒的野兽,下一刻就要疯狂爆发。聂文远看着这一幕,心里头连掐死聂天的想法都有。得罪巴家,对聂家并不致命。但得罪城主,聂家以后还怎么在墨阳城立足。墨如曦此时也吓得小脸苍白,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呵呵,呵呵。”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墨泰爆发的时候,他却是突兀地笑了,真的笑了,虽然笑得很勉强,笑得很难听,但的确是笑了。“聂家主,聂家门匾的确是墨某毁掉。实在是墨某担心小女安危,一时冲动,坐下错事,还请聂家主海涵,原谅则个。”墨泰说着,竟是向聂天微微拱手,表示歉意。眼前一幕,让所有人都呆住了,好似空间一下凝固住一般。墨泰,墨阳城城主,墨阳城最巅峰的存在。居然向聂天道歉了!天哪!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北出来的?见墨泰已经服软,聂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淡道:“城主大人,既然做错了事,就要改。我聂天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样吧,明天上午,请城主大人带着聂家的新门匾,亲手给聂家挂上,这个要求不过分吧。”聂天刻意加重“亲手”二字,意在要求墨泰,一定要亲自挂门匾。最让人无语的是,聂天最后还来了句,这个要求不过分吧。不得不说,这个要求很过分!挂门匾,一般都是下人做的事情。堂堂一城之主给人挂门匾,成何体统。聂天话一出口,聂文远刚刚缓和一点的老脸,再次僵硬。聂文远原本以为聂天就是年少气盛,要为聂家挣个脸面。那么,墨泰既然道歉了,这个脸面也就挣得足足够了。谁承想,聂天不仅要墨泰道歉,还要墨泰赔聂家一个门匾,最后还要亲手挂上。这简直是在反打墨泰的脸!没错,聂天就是要反打墨泰的脸!墨泰毁了聂家门匾,那就是打了聂家的脸。聂家反打一巴掌,并不过分。其实聂天这么做,已经是格外得大度了。如果不是墨如曦的原因,就凭墨泰打碎聂家门匾,足够他死一百次了。现场气氛,再一次陷入极度的压抑之中。墨泰额头上的青筋都鼓起来,呼吸变得沉重不少,显然是在克制心头的怒火。墨泰实在没有想到,聂天行事如此咄咄逼人。若不是因为墨如曦的原因,他此刻早就上前把聂天撕成碎片了。此时墨泰只感觉胸口压了一团闷火,快要把他整个人点着。若不是还有半点理智,墨泰就要暴走了。“咳咳。”看到墨泰痛苦地压制怒火,聂文远赶紧上前一步,笑道:“城主大人,我们家主在开玩笑呢。门匾我们聂家会自己重做,自己挂上,就不劳城主大人费心了。”“不行!”不等聂文远说完,聂天直接开口,说道:“城主大人,你既然都承认自己做错了,为什么不愿意知错就改呢。况且如曦姑娘也在这里,你这个当父亲的,就不能给她做个好榜样吗?”“聂天,你……”聂天完全是在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跟墨泰讲话,这让墨泰无法忍受。“啊!对了。墨如曦的元灵很危险,时间好像不多了,城主大人要是不愿意改错的话,那就算了。我聂天大人大量,也不计较。请城主大人回吧,本家主累了,就不送了。”墨泰憋得脸红脖子粗,聂天却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一边说着,一边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聂天说着,就要转身回去。“慢着!”就在聂天转身的时候,墨泰眼神之中射出复杂的光芒,蓦地抬头,说道:“我改错。门匾赔你,我亲自给聂家挂上。”聂天早有所料,缓缓转身,呵呵一笑:“就知道城主大人是聪明人,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墨如曦简直就是墨泰的最佳软肋,只要控制墨如曦,就能完全掌控墨泰。墨泰涨红了脸,说道:“那如曦的事情……”“放心,墨如曦的事情包在我身上。”聂天说着,抬头望向夜空中的圆月。许久之后,聂天嘴角微微勾起,喃喃说道:“太阴已至中空,时机刚刚好。”陪墨泰玩这么久,聂天其实是在等时间。墨如曦的元灵是九天神凰,属至烈至阳元灵,觉醒的最佳时机是太阴最盛的凌晨时分。太阴至盛之时,对神凰印有一定压制,觉醒的机会大很多。“聂家主,不知你什么时候……”片刻之后,墨泰平静许多,想到墨如曦元灵觉醒的事情,对聂天的态度马上缓和不少。“现在。”不等墨泰说完,聂天直接对聂文远说道:“大长老,本家主还有些事情需要到城主府处理,你们先回府吧。”聂文远下意识地看了墨泰一眼,道:“可是家主,你的伤……”聂文远嘴上担心聂天的伤,其实是怕墨泰对聂天不利。现在谁敢伤害聂天,聂文远绝对会拼命,哪怕对方是城主。“放心,我没事。有城主大人在,定能保证我的安全。对吧,城主大人?”聂天淡淡一笑,玩味地看了墨泰一眼。“聂先生尽管放心,本城主一定会把聂家主完好无损地送回来。”墨泰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聂文远的意思,当即保证道。“那家主一切小心。”聂文远点点头,不便再阻拦。在聂家之人的注视下,聂天和墨家父女一起离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