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281.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章 山雨欲来
    巴子亮被杀,巴无礼瞬间失去理智,悍然对聂天动手。巴无礼乃是元灵九重实力,出手的瞬间,身后出现独角公羊元灵虚影,旋即一道恐怖气劲如龙卷风一般,袭向聂天。聂天骤然转身,看着势如狼虎的巴无礼,竟是摇头苦笑,一动未动。“嘭!嘭!”两声闷响几乎同时响起,巴无礼尚在空中的身影直接倒飞出去,像是断线的风筝,一头栽下地面。原来,就在巴无礼站起来的同时,墨泰和聂文远紧跟着出手。两人早就料到巴无礼会对聂天下手,一直都在提防着。巴无礼只是元灵九重实力,在两大万象武者的联手攻击之下,毫无还手之力。墨泰瞪着巴无礼,双目射出一道冷芒,沉沉开口:“巴无礼,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违反武会规矩,你当墨某是摆设吗?”所有人的目光转移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一幕。大部分人都没有想到巴无礼会突然对聂天出手,更没有想到墨泰和聂文远会如此强势地回击。墨泰身为城主,给人的感觉历来都是大度可亲,所以他在墨阳城的口碑极好。但是,若是有人触及他的底线,他也绝对不可能轻饶。此刻,墨泰的底线就是,任何人也不能伤害聂天!“巴老狗,你儿子无耻,你比你儿子还无耻!聂天和巴子亮是公平一战,巴子亮又是护甲又是爆元丹的就不说了。没想到你竟然还想公然杀人,真是不要脸!”聂文远沉声怒吼,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要拼死保护聂天。不过墨泰和聂文远都是心中有数,并没有对巴子亮下杀手。如果此刻杀了巴子亮,惹的血蝠门的人提前动手,那就不值了。巴无礼爬起来,一脸泥土,十分狼狈,却并没有受重伤。“巴无礼,你可有什么话要说!”墨泰不敢杀巴无礼,但是必要的威胁还是要有的。巴无礼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是在压抑着满腔怒火。他最心爱的儿子死了,杀子凶手就在他的面前,但他却不能报仇。这种心痛,这种无奈,非是他人所能理解。某一瞬间,巴无礼真的想冲上前去,和墨泰拼个你死我活。但是,他忍住了。他只有元灵九重实力,墨泰却是实实在在的万象武者,一个境界之差,却是蛟龙与土蛇的区别。毫不夸张地说,就是十个巴无礼也不是墨泰的对手。而且还有一个聂文远在场,就算此时巴家所有武者一起出手,也讨不到半点好处。强压着心头怒火,巴无礼脸色阴沉得快要滴血。颤抖良久,巴无礼终于一字一顿开口:“巴某丧子心痛,一时情急,还请城主大人海量,宽恕巴某这一次。”他说着,竟是深深弯腰,态度恭谨。能在这种情形之下,做出这种举动,巴无礼的城府,可见一斑。嘴上在道歉,但是巴无礼的心中早已在疯狂嘶吼:“聂天,墨泰,聂文远,过了今晚,我要你们全都跪在我的脚下,我要你们生不如死,我要你们为我的儿子陪葬!”墨泰看着巴无礼,微微皱眉,大脑飞快运转,衡量利弊得失。从今天巴无礼的表现来看,他的不轨之心已是昭然若揭。现在只要墨泰一狠心,就可以直接要了巴无礼的狗命。但是,墨泰认为此刻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血蝠门的人一定在暗中观察,如果此时杀巴无礼,搞不好真的会把血蝠门的人逼急。充分思考之后,墨泰嘴角淡淡一笑,道:“巴家主,本城主念你有丧子心痛,又是初犯,这次便算了。”巴无礼站在原地,脸上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微微躬身,道:“多谢城主大人宽恕,今日对巴某的大恩大德,巴某感激不尽,没齿不忘!来日,一定厚报!”巴无礼的语气阴沉得几乎能杀人。墨泰当然听出他话中的威胁之意,却是淡淡一笑,道:“巴家主客气了。”“告辞!”巴无礼冷冷吐出两个字,转身抱起巴子亮的尸体,一步步离开。巴家的武者跟在巴无礼身后,一起离开。墨泰望着巴家众人的身影,轻声一叹:“巴家,何苦要和血蝠门勾结呢。”众人呆呆地看着巴家之人离开,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场武会竟会是这样的结果。巴子亮被杀,巴家之人离开,墨阳城武会宣告结束,聂天获得魁首。不过聂天根本不在意这个魁首,杀掉巴子亮,只是完成与唐十三之间的约定而已。“聂天,你赢了!”墨如曦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鸟,几乎是跳跃着来到聂天身边。她知道聂天会赢,但却没有想到比赛会如此精彩。聂天能够毫发无伤地打败巴子亮,这让墨如曦感到不可思议。此刻她才知道自己和聂天的实力差距之大。聂天看着墨如曦,再次惊艳眼前少女的美,忍不住在后者脸颊上摸了一下,嘿嘿道:“墨大美女看着我,我怎么舍得输。”墨如曦俏脸一红,更显娇羞可爱。聂天不再耽搁时间,和墨泰打了招呼之后,带着聂家的人先行离开。墨阳城武会结束,但真正的战斗还没开始呢。墨泰则是把几个望族的家主都留了下来。血蝠门的人今晚就会动手,墨泰就算是用强硬手段,也要让这些家主留在城主府帮忙。巴家,议事大堂。血蝠门坛主熊霸端坐在主位,胸口颤抖不已,显然十分暴怒。“坛主大人,子亮死了,请坛主大人一定要给他报仇啊!”巴无礼跪在熊霸面前,声泪俱下。“嘭!”熊霸手中的茶杯被捏的粉碎,猛然站起,眼中绽放着血红:“可恶!巴子亮是本坛主看上的少年天才,竟被人杀了!小小的一个地方家主,简直反了天!此仇不报,我血蝠门声威何在!”“坛主大人,今天晚上我们就杀进城主府,要了墨泰的命,然后再杀进聂府,屠聂家满门!”巴无礼双目充血,心底的恨意几乎让他丧失理智。他太恨聂天了!三个儿子,都是被聂天毁掉。大儿子成了废了,二儿子成了死人,三儿子成了傻子!巴无礼恨不得要将聂天碎尸万段之后挫骨扬灰。“坛主大人,我看那个叫聂天的少年似乎有些诡异,要不要查一下此人的底细。”副坛主刘一守显得更为谨慎冷静,小心说道。巴无礼立即站起来,说道:“坛主大人,聂天的底细我非常清楚,不用查。他是在墨阳城土生土长,三年前坛主大人曾派人帮巴家杀了几个聂家之人,死去的聂家之人,其中就有聂天的父亲,而且聂天也在那次伏击中元脉尽毁。”“他当了三年废物,半个月之前突然变得很强。我猜他必是得了什么奇遇,手中一定有各种强大的武诀武技。否则他的实力不可能如此恐怖。”“得了奇遇。”熊霸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神采,突然诡异笑道:“一个元脉尽毁的废物,居然能在半个月内强势崛起,本坛主倒要看看,他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奇遇。”巴无礼见状,赶紧说道:“坛主大人,只要你帮我报了仇。城主府和聂家所有的财富都是坛主大人的,聂天身上的武诀武技也都归坛主大人。小的只要给儿子报仇。”巴无礼多次看过聂天出手,后者所使用的武技根本不是聂家拥有。毫无疑问,聂天肯定是掌握了很多强大的武技。只是巴无礼想不明白,为什么聂天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掌握这么多武技。而且那些武技的等阶明显不低,难不成聂天是个武道妖孽不成。“聂天,不管你是不是武道妖孽,杀了我的儿子,我一定要你死!”巴无礼面目狰狞可怖,心中更是阴狠。“坛主大人,属下还是觉得聂天此人太过诡异,而且属下总觉得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所以今晚行动之事还是谨慎为好。”刘一守依旧不放心,担忧说道。熊霸摆手道:“刘兄不必再劝我,本坛主心意已决,今晚的行动照常进行!拿下城主府,屠聂家满门!”熊霸此刻已经在幻想聂天手中的武技武诀,根本不可能听进刘一守的话。刘一守眉头皱紧,心中隐隐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坛主大人,属下愿意先去城主府打探一下。”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唐十三突然站出来说道。熊霸看了唐十三一眼,道:“也好,那就有劳十三先去查看一二,有任何消息立即回报。”“是!”唐十三答应一声,身影一动,化作一道残影,飞速消失。熊霸望着唐十三的身影,心中已经有了打算。巴子亮死了,只能推荐唐十三进入血蝠门总舵了。其实唐十三的天赋和实力在巴子亮之上,更为适合进入血蝠门总舵。熊霸之所以选择让巴子亮进入血蝠门总舵,是因为他对唐十三有所企图。熊霸知道唐十三是天生异瞳,他想得到唐十三的异瞳,所以才让唐十三留在身边。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将他的异瞳取下。但是现在巴子亮死了,分坛又没有其他的少年天才,只能让唐十三顶替巴子亮了。定期向总舵推荐少年天才,这是血蝠门每个分坛必须做的事情,如果推荐的人很差劲,有滥竽充数之嫌的话,那就要受到总舵的严厉惩罚。熊霸可不敢惹怒总舵,所以只能让唐十三进入总舵。但是熊霸不知道的是,进入总舵,这正是唐十三想要的!唐十三出了巴府,走在墨阳城大街之上。此刻天色阴暗下来,好像马上有一场暴雨将至。“黑云压城,山雨欲来啊!”唐十三嘴角勾起,轻轻感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