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342.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1章 命贱的人
    觉醒神魔血卷之后,金大宝的实力没有任何提升,但他却发现神魔血卷的几个妙用,比如让他拥有远超常人的感知能力。无论金大宝身处何地,神魔血卷都会自动感应出周围环境的清晰画面,让他对四周环境一览无余。而且金大宝还能轻易看出别人的实力等级,即便是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之上。这一次,金大宝能够察觉到唐十三的存在,就是因为神魔血卷的存在。接下来,金铭心让人把唐十三押下去。现在聂天还没有恢复,当然不能唐十三与他见面。接下来的两天,蓝冰晨果然每天都来拜访金府,而且还带着另外一个人陪同,张一峰。不过聂天依旧在恢复,所以蓝冰晨和张一峰没能见到人。直到第三天,蓝冰晨和张一峰风风火火地赶来金府,这一次还有第三个人出现,炼丹师公会会长,萧路阳。“萧大师!”金铭心远远看到萧路阳,赶紧拱手,笑道:“萧大师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萧路阳白发飞扬,龙行虎步,身穿一套炼丹师的黑袍,胸前佩戴者炼丹师徽章,徽章之上印着四道闪亮的金纹,代表他是四阶炼丹师。萧路阳身为炼丹师公会会长,也是蓝云帝国唯一的四阶炼丹师,而且还是皇家御用炼丹师,在蓝云帝国的地位崇高无比,就算是蓝云皇帝见到他,也必须礼敬三分,诚惶诚恐。“金会长,本座不想饶弯子了,请你让聂天先生出来吧。”萧路阳大步走过来,好像心里压着不少火气。金铭心微微一愣,心说道:“萧路阳怎么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难道聂天得罪他了?但聂天这几天一直在金府,连大门都没出去过啊。”想到这里,金铭心淡淡一笑,说道:“萧大师,实不相瞒。聂先生数日前被秦统领打伤,如今正在养伤,实在不能出来见客。还请萧大师见谅。”金铭心说着,看了张一峰一眼,后者也是一副冷汗淋淋的样子,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萧路阳长袖一挥,愤然道:“聂天先生果然好大的架子,太子殿下和张一峰大师来请他三次,居然闭门不见。如今老朽亲自来请,他还要闭门谢客吗?”金铭心微微皱眉,说道:“萧大师这样说话未免太过。霸云学院新生武会之时,聂先生被秦业天打成重伤,现场无数人看到,太子殿下和张一峰大师就在现场。”“而且聂先生当时服下一枚三阶爆元丹,如今身体虚弱不堪。萧大师是丹道大家,三阶爆元丹的威力自然比我清楚,如果没有一两个月时间,聂先生很难恢复。”说到这里,金铭心已是不再客气,冷冷拂袖道:“聂先生不会见你们,萧大师若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萧路阳是炼丹师公会会长,地位尊崇,但他金铭心也不是吃素的,跟我玩硬的,我就奉陪到底。“金会长,请息怒。”见金铭心神色变了,蓝冰晨赶紧上前,说道:“萧大师一时情急,话说的有些重了,请金会长见谅。聂先生被秦统领打伤,是皇族做的不对,我代表皇族向聂先生和金会长道歉。”话说出口,蓝冰晨脸色非常难看,继续说道:“但是现在皇族真的需要聂先生出手帮忙。公主殿下数天前病情加重,如今已是危在旦夕,还请金会长让聂先生出来一见。我可以代表皇族答应聂先生的一切请求。”“公主殿下病危!”金铭心眉头一皱,心中顿时豁然明白。怪不得蓝冰晨这几天一直急着见聂天,而且还带上张一峰一起。怪不得萧路阳如此着急,大吵大嚷着要见聂天。原来是公主殿下病危了。蓝云皇帝蓝云海膝下有五个儿子,却只有一个女儿,蓝冰萱。蓝云海平日里将蓝冰萱视作掌上明珠,十分宠爱。但是蓝冰萱从小患有一种怪病,体弱不堪,虽然无数炼丹师都曾给蓝冰萱看病,可惜她的病情却并未好转,反倒越来越严重。前段时间,秦家从风秦帝国请来四阶炼丹师古三寿为蓝冰萱看病,不仅没有看好病,而且还让病情极速加重。萧路阳自蓝冰萱还是婴儿之时就一直给她看病,二人之间有着父女之情。而蓝冰夜则是蓝冰萱一母同胞的哥哥,而且二人是双胞胎,他不在乎其他的兄弟,却十分在乎自己的妹妹。其实蓝冰夜知道自己拜聂天为师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但他为了妹妹,还是来求聂天了。萧路阳本来不想来的,但是蓝冰萱已是危在旦夕,整个蓝云帝国,唯一有希望救蓝冰萱的,只有聂天了。聂天可是能让张一峰心甘情愿拜服,甘心做记名弟子的人。这一点,连萧路阳也没有做到。萧路阳很久之前也透露过想收张一峰为徒的意思,可惜被张一峰拒绝了。金铭心眉头皱起,大脑火速运转,考虑要不要把聂天喊出来。其实金铭心非常想去叫聂天,但是聂天此刻的确很虚弱。三阶爆元丹的副作用,没有一个月的时间,不会消失。“金会长,老朽今天既然来了,就一定要见到聂天。”看到金铭心还在犹豫,萧路阳沉声说道:“别说他是受伤了,就算他快要死了,也一定要出来见我!”“嗯?”金铭心微微抬头,冷然道:“萧大师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威胁我吗?”萧路阳冷笑一声,寒声道:“本大师的话很清楚,金会长想要怎么理解都行。但本大师要告诉你,聂天的命没你想象的那么重要。公主殿下才是万金之躯,如果公主殿下出事了,皇帝陛下的怒火不是你我能够承受。”萧路阳话一出口,张一峰脸色马上变了。说聂天的命贱,张一峰第一个不同意。看来萧路阳完全不清楚聂天是什么样的人物。蓝冰晨也是听得微微皱眉,萧路阳太小看聂天了,他不该说这样的话。“啪!啪!啪!”就在这个时候,众人背后突然响起清脆的掌声,一道身影缓缓走过来。正是聂天!“萧大师,说的好!”聂天嘴角高高扬起,脸上挂着玩味的笑意,说道:“既然你觉得我的命贱,公主殿下的命贵,那你又何必来求我。让命贱的人去救命贵的人,命贱的人,不乐意!”说完,聂天脸色陡然一沉,断声喝道:“金会长,送客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