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359.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18章 暗潮汹涌
    皇宫,一处隐秘所在。“母后,我知道母后最疼我了。你求求师伯,让他亲自出手,杀了聂天那个小杂种。”蓝冰夜跪在一位绿衣妇人面前,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苦苦哀求。蓝冰夜已经知道,聂天没有死,又一次从唐尤尤的手上逃脱。不仅如此,聂天还强势威逼,逼得秦业天将聂雨柔交出来,甚至秦业天还不得不杀了秦玉郎,让其做替罪羔羊。唐尤尤的再次失手,这是蓝冰夜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唐尤尤号称是血蝠门第一杀手,以前死在她手上的人,基本都是震慑一方的强者,这些人比聂天强大得多。但是唐尤尤每次都能完美地完成任务,但是面对实力只是元灵境的聂天,唐尤尤居然两次失手,这实在让人想不通。绿衣妇人,高贵华美,全身流转着淡淡的绿色荧光,她身躯微微一动,冰冷的气息瞬间弥漫开来。她正是蓝冰夜的母亲,蓝云帝国的皇后,秦业天的妹妹,秦雅。“冰夜,你起来吧。在母后面前,不需要演这种苦情戏。”秦雅淡淡一笑,妩媚绝伦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不耐烦,锐利的眼神盯着蓝冰夜,几乎能把后者直接看穿。自己的儿子,自己清楚。蓝冰夜是什么货色,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原本蓝冰夜和聂天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因为蓝冰夜的嫉妒之心,最终让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关于聂天,秦雅当然是早有耳闻。她也十分好奇,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少年,不仅能打败蓝冰夜,还能让张一峰这样的炼丹师甘心做记名弟子,甚至连蓝冰晨拜访聂天的事情,秦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其实这些事情还不足以让秦雅真正关注聂天,真正让她介怀的是,聂天居然能医治蓝冰萱。蓝冰萱在蓝云海心里的地位很高,如果她恢复了,对蓝冰夜可不是什么好事。毕竟蓝冰萱是蓝冰晨的双胞胎妹妹。仔细思考着这一系列的事情,秦雅的神情渐渐变得阴冷起来。“母后,您是不是答应了?让师伯出手,一定能杀了那小杂种。”蓝冰夜感受到秦雅身上的阴冷杀意,不禁喜上眉梢。蓝冰夜口中的师伯,就是血蝠门门主。因为秦雅是血蝠门主的师妹,所以蓝冰夜称其为师伯。“冰夜,聂天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吧。母后有些累了。”秦雅目光诡异地望向一处阴暗角落,旋即微微舒展了一下身子,显露出淡淡的乏意。“是!孩儿告退。”蓝冰夜站起来,躬身倒退着离开,嘴角挂着不加掩饰的阴冷笑容。“师兄,我知道你来了,出来吧。”蓝冰夜离开以后,秦雅突然激动地站起来,声音微微颤抖着,脸上泛着微微的红晕。“师妹。”随即,一道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细若游丝,好似来自地狱的丧钟一般。一处阴暗角落里,一道魁梧的黑袍身影出现,好似没有双脚一般,就这么直直地飘了过来。“师兄。”秦雅看到黑袍男子,显得有些激动。黑袍男子反应平淡,微微点头,目光凝视着眼前的黑暗,好似一块冰冷的石头一般。黑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秦雅的师兄,血蝠门门主,高进。“师兄,冰夜失败了。霸云学院新人王被一个叫聂天的少年抢走了。”秦雅开口说道。“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高进阴森的声音响起:“聂天的确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因素,能从唐尤尤的手下逃脱,实在让我意外。”“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秦雅问道。本来,秦雅让蓝冰夜参加霸云的新生武会,就是为了提升蓝冰夜的声望,继而让其角逐储君。实在没想到,这一切的盘算都被聂天打乱了。现在的蓝冰夜,声望不仅没有提升,而且大不如从前,甚至连蓝云海都对蓝冰夜有些许抱怨了。高进稍稍想了一下,说道:“聂天的确是一个麻烦,必须除掉。不过聂天和炼丹师公会以及蓝云商会的人走得很近,我们现在不宜轻举妄动。眼下只要静观其变即可,机会总会是有的。”“是。一切听从师兄安排。”秦雅不敢违逆高进的意思,躬身回道。高进阴鸷一笑,冷漠的脸上总算有了点表情,喃喃道:“聂天,本座对你真是越来越好奇了。你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同一时刻,秦家。宽阔的厅堂内,秦家的重要人物已是齐聚一堂,空间之中的气氛压抑而沉闷。大厅中央,横躺着一具尸体,正是秦玉郎。秦玉龙和秦玉虎坐在最下首,脸色阴沉,低头不语。秦玉郎死了,死在了秦业天的手上,但是这份仇怨当然要算在聂天头上。“聂天,欺人太甚!”终于,一个愤怒的声音打破了沉寂,说话之人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便是秦业天的二弟,秦洪天。同时,秦洪天还是秦枫的父亲。而秦枫正是在新生武会之时,死在了聂天的手上。此刻,秦洪天的脸色极度阴沉,几乎滴血。若是聂天在他的面前,他绝对会将后者千刀万剐,挫骨扬灰!“聂天的身份特殊,和蓝云城各方势力都有交集,而且刚刚医治了公主,我们秦家,已是得罪不起他。”一声无力的叹息,开口之人是一个青衣老者,应该是秦家老一辈的人物。“难道就这么算了吗?”秦洪天面色铁青,沉沉怒吼。他的儿子秦枫死在了聂天手上,他比任何人都想报仇。“那你想怎么样?”青衣老者反问一声。“我……”秦洪天一时语塞,竟说不出话来。如果他真的有办法,哪还用得着在这里发泄怒火。“好了。不要争了。”秦业天沉沉开口,脸上飘过一抹阴鸷,说道:“此事是因为冰夜王子而起,还需在他的身上想办法。我们秦家得罪不起聂天,蓝冰夜是皇子,总不会放过聂天。”秦业天眉头紧皱,他突然想起在新生武会的时候,如果他当时直接下狠手,或许有几分希望,能够直接斩杀聂天。但是现在,他已是彻底没希望了。且不说他不敢在蓝云城对聂天出手,就算是敢,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聂天已经是霸云学院的新人王,此时我们切不可轻举妄动。没有我的命令,秦家任何人不得擅自行动。”秦业天冷喝道,旋即换了一种口气,道:“冰夜王子一定不会放过聂天,我们只要坐等着看好戏,关键的时候再引导推动一下就好。”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