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652.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09章 畜生不如
    “嗯?”狗蛋微微一愣,旋即却是哈哈一笑,说道:“兄弟你的手段我喜欢,这个忙我一定帮。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你尽管说!”“嗯。”聂天微微点头。他之前看出来,狗蛋也是第一次来到化蝶轩,而且也不想其他人的那么猥琐。刚才他竞拍悦悦的时候,有点想救人的意思。所以聂天估计,狗蛋此人或许不是坏人,可以借来帮帮忙。不得不说,聂天看人的眼光很毒。狗蛋是一个佣兵,这次来万春院化蝶轩,只是想开开眼界,看看权贵老爷的活法,没想到还碰上这么档子事。之前看到悦悦的时候,狗蛋心里有了同情怜爱,只是聂天强横插手,逼得他不得不放弃。他是个非常懒散的佣兵,不受任何人约束,一心修炼,身上可不像聂天这么财大气粗。聂天拿出一个空间戒指,目光扫过去,嘴角阴冷一笑,竟是说道:“所有人,把你们身上的好东西,全都放进戒指里!”聂天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惊了个呆,心头浮现两个字:打劫?谁能想到,聂天在这种人命关天的时候,居然是想顺便打个劫!慕容紫英和瑶儿看向聂天的目光古怪至极,心中都是说道:“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这是打劫的时候吗?”聂天却是不管其他人的反应,直接将空间戒指扔给狗蛋,说道:“兄台,你帮我收东西,回头拿到的东西,分你一半。”狗蛋接过空间戒指,半天没反应过来。聂天的思维太奇葩了,居然是打劫这些权贵老爷。但是狗蛋旋即便是嘿嘿一笑,说道:“兄弟,你的这个想法很好,我喜欢。”“嗯。”聂天微微点头,嘴角扬起诡异笑意。在场众人,都是富家权贵,身上的好东西肯定不少。这么一场劫打下来,聂天绝对是巨发一笔。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关键的是,狗蛋现在帮他,这就是直接把后者拉下水了。等下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狗蛋就无法置身事外了。而且在场的这些人,他们每个人都祸害了不少女孩,如果不让他们付出点什么代价,聂天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所有人脸色煞白如纸,哪里敢反抗,纷纷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什么元晶,灵器,灵丹,玉石,一件也不敢留在身上。“这,这位公子,你到底想干什么?”高台之上,罗江江脸色煞白如纸,胸口血洞流血不止,半天身体都被染红了。更糟糕的是,他的元脉还被聂天废了。如果此时得不到治疗,绝对撑不过半个小时。罗江江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堂堂的巨灵九重武者,怎么会连聂天一剑都挡不住,甚至还被后者彻底控制。聂天的实力,实在太诡异了。聂天抬头看了一眼半空之中的四道黑衣暗卫,旋即盯着罗江江,冷冷道:“我只是想带走一个女孩,你却偏不让我带走,事情到这一步,都是你自找的。”罗江江嘴角一阵抽搐,下意识地看了李娇儿一眼,心中懊悔万分。如果刚才让聂天把人带走,哪还会有眼前的这一幕。可是他又怎么可能想到,聂天居然能在眨眼之间,完全控制局势。“公子,你……你放了我。这件事情,到,到底为止。怎么样?”罗江江忍着剧痛,颤声说道。“放了你?”聂天嗤笑一声,道:“你把我当三岁娃娃吗?只要我放了你,恐怕下一秒你的手下就会把我撕成碎片吧。”“不,不会的。我保证他们不敢伤害你。”罗江江赶紧说道,鲜血都从嘴里溢出来了。聂天撇嘴一笑,这个胖子还真把他当成是不经事的少年了。聂天不再理会罗江江,当然也不会杀后者,他还指着这张牌走出万春院呢。等到狗蛋把所有都搜刮一空,聂天就会和慕容紫英等人一起离开。至于接下来要怎么安置这下女孩,可以慢慢想办法。片刻之后,狗蛋完成任务,直接将空间戒指扔给聂天,高声道:“兄弟,你的忙我帮完了。还需要帮忙吗?”“当然。”聂天接过空间戒指,直接收起来,旋即目光转向罗江江,阴阴一笑:“现在,送我们离开吧。”“好好好。”罗江江连连点头,心里还在想着,只要聂天一放开他,绝对会让后者付出最惨重的代价。“想离开吗?”就在聂天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冰冷的怒吼声突然响起,旋即一道身影飞掠而至。“太子殿下!”那道身影落下,所有人看清楚他的面孔,同时惊叫。聂天也看向来人,正是他在天牢血死场看到的青年。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楚太子,翁浩睿!“狗崽子,你果然从天牢逃出来了!”翁浩睿看清楚聂天,脸上的惊讶和震撼,无以复加。他刚刚从王金涛那里得知消息,说是人魔毁掉了地牢,带着聂天一起逃出来了。翁浩睿还不相信,亲自去天牢看了一下,方才确信。他回到太子府之后,突然觉得李娇儿这张牌很重要,或许能用她把聂天逼出来,所以就赶紧来到万春院。于是,他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真是你杀了卢震元!”罗江江心中的震撼化作脸上的惊恐,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是又怎样?”聂天冷冷一笑,目光看向翁浩睿,说道:“他该死!”翁浩睿何曾被人如此挑衅过,顿时全身的怒火无法遏制,狂吼道:“狗东西,你为了你一个贱民,杀本太子身边的人,现在竟然敢公然挑衅本太子,你这是在找死!”“贱民?”聂天沉沉一笑,眼中激荡着最凌冽的杀意,凌然道:“原来在你的眼中,大楚的子民都是猪狗,只配任你宰杀。你这样的太子,畜生不如!”翁浩睿看着聂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而过,他的身体在颤抖,血液在颤抖,连眼神都在颤抖。毫无疑问,这是愤怒的颤抖!从小到大,翁浩睿都是被人高高在上地仰望,此时竟然有一个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他畜牲不如!这样的事情,他无法接受!“你,再说一遍!”翁浩睿眼神之中迸射出最极致的愤怒,整个人好似瞬间就要爆炸了。“再说一遍又怎样。你这个太子,就是畜生不如!”聂天眼神森寒,凌然吼道:“遇到我,你的太子,做到头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