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672.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29章 正确选择
    翁浩轩看到聂天手中的令牌,表情一下呆滞了,顿时说不出话来。品 书w. v  m)聂天淡淡一笑,说道:“你没有看错,这是炼丹师公会的红衣令!就凭这个,你敢拦我吗?”没错,聂天此时手中出现的玄铁令牌,正是当初古意给他的炼丹师公会红衣令!曾经,罗粉就是拿着红衣令威胁聂天,可惜聂天根本不在乎威胁,他根本不怕得罪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聂天不怕得罪红衣长老,并不代表翁浩轩不怕。看后者此时一脸呆滞的反应,明显是害怕了。聂天在强势威胁翁浩轩之前,早已想好了退路。就算红衣令镇不住翁浩轩,聂天身上还有唐十三给他的唐家内门令牌,那可是只有唐家内门长老以上的人物才有令牌。如果唐家内门长老令牌还没用,聂天身上还有炼丹师公会颁发的四阶炼丹师徽章。这是他在离开天罗城之前,直接找古意要的。有了四阶炼丹师徽章,那就是直接证明,聂天是炼丹师公会的人。如果有人胆敢屠杀一个炼丹师公会的四阶炼丹师,那就是明目张胆地挑衅炼丹师公会。到时不仅翁浩轩要倒霉,整个大楚帝国甚至战云宗,都要跟着受连累。不过聂天并不想拿着这么多令牌徽章忽悠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会亮出令牌的。此时此刻,如果不是为了救这些女孩,他也不会把红衣令亮出来。而且他也知道,这些令牌,也就唬唬翁浩轩这种人,若是遇到凌玄天阁的人,什么令牌都没用。“退下。”确定聂天手中的令牌真的是红衣令,翁浩轩原本愤怒的脸色立即耷拉下来,被逼无奈地缓和许多,迫不得已摆摆手。十八个黑衣武者,立即退下。“很好。”聂天收起红衣令,淡淡一笑,说道:“轩王终究还是聪明人,做出了明智的选择。”炼丹师红衣长老不是翁浩轩能够得罪,他可不想因为一个聂天得罪一些惹不起的人。“轩王殿下。”聂天盯着翁浩轩,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身边的人,你杀,还是不杀?”聂天的意思很清楚,翁浩轩杀了二管家,交易继续,如果不杀,那么对不起,交易取消,我立即带人离开轩王府。翁浩轩沉默了,脸色变得阴郁纠结。聂天也不着急,给对方足够的思考时间。二管家此时吓得脸都绿了,他不知道翁浩轩和聂天之间到底是什么交易,竟然这么重要,让翁浩轩不得不慎重思考。周围其他人,心脏跳到了嗓子眼,不知道翁浩轩会如何抉择。聂天一脸的淡定,他的心中已是胸有成竹,料定翁浩轩会杀掉二管家。一边是皇位,一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管家。对于翁浩轩这种来来说,哪个是正确选择,应该不难吧。翁浩轩沉沉思考着,某一刻,眼神之中露出一抹阴冷,突然看向二管家。“殿下,我……”二管家愕然一愣,眼神之中的恐惧达到巅峰。“嘭!”然而下一刻,还没等他有任何反应,翁浩轩的手掌直接击在其天灵之上。“噗!”顿时,二管家脑浆都迸出来,直接倒地死掉。众人看到这一幕,心头浮现的是无法抑制的胆寒。翁浩轩太狠了,直接将二管家灭杀当场,根本没给后者任何反应的机会。遇到这样的主子,只能说二管家命不好。聂天看着翁浩轩,并不说什么。“聂天城主,你要本王做的事,本王做了。希望你不要忘记我们的交易。”翁浩轩盯着聂天,冷冷说道。他亲手杀掉了二管家,如果聂天不能履行他们之间的交易,那就亏大了。聂天手上有红衣令,就算他现在离开,翁浩轩也不敢阻拦。“轩王殿下放心,那个人,我一定会帮你杀掉。”聂天淡淡一笑,对翁浩轩的表现非常满意。聂天当然知道,二管家只是替罪羔羊,真正该死的人是翁浩轩。不过二管家的死也很有价值,至少接下来轩王府的人,再也不敢对这些女孩怎么样。至于太子翁浩睿,聂天当然会杀掉,不过却不是为翁浩轩而杀,因为前者本来就该死。即便没有翁浩轩,聂天一样会杀掉翁浩睿。翁浩轩此时看着聂天,眼神之中有浓浓的忌惮。他此刻才知道,自己完全是请了一尊大佛,惹不起,动不起,也得罪不起。翁浩轩让人处理一下二管家的尸体,然后便愤愤离开。聂天安慰了一下女孩们,然后跟慕容紫英说了几句话,小小打听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回自己的小院了。小院之中。“聂天老大,你这么得罪轩王殿下,不怕他背地里报复吗?”狗蛋站在聂天身后,忍不住问道。聂天回头看了狗蛋一眼,淡淡一笑,这家伙什么时候学会动脑子了。“你以为我不得罪轩王,他就不报复吗?”聂天嘴角翘起来,说道:“我和轩王之间,本来就是虎狼之谋。在我杀掉翁浩睿之前,他不会动我。如果我杀掉了翁浩睿,他会允许一个知道真相的人活下去吗?此时给他一点震慑,就是让他知道,我是惹不起的。”“嗯。”端木路微微点头,心中说道:“老师怎么会想的这么远,他的心思,似乎连父亲都有所不如。”端木路想不明白,聂天明明是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少年,为什么每次做事,都是心思缜密,滴水不漏。即便是那些城府很深的大人物,都很难做到这样。聂天仅仅凭借一些微不可察的痕迹,就能推断出顾无忧身处危险之中,如此敏锐的推断力,实在令人惊讶。“聂天老大,你说轩王殿下会请谁一起进皇宫?”狗蛋好似想起什么,突然问道。翁浩轩让聂天等人耐心等待一天,要进皇宫,还必须等一个人,不知道等的整个人是谁。聂天淡然一笑,说道:“若是我猜得不错,应该是一位大人物。”“你知道是谁?”狗蛋和端木路看聂天胸有成竹的样子,同时问道。“当然知道。”聂天微微一笑,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轩王要等的那个人,应该是慕容紫英的老师,姚飞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