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675.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432章 大阴谋
    聂天和狐小狸第一次见面,虽然还没有说话,但却是彼此有了忌惮。聂天忌惮的是狐小狸的夕痕之眼,而狐小狸忌惮的却是他体内的星辰之力。这一刻,翁浩睿和翁浩轩成了彻底的配角,就连姚飞可这个灵阵大师都被忽略了。“难道皇兄忘了吗?”翁浩轩淡淡一笑,有姚飞可在身边,他也不慌张,说道:“我有父皇所赐的金龙令牌,随时都能进宫。”说着,他拿出一块金色雕龙令牌,在翁浩睿的面前晃了一下,十足的挑衅姿态。“嗯?”翁浩睿脸色立即变得阴沉,旋即指着姚飞可和聂天道:“就算你能见陛下,他们两个呢?你可知道,你身后的聂天,是什么人?”翁浩轩并不相让,说道:“聂天城主是什么人,我想皇兄一定比我更清楚。”“翁浩轩,你这话什么意思?”翁浩睿立马坐不住了,腾地站了起来。“没什么意思。”翁浩轩淡淡回应。“太子殿下,你的脸恢复得好快啊。不会是一张假脸吧?”这个时候,不等翁浩睿再次说话,聂天便是站了出来,一双眼睛盯着他,透露出异样的光芒。翁浩睿前天被聂天削掉了脸,只是过了两天时间,竟然能恢复如常,就算是六阶灵丹,也未必做得到。同时聂天对翁浩睿的身份有了猜疑,他说后者的脸是假的,其实是一种试探。此时此刻,聂天的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或许眼前的翁浩睿是假的!之前顾无忧说过,以前的翁浩睿虽然武道天赋平庸,但却极有权谋,赢得各方的拥护。就算翁浩睿当上太子,自我膨胀,但也不会变得这么蠢。既然翁浩睿的脸在两天之内就恢复了原样,那他的这张脸为什么不可能是假的?如此想着,聂天越发觉得有可能。“聂天,你……”翁浩睿被挑起伤疤,眼神变得凶狠,刚想发怒,却被身边的狐小狸摆手制止。狐小狸示意翁浩睿不要再说话,这家伙太蠢了,若是再让他跟聂天多说几句,搞不好真的会暴露。但她不知道的是,聂天此时已经有所怀疑了。狐小狸这次没有去看聂天,而是将目光放在姚飞可身上,察觉到后者的实力,以及那随身带着的五阶护身灵阵,眼神微微惊讶。她早就知道翁浩轩的母亲有一位灵阵大师的师兄,所以已是猜出姚飞可的身份,淡淡一笑,说道:“想必这位就是灵阵大师榜上的第三灵阵大师,姚飞可先生吧?”姚飞可面色不变,微微一笑,说道:“国师大人言重了,在下不敢当。”姚飞可的精神力达到惊人的六十五阶,本身实力也有真元九重,他一眼就看出,狐小狸的实力是真元九重,而且隐隐有突破神轮境的趋势,但好像被某种力量压制着,让她无法突破。姚飞可甚至能觉察出来,压制狐小狸突破的力量,集中在她的眉心,那是一股异常恐怖的力量,好似一头被困在牢笼之中的蛮荒巨兽,一旦冲出牢笼,必然是惊天动地的威力。不过姚飞可还不能看出狐小狸的眉心就是传说之中的夕痕之眼。狐小狸咯咯一笑,全身散发出一股邪魅的气息,说道:“传闻姚飞可大师淡漠名利,厌恶世俗纷争,没想到却也会来到这皇宫大殿,真是令人好奇。”姚飞可面对**的嘲讽之意,却是一脸的淡然,说道:“受人之托,保护轩王殿下的安全而已。”“受人之托?”狐小狸古怪一笑,说道:“莫非是受静妃娘娘之托?”姚飞可倒不做作,直接说道:“既然国师大人已经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狐小狸再次一笑,说道:“难道姚先生觉得轩王殿下来到皇宫之中,还会有什么危险吗?”姚飞可回道:“谨慎一点,总是好的。”狐小狸和姚飞可之间的对话,虽然看上去平淡,但后者的回答每次都是滴水不漏,由此可以看出,姚飞可此人并非表面上那么简单,绝对是个非常有城府的人。狐小狸不再去管姚飞可,反正她没有杀翁浩轩的打算。“聂天城主。”狐小狸看着聂天,语气却是出奇的平和,说道:“轩王殿下无故想见陛下,肯定是受你之托吧。”“没错。”聂天淡淡一笑,也不否认。“不知道聂天城主见陛下,所为何事?”狐小狸淡淡问道。“请罪。”聂天回答。“请罪?”狐小狸一愣,显然对聂天的回答有些意外。聂天笑道:“我杀一个人,闯了大楚的天牢,还大闹了太子殿下的万春院,不应该请罪吗?”“聂天,你不应该请罪,应该请死!”翁浩睿听到聂天平平淡淡地把这些事情说出来,哪里是请罪的语气,分明是在刺激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沉沉怒吼。“嗯?”狐小狸冷冷转身,狠狠瞪了翁浩睿一眼,后者脸色一寒,竟是一个哆嗦。聂天看到这一幕,淡淡笑道:“看来太子殿下对国师大人很是害怕嘛。”翁浩睿在狐小狸的面前,完全就是一只顺从的小绵羊。这让聂天有点奇怪。按理说,翁浩睿和狐小狸之间,应该是君臣关系。但看眼前的这一幕,两人的关系完全颠倒过来了。好像狐小狸才是主人,而翁浩睿是她的奴才。“聂天城主说笑了。”狐小狸马上意识到什么,淡淡笑道:“太子年幼,需要管束,本国师只是尽人臣该尽的责任而已。”聂天点头一笑,并不说什么,但他却是肯定了心中的猜测:翁浩睿极有可能是假太子!翁浩睿真正的身份,可能只是狐小狸的一枚棋子而已。至于真正的翁浩睿,肯定已经死了。改变容貌,这样的手段,虽然罕见,却也不是没有可能。翁浩睿的脸没了,两天之内就能恢复正常,改变一下容貌,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聂天盯着狐小狸,心中说道:“国师大人,看来你在酝酿大阴谋啊。”“聂天城主,如果你见陛下只是请罪的话,那就没有必要了,本国师可以代陛下赦你无罪。”这个时候,狐小狸看着聂天,淡淡说道。“哦?”聂天淡淡一笑,说道:“阁下只是大楚国师而已,也有代皇帝赦罪的权力吗?”“国师大人,你刚才的话说得好大气,居然代陛下赦罪,难道你觉得自己是大楚皇帝吗?”翁浩轩也在此刻脸色一沉,毫不客气的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