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814.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71章 只认人
    霍元直接开口要五毒血婴,这不禁让聂天等人紧张起来。五毒血婴已经被聂天用剑意封住气息,但霍元却依旧能感知出来,这说明他的感知能力远超常人。而且刚才他直接点破聂天的精神力,更是表明,他的精神力高出聂天十阶以上,至少是六阶炼丹师。六阶炼丹师,这个身份实在不得了,怎么会在蜗居在荒天城这种地方?秋山和鲁良才两人目光看向聂天,显然是要等后者做出反应。聂天镇定一下,看着霍元,眸中闪过一抹锋芒,笑道:“霍老,既然你也知道这东西很危险,我就更不能给你。如果它被某些心怀叵测之人利用,将会给小须弥世界带来灭顶之灾。”灭顶之灾,聂天这话丝毫没有耸人听闻,如果五毒血婴被人利用,顷刻之间就能毁灭一个帝国。比如说找到一个帝国的水源所在,让五毒血婴洗个澡,那么整个帝国的人除了神轮境强者之外,都将被毒死。“小友,你看老夫像你口中所说的心怀叵测之人吗?”霍元并未生气,反而和善一笑,神情之中没有任何紧张。聂天目光灼灼地看着霍元,后者的确给人一种十分正派的感觉,但是俗话说,知人知面难知心。聂天估计,霍元的寿命至少在五百岁以上,比他两世的寿命加在一起还多得多,所以他不得不防。想了一下,聂天说道:“霍老,如果我将五毒血婴交给你,你打算如何处理?”霍元目光一凝,他没想到聂天竟然知道棺材里面的东西是五毒血婴。“毁掉。”霍元神情之中多了一丝冰冷,而且显得有些内疚,说道:“五毒血婴因老夫而起,老夫有责任把它毁掉。”“因你而起?”聂天目光一颤,全身释放出肃杀寒意,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凌冽的杀意。听霍元的意思,好像五毒血婴是他炼制出来。如果真是这样,就算他救了墨泰和丁一凡的命,聂天也要杀了他!一个五毒血婴,背后可能意味着数千甚至数万个婴儿的性命。如此有违人道之事,聂天断难容忍。“小友,你不要激动。我并非炼制五毒血婴之人。”霍元见聂天这种反应,知道他误会了,解释一声,随即一叹,身体都跟着哆嗦一下,然后缓缓地拿出一枚令牌,放在聂天面前。“嗯?你怎么会有这个?”聂天看清楚眼前的令牌,神情一滞,脸色都跟着僵硬不少。霍元见聂天认识令牌,脸色好转一些,说道:“小友,你既然是炼丹师,必定知道,老夫手中所拿的乃是公会至高令牌,白衣令!我想凭借这牌令牌,足够让你将五毒血婴交给我了吧。”聂天眉头皱起,眼神变得古怪起来,他十分确信,霍元手中的令牌就是炼丹师公会的白衣令。但是这就很奇怪了。聂天知道,只有白衣长老有资格拥有白衣令,而且只能有两块。两块白衣令,其中一块在叶老受伤,另一块梦凡尘自己拿着。那霍元手中的这块白衣令又是从何而来?假的?不可能,聂天虽然只见过一次白衣令,但以他的感知力,当然能分出真假。“难道……”这个时候,聂天突然想出一种可能,让他脸色乍然一变,顿时僵住。聂天冷静一下,接过令牌,仔细查看。古朴精致的玄铁令牌,正面刻着一个“霍”字,反面刻着“白衣”二字,并且有七道金色的火焰。正面的“霍”字和反面的“白衣”二字,代表这是一个姓霍的白衣长老,七道金色火焰代表他是七阶炼丹师。“你是上一任炼丹师公会会长?”聂天脸色颤抖一下,说出心中的猜测。他话一出口,秋山和鲁良才全都愣住了。如果不是聂天一脸严肃,他们还以为他开玩笑呢。霍元微微一愣,旋即笑着点头,说道:“小友,既然你认出老夫身份,老夫也不便隐瞒,我的确是上一任公会会长。”“果然!”聂天微微动容,实在没想到,竟然会在荒天城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遇到这么一位大人物。堂堂的炼丹师公会会长,三千小世界的巅峰人物,竟然会出现在荒天城,实在让人意想不到。片刻之后,聂天冷静许多,却是说道:“霍老,我敬你曾是公会会长,但我不认令牌,只认人。如果你想凭借一块令牌便拿走五毒血婴,恕在下不能从命。”“嗯?”霍元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自己已经拿出白衣令,甚至表明了身份,聂天却依旧不肯交出五毒血婴。秋山和鲁良才也愣了,没想到聂天居然会这么说。聂天可是炼丹师公会的红衣长老,而霍元是曾经的会长,两人之间也算是上下级关系。就这样,聂天还拒绝霍元的请求。其实不是聂天小气,而是五毒血婴太恐怖,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很可能造成巨大的灾难。虽然霍元曾经是炼丹师公会会长,但谁能保证他现在一定是好人。霍元盯着聂天看了半天,然后不仅没有生气,而且爽朗地笑了,说道:“小友,你非常不错,如果换做是我,让我把五毒血婴交给一个刚刚认识的人,也不会答应。这样吧,五毒血婴先由你保管,等到你觉得可以交给我的时候,再给我也不迟。”“多谢霍老。”聂天微微点头,心里对这个老者已经开始相信。以霍元的实力,完全可以直接抢走五毒血婴,根本没必要跟聂天浪费口舌。他没有抢,已经间接表面他不是敌人。“霍老,你刚才说五毒血婴因你而起,这是什么意思?”气氛缓和下来,聂天便问道。霍老叹息一声,想起许多往事,哀叹道:“都怪老夫教徒无方啊!”接下来,霍老将五毒血婴的事情完完本本地说了一遍,同时也说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听到聂天等人神情错愕。霍元一生只收了两名弟子,其中一个是梦凡尘,另一个叫伍封。梦凡尘如今是炼丹师公会会长,而伍封则走上了一条与前者截然相反的道路。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