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825.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582章 主人的主人
    看到伍封无比痛苦的样子,聂天眼中没有半点的同情,反而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的笑意。伍封的所作所为,承受怎样的痛苦都不为过。“可以了。”伍封杀猪般惨嚎一会儿,聂天看着差不多了,微微点头。他之所以将伍封交给尸罗魔君处理,就是不想就此杀掉对方。聂天猜测,以伍封的实力和丹道修为,在凌玄天阁的地位一定不低。凌玄天阁这个组织,太过神秘,在三千小世界的各大势力都安插着眼线。炼丹师公会,化神宗,大楚帝国,聂天接触的这些势力,全部都有凌玄天阁的人,有些势力甚至被凌玄天阁彻底掌控。聂天心中奇怪,凌玄天阁渗透进各大势力之中,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那个背后名为幽鬼的阁主,到底想干什么。幽鬼曾经打败过狂刀叶凌云,不管他是以什么手段打败,毕竟是打败了。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此人绝对是实力极强,城府极深之人。从当年的叶凌云来推断幽鬼此时的实力,绝对是在三千小世界巅峰水平,足以与唐昊墨昭靖等人比肩。这么一个人物,成立凌玄天阁,将迅速渗透进其他的势力之中,显然是在布一个很大的局。聂天还猜不透幽鬼到底想要干什么,所以他想利用伍封,打探一下凌玄天阁的虚实。既然凌玄天阁喜欢在别的势力之内安插暗子,那聂天也在凌玄天阁之中安插一枚暗棋。这也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尸罗魔君微微点头,冲着伍封嘿嘿一笑,说道:“小老头,你已经中了我的尸罗咒印,刚才只是给你一个警告,让你记住这种感觉。”“你,你想干什么?”伍封全身被汗水湿透,额头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刚才的感觉太痛苦了,他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尸罗魔君嘿嘿一笑,说道:“聂天大人是本君的主人,而本君现在是你的主人。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明,明白。”伍封眼神忌惮地瞥了聂天一眼,竟然不敢正视后者。就在不久之前,他还把聂天当做一只小蝼蚁,然而仅仅半天时间过去,这只小蝼蚁就直接成了他主人的主人。“小老头,你最后老实点,主人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否则你就等着下半辈子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苦中活着吧。”阴森一笑,尸罗魔君威胁一声,直接回到混沌原棺之中,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聂天了。“聂天,大人。你想让我做什么?”伍封回想起刚才的感觉,依旧是心有余悸,低着头,不敢看聂天,颤声问道。“你是凌玄天阁的人?”聂天冷冷问道。“嗯。”伍封点头,旋即却说道:“我只是负责替阁主大人炼制五毒血婴,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一概不知啊。”“嗯?”聂天脸色一沉,他还没问呢,这家伙就开始推脱了。“作死。”尸罗魔君的声音同时在聂天和伍封的耳边响起,旋即伍封再次体会到身体撕碎的感觉,而且这一次比上次更加猛烈,疼的他在地上直打滚,痛苦地嚎叫着。墨如曦和青木百合两人在远处看着,都看不下去了,钻进马车之中。“主人停下吧,主人快停下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伍封在地上痛苦的打滚,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叫得人耳朵疼。聂天冷冷地看着他十几秒钟,确定他没有撒谎之后,这才示意尸罗魔君停下来。伍封显然不是那种宁死不屈的人,承受这种痛苦都什么不说,这说明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聂天目光阴冷在伍封身上流转而过,问道:“你说是凌玄天阁阁主让你炼制五毒血婴?”“嗯嗯,是的。”伍封连连点头,看他样子,显然不是要推卸责任。这让聂天更加奇怪,幽鬼又是在各大势力之中安插暗子,又是炼制五毒血婴这种极度危险的东西,到底想要干什么?“伍封,你听着,我让你搞清楚你们阁主到底想要干什么?一旦有消息,可以直接通过尸罗咒印告知你的主人。明白了吗?”聂天冷冷说道。“是。”伍封点头称是,眼睛里射出一抹精芒,问道:“聂天大人,是不是只要我弄清楚阁主大人的目的,你就会解除我体内的咒印?”聂天阴冷一笑,嘴角扯了扯,寒声道:“你还有跟我讲条件的资格吗?”伍封脸色一白,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聂天当然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淡淡说道:“伍封,不要想着你的阁主能帮你解除尸罗咒印。尸罗咒印乃是上古魔印,就算你身在千里之外,只要有任何动作,你的主人也能知晓。你是聪明人,最好不要做糊涂事。”伍封猛然抬头看着聂天,瞳孔骤然一缩,目光剧烈颤抖,没想到聂天竟然能猜出他在想什么。他的确想着等下见到阁主,让后者帮他解除咒印,但聂天这么一说,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从聂天刚才直接吞噬梁鹰元灵的手段来看,的确太过诡异,如果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伍封不愿意。“好了,你现在可以滚了。”聂天懒得再跟伍封废话,摆摆手,示意后者离开了。但伍封却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目光看向秋山,咕咚咽了一下口水,说道:“聂天大人,如果我回去了,什么都没有拿到,阁主大人会杀了我的。请你把另一个五毒血婴还给我吧。”聂天再度扫了对方一眼,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但聂天显然不会心软,冷冷笑道:“你的能力这么强,你的阁主大人怎么舍得杀你。五毒血婴我留下了,你滚吧。”声音冰冷,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伍封心头剧烈一颤,眼前的这个少年比他想象的要心狠得多。其实也不怪聂天心狠,只是五毒血婴太过恐怖,若是再度落到伍封的手上,他实在不放心,所以还是留在自己手里安全。哪怕幽鬼真的把伍封杀掉,聂天也根本不在乎。“小的告辞。”伍封见聂天心意已决,实在没有办法,只得恭敬说了一声,旋即便离开。聂天望着伍封的身影消失,这个时候却是嘴角诡异地翘起来,淡淡说道:“国师大人,你看了这么久,看够了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