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863.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19章 剑道渣渣
    聂天全身释放的剑势,霸道锋利,虚空之中好似有一把无形的巨剑,向着幽天烬压迫而去。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嗯?”幽天烬双瞳一缩,心中惊呼:“好恐怖的剑势!”剑势衍生而成的剑之经纬,笼罩幽天烬,竟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魔流逆斩!”危急一刻,幽天烬并没有太大惊慌,反而瞬间冷静下来,身躯微微一震,手中出现一把漆黑的长剑,散发着森森戾气,怒吼一声,一剑刺出。顿时,漆黑长剑之上,流转出丝丝魔流鬼气,在空中凝聚成一道漆黑剑影,喷薄而出。“嘭!”剑势和剑影对撞在一起,无尽的剑意激荡而出,地面之上立时出现一道骇人裂痕。聂天人在半空之中,剑势好似被无形巨力推回来,身形一滞,竟是被逼得倒退几步。而幽天烬同样后退数步,回身站定,一双冷眼死死盯着聂天,目光之中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是震撼和惊讶。他万万想不到,只是短短数天时间,再次见到聂天,后者好似脱胎换骨一般,不仅实力有了质的飞升,就连剑道境界也提升一境。聂天刚才所释放出的剑意,是幽天烬所见识过的最恐怖剑意。如果此时他手中拿着的不是魔流剑,便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聂天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聂天稳住身形,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目光微微一颤。他也非常惊讶,幽天烬的实力竟在他的预料之上,而且后者手中的漆黑长剑,非常诡异,似乎别有玄机。“幽天烬,我们又见面了。你还真是一坨臭狗屎,黏住人就不放,想要甩掉你,似乎有点难啊。”聂天嘴角玩味一笑,眼神之中透着不加掩饰的轻蔑。但是幽天烬的眼神却是变得危险起来,眼中的怒意渐渐地变成杀意,冷笑一声,说道:“聂天,我真是看走眼了。原以为你只是一只小虾米,没想到你还长出牙齿了。数天不见,你的实力竟然提升到如此恐怖的境地,现在的你,足够和我一战了。”数天之前,幽天烬有信心一招秒杀聂天,但是现在,他却必须将后者视为真正的对手。“是吗?”聂天淡然一笑,嘴角扬起十足的不屑。说老实话,聂天现在还真的不把幽天烬放在眼里。刚才的一招,他只是随便使出,直接逼得幽天烬使用魔流剑。如果他全力一战,或者,使用杀招,幽天烬必死无疑。尽管魔流剑有些诡异,但聂天依旧有必胜的信心。“嗯?你小看我?”幽天烬察觉到聂天眼中的浓浓不屑,不由得怒火中烧,身躯一震,顿时一股强悍的剑势释放出来,让他整个人变得锋利起来,好似一把杀意凌凌的利剑。“剑之经纬!”聂天感受到一股剑势在空间之中形成,眸光不禁闪烁一下。“对!”幽天烬傲然一笑,冷声道:“你以为只有你是剑势剑者吗?我幽天烬十二岁凝聚剑气,十五岁蕴育剑心,十八岁凝聚剑意,二十岁衍生剑势,如今我已经处在剑之灵境界的边缘,我的剑道天资,空前绝后。你不过是刚刚衍生剑势的剑者,凭什么和我一战?”幽天烬说得掷地有声,到了最后,全身先是出倨傲之气,十分的目中无人。“剑道天资空前绝后?”聂天听了幽天烬的话,脸上没有半点震撼,反而是更加的蔑视。这家伙简直就是一只井底之蛙,二十岁才衍生出剑势,还好意思说什么空前绝后。前世的聂天,二十岁的时候,已经达到剑之魄境界,就差一步便能领悟剑之奥义,登上剑道巅峰。即便如此,聂天也从未敢说自己的剑道天资空前绝后。幽天烬快三十岁了,才堪堪碰到剑之灵境界的门槛,就这渣渣天资,居然来了个空间绝后,若是被天界的那些剑道天才听到这话,肯定要笑掉大牙了。聂天微微摇头,看着眼前的幽天烬,就像看白痴一样,嗤笑一声,说道:“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嗯?”幽天烬目光剧烈一颤,眼神之中闪出恶毒的恨意,胸口好似压了一块千钧巨石,让他喘不过气来,他一口气说出自己惊天动地的伟绩,但是在聂天看来,这些话没有丝毫震撼,反倒像是一个笑话一般,这让他如何憋怒。“幽天烬,你所谓的剑道天资,也就是和那些庸人比比而已。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连剑道大门都没进的剑道渣渣。”聂天冷冷一笑,眼角的轻蔑更为浓烈。在天界剑道巅峰的面前吹嘘剑道天资,幽天烬完全是在搞笑。“聂天,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幽天烬冷然一笑,眼神之中顿时绽放出凌冽的杀意。虽然聂天此时已经是神轮一重武者,但幽天烬仍旧自信,他还是有杀前者的实力。魔流剑之内蕴含的力量,一旦爆发出来,足以秒杀神轮六重武者。只不过,现在是在须弥灵都之中,幽天烬不敢公然杀聂天,尤其后者还是红衣长老。“魔流剑!”这个时候,其他人纷纷赶到,叶老看到幽天烬手中的黑色长剑,猛地一愣,随即怒斥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魔流剑?”聂天微微一愣,旋即想到叶老和幽鬼之间的恩怨,眼眸闪烁一下,随即传声过去:“叶老,此人是凌玄天阁阁主幽鬼之子,不要揭穿的他的身份。”如果幽天烬的身份被揭开,梦凡尘等人绝对不会放他活着离开。而现在,聂天还不想杀幽天烬。既然收了若雨真策的妖神花,当然要遵守两人之间的约定。聂天会在须弥武会之上,当众诛杀幽天烬!叶老愣了一下,但也没有问太多,只是沉沉点头。虽然他很想杀掉幽天烬,但他更尊重聂天的想法。尽管不知道聂天为什么要“保护”幽天烬,但叶老相信,前者这么做,一定有其原因。“放肆!红衣长老的府邸,岂容宵小之辈撒野!你找死!”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狂放的怒吼声响起,旋即一股精纯至极的元天之力澎湃而出,如汪洋大海一般,压向幽天烬。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