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89902.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642章 割裂血印
    若雨真策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复仇,但是他却没有这个机会了。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就在刚刚他摘下面具的时候,聂天便已经察觉出来,他身上的咒印变得狂暴,难以压制,如果再得不到医治,就算他是九阳之体,也抵抗不了咒印之力。“嗯?”若雨真策听到聂天的话,目光明显一颤,随即便苦笑一声,道:“你看出来了。”苦涩的笑声,带着浓浓的无奈,同时也带着几分淡然。若雨真策不惧死,但他真的不甘,大仇未报,就此身死,太多遗憾。若是他死,最担心的人就是唯一的妹妹,若雨千叶。若雨千叶如果不能放心仇恨,这一生,都不可能快乐。这是若雨真策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他最不能承受的。聂天沉沉点头,眼神之中凝重之色加剧,说道:“当初在混乱之渊的升龙杀阵之中,你用九阳血气强行融合若雨千叶的体内的血噬之力,是血噬之力削弱了你的九阳之体,所以现在你身上的咒印压制不住了,对吗?”九阳之体,至刚至阳的天地灵体,对咒印的克制很强。但是现在聂天明显地感觉到,若雨真策体内的九阳血气弱了不少,应该和上次他替若雨千叶承受血噬之力有关。十大先天异瞳九彩瞳产生的血噬之力,即便是九阳之体,也难以承受。若雨真策瞳孔猛然一缩,聂天竟连这一层也猜到了。他体内的咒印,名为割裂血印。血屠宫的人,全部都死在割裂血印之下。割裂血印可以在武者体内形成割裂血涡,吞噬武者血气,寻常武者,无论你的实力多强,一旦中了割裂血印,连第一个割裂血涡都承受不住,便要死亡。若雨真策是九阳之体,血气比寻常武者强横数倍甚至十倍,所以他没有在第一时间死掉。但是割裂血印的恐怖却不仅仅是割裂血涡这么简单,中了咒印的人,即便第一时间不死,咒印也不会消除,反而会随着武者实力的提升而增强。若雨真策身上带着割裂血印二十多年,此时他的体内已经有六个割裂血涡。如果不是九阳之体,他早就被血涡吞噬血气而死。割裂血印在成长,但若雨真策的九阳之体也在成长,如果不出意外,九阳之体足以让他同时承受十二个割裂血涡,他至少能活到五十岁。但是上次在混论之渊,若雨千叶的血噬之力极大地削弱了他的九阳之体。接近一年的时间,若雨真策承受着割裂血印的折磨,让他生不如死。就在一个多月以前,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已经压制不住割裂血印,所以便加快了复仇的计划。但是如今看来,无论他怎么加快,都于事无补了。这一辈子,他注定无法报仇了。这种痛苦,对于一个以复仇为生存目标的人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你还有多长时间?”聂天表情微微一顿,沉沉问道。若雨真策面具扯动一下,眼中闪过一抹痛苦,说道:“少则半月,多则一月。”聂天眉头一紧,情况和他预想的差不多。“我想知道,你的复仇计划是什么?”聂天不再废话,直接问道。若雨真策想了一下,说道:“你知道我是在什么地方长大的吗?”聂天愣了一下,看着对方,微微摇头。不管若雨真策在什么地方长大,他这些年肯定活得不容易。若雨真策轻轻叹息了一声,似乎回忆起很多事情,身躯都微微颤抖着。片刻之后,他平静下来,说道:“我是在血屠之地长大,而我的老师,是灭杀血屠宫的仇人之一。他保下了我的命,让我为他们效力。”说到这里,若雨真策微微闭上眼睛。拜自己的仇人为师,每天和仇人生活在一起,但是却无法报仇,这种滋味,肯定不好受。若雨真策再次睁开双眼,冷静了许多,继续说道:“我的老师以及他背后的神秘势力,这些人似乎受到了某种限制,不能离开血屠之地。所以才需要我这种人存在,替他们走出血屠之地,办一些他们办不到的事情。”“除了我之外,凌玄天阁,也是为血屠之地办事的组织。”“嗯?”听到这里,聂天眉头不由得一紧,凌玄天阁的背后居然是血屠之地,这一点,倒是他真的没有料到。刚才若雨真策所说,他曾经亲眼见过。当初聂天和若雨千叶离开血屠之地的时候,曾遭遇血屠之地之人的追杀。他还记得,那名血屠之地的统领叫马宁儿,实力在黎老之上,但之后聂天等人逃出血屠之地,马宁儿却不敢追来,似乎忌惮什么,不敢离开血屠之地。这一点,和若雨真策说的,完全吻合。至于凌玄天阁,竟然是归属于血屠之地的组织,让聂天惊讶。不过细想一下,也不奇怪。古意说过,凌玄天阁的崛起也只是最近十几年的事情。一个这么大的势力,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崛起,背后没有更大势力的扶持,很难办到。而且万俟蓉,幽弥玄,幽冥四鬼,这些人的实力都属于阴邪一类,必然修炼了阴毒的功法。这样的功法,三千小世界并不多。聂天之前就有所怀疑,血屠之地的神秘势力有可能不是三千小世界的势力,而是来自上一层世界,须弥世界的势力。现在看来,他对自己的猜测,更加确信了。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培植起凌玄天阁这样的势力,血屠之地必然是来自上一层世界。这个时候,聂天也想明白了其他的事情。若雨真策为什么和幽鬼早就认识,而且还对凌玄天阁这么熟悉,甚至两人还是合作关系。原来他们都是效力于血屠之地。聂天眉头皱紧,说道:“凌玄天阁似乎在密谋着一件大事?你知道幽鬼想干什么吗?”若雨真策摇头,道:“这一次我出来,只是协助幽鬼。至于他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我并不知道。”“你也在查探幽鬼的真正目的,想要阻止他,然后将血屠之地的人逼出来,这就是你的复仇计划,对吗?”聂天紧紧盯着若雨真策,突兀地问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