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024.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59章 风雪战甲
    聂天回到拍卖大厅,过了片刻,拍卖继续。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接下来,聂天心头轻松不少,他不必再去担心药材的事情,下面有什么他感兴趣的东西,也能顺便拍下来。下面的拍卖,还算平静,聂天的那十几枚灵核,都拍出了不错的价格,至少比他预料得要多得多。“下面要拍卖的是,是一件七阶战甲,此战甲名为风雪战甲,乃是出自火甲大师之手!”玉娇笑意盈盈地介绍着,同时目光不经意地看向聂天。“七阶战甲,火甲大师的作品!”人群目光一凝,眼神流露出难以掩饰的炽热。火甲在玄月帝国的名气极大,他的名字,代表着玄月帝国炼器的最高水准。只要听到这个名字,七阶战甲的品质就有了保证。“玉娇,你放屁!”就在人群兴奋不已的时候,一道锋利的声音突然炸响,刀狂生的身影再次站了起来,竟是狂怒不已,吼道:“风雪战甲是玄奇皇子的贴身战甲,怎么可能出现拍卖场?”“玄奇皇子的东西?”玉娇微微一愣,脸色有些微微难堪,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聂天。刚才聂天拿出风雪战甲的时候,玉娇就感觉有些熟悉,原来她之间在玄奇皇子身上看到过。玉娇之前还在奇怪,聂天手上怎么能拿出火甲大师炼制的七阶战甲?现在事情似乎变得复杂起来,难道聂天对玄奇皇子做了什么不成?“玉娇,我要亲自检查这个战甲!”刀狂生冷喝一声,身影一动,降临在拍卖席上。“刀狂生,你想干什么?”玉娇顿时紧张起来,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娇喝道:“这里是玉家拍卖场,你难道想抢东西不成?”“抢东西?”刀狂生魁梧的身影颤了一下,冷笑道:“风雪战甲是玄奇皇子的东西,无故出现在玉家拍卖场,是玉家要给太子殿下一个解释!”玉娇心头猛然一沉,她知道,玄嚣太子和玄奇皇子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如果风雪战甲这件事不能给出一个圆满的解释,玄嚣太子怕是不会罢手,玉家也极有可能因此受到打击。自从替刀狂生提亲遭拒,玄嚣一直在找机会打压玉家,若是因为一个战甲被玄嚣抓住把柄,玉家就要栽大跟头了。这时,拍卖大厅周围涌出许多黑衣武者,都是玉家的暗卫。但他们不敢动手,刀狂生毕竟是太子的人,不能得罪。“解释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拍卖大厅之上,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旋即一道身影冲天而起,凌空跃出,踏上拍卖席,恰到好处地挡在玉娇和刀狂生之间。“聂天!”玉娇看到面前的身影,目光不由得一紧。聂天全身涌出激荡的剑意,剑势如虹,竟是逼得刀狂生连连后退。“嗯?”刀狂生感受到空中的剑意,目光一凝,旋即也释放出刀势,刀意在空中绽放,锋锐到了极致,铺天盖地压过来。“轰!轰!轰!”空中响起猛烈的炸响,剑与刀的激烈对撞。聂天和刀狂生同时后退数步,竟是不相上下。聂天的剑意很强,但他只是剑势境界。刀狂生刀意弱了一些,但他却是刀之灵境界,比聂天高一个境界。“嗯?”刀狂生眼神难掩惊诧,对方明明只是天衍二重实力,剑势境界,为什么能和他正面对拼?人群被拍卖席上的一幕惊呆了,谁都没有想到,聂天正面对上刀狂生,竟然完全不吃亏!“刀狂生,你不要太放肆,这里是玉家拍卖场,不是太子府!”玉娇此时也怒了,冷冷斥道。刀狂生目光一凝,冷笑道:“玉娇,只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告诉我风雪战甲从何而来,我这就下去。”“玉家拍卖场只负责拍卖,不会透露卖家的信息!”玉娇冷然相对,变得强势起来。“是我!”但她话音刚刚落下,聂天却是上前一步,目光肃杀地盯着刀狂生,冷漠说道:“拍卖风雪战甲的人是我,有什么问题吗?”玉娇猛然一愣,不知道聂天要干什么。“你!”刀狂生瞪圆了眼睛,眼中杀意凌然,寒声道:“风雪战甲是玄奇皇子的东西,怎么会在你手上?”人群也都愣住了,目光聚焦在聂天身上。玄奇皇子的东西,却到了聂天手上,难道后者对前者做了什么吗?“你说风雪战甲是玄奇皇子的,我就一定要相信吗?”聂天面色平静,淡淡一笑,说道:“我现在就告诉你,风雪战甲是我的东西,跟什么玄奇皇子,没有任何关系!”刀狂生面目扭曲,全身释放出可怕的战意,冷声喝道:“风雪战甲是玄奇皇子委托火甲大师炼制,天下只此一件,你从哪里得到风雪战甲?”“只此一件?”聂天冷笑一声,旋即目光看向火甲所在的贵宾室,朗声道:“风雪战甲是火甲大师送给我的礼物,你若是不信,我可以让火甲大师亲自作证。”“让火甲大师亲自作证?”人群目光剧烈一颤,纷纷不可思议地望着贵宾室所在。贵宾室之中,火甲端坐着,脸色微微有些难看。“老师,这小子是什么人,怎么胡乱咬人?”火甲身后的白洛眉头皱紧,忍不住问道。火甲微微摇头,随即苦笑一声,喃喃道:“这小家伙真是难缠,净给我老头子出难题啊。”说着,火甲站起来,缓缓走出贵宾室。“真的是火甲大师,他出来了!”人群看清楚火甲的面容,几乎沸腾起来。玉娇也在此时愣住了,脸色震撼不已,火甲竟然真的出来了,难道他要给聂天证明吗?“火甲大师,风雪战甲是玄奇皇子半年前委托您炼制,当时您就炼制一件,我没有记错吧?”刀狂生望着火甲,表现的毕恭毕敬,不敢有半点张狂。“嗯。”火甲点了点头,笑道:“老夫当时的确只炼制了一件风雪战甲。”“臭小子,我就知道你在胡说!”火甲话一落,刀狂生便凶相毕露,恨不得将聂天直接撕碎。“咳咳!”然而这时,火甲却是干咳两声,继续说道:“不过后来我又炼制了一件风雪战甲,送给了聂天小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