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034.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69章 血玉玄沙
    “只出一招!”人群听到玄嚣太子的话,目光剧烈一颤,这才明白,玄嚣的凶狠果然名不虚传。玄嚣是谁?须弥世界九妖第二,乃是整个须弥世界天赋最巅峰的十九人之一!而聂天呢?在杀云游废云纵之前,根本就是默默无闻之辈。而且聂天也太年轻了,还不到二十岁。玄嚣太子和聂天,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听到玄嚣的回答,火甲脸色微微僵硬一下,旋即冷冷说道:“太子殿下,你还真是给我老头子面子。只出一招,这话说得真好听。”“太子殿下是天人二重实力,聂天只是天衍二重实力,你们两人实力相差整整一个大境界。以太子的实力,倾力一招,恐怕就是天人一重武者也接不下吧,更何况一个天衍二重武者!”火甲说到最后,脸色已是极度难堪。他没有想到,玄嚣居然嚣张到这种地步,连他的面子都不给。他亲自为聂天揽下云家的事,玄嚣却依旧死不罢手,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老脸!人群以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玄嚣,后者分明就是一定要聂天的命。“皇兄,你还真是大度,佩服!”一旁的玄丘,瞥了玄嚣一眼,阴阳怪气地讽刺道。玄嚣根本不理会玄丘的嘲讽,眼神死死盯着聂天,释放着凌冽的杀意。不知道为什么,玄嚣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如果今天不杀掉聂天,后者日后一定会成为他的劲敌。玄嚣感觉到聂天体内潜藏着一股十分诡异的力量,这种力量甚至让他感觉到莫名的忌惮。这个时候,人群的目光渐渐转移到聂天身上,看他如何回应。聂天脸色平静如常,眼神之中没有半点波澜,似乎他根本没有把玄嚣放在眼里。“一招吗?”突兀地,聂天笑了一声,说道:“既然太子殿下兴致这么高,我又岂能扫兴,我陪你玩。”淡淡的声音落下,却带着极致的嘲讽之意。“嘶!”聂天的话让人群目光一凝,齐齐倒吸一口凉气,脊背上全是冷汗。聂天居然答应接玄嚣一招,而且答应得如此坦然,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玄嚣实力比他高一个大境界,别说一招,就是半招也接不下。既然火甲已经出面了,必会力争到底,就算玄嚣再张狂,也必然不敢和火甲翻脸。如果聂天闷声不说话,保一条命绝对没问题。在所有人看来,聂天答应玄嚣的一招,纯属是自己作死。“聂天!”“聂天大哥!”听到聂天答应,火甲和玄妙妙同时惊叫出声。“放心,我有分寸。”聂天微微一笑,神情淡然。如果此时让他和玄嚣一决生死,或许太过勉强,但若是只接对方一招,聂天有十成十的把握。甚至,他还想一招秒杀玄嚣呢!“有分寸?”人群愕然一愣,旋即目光之中却尽是轻蔑,一个天衍二重武者接一个天人二重武者一招,能有什么分寸?作死的分寸!聂天也不去管人群的反应,脚下踏出一步,目光灼灼地盯着玄嚣。火甲脸色难堪至极,事已至此,无法挽回,他只能寄希望于奇迹了。反正以他的阅历,从来没有见到天衍二重武者接下天人二重武者一招。天人境武者的天人领域太可怕了,根本不是天衍境武者能够阻挡。聂天和玄嚣,两道身影,来到公会大厅之外的巨大广场之上。“聂天,这是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本太子。”玄嚣嘴角突兀地扬起,冷冽的杀意涌动于眼神之间,全身的杀机凝聚成实质,向着聂天笼罩过来。聂天根本不惧这杀机,傲立原地,眼神睥睨,身影似剑,坚如磐石。就在这个时候,玄嚣魁梧的身躯微微一晃,体内元脉疯狂运转起来,一股无形的威压弥漫开,笼罩周围数百米之内的空间。人群感受到可怕的压迫之力,纷纷后退。“天人领域!”火甲身影也退开,脸色不由得僵硬起来,心中暗颤,他没想到,玄嚣不仅霸道,而且无耻,对一个天衍境武者使用天人领域,这是在以势压人。“聂天大哥。”玄妙妙双目颤抖,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中酝酿,缓缓流下。“太子殿下太过分了吧。居然使用天人领域,他分明是要聂天死啊。”人群目光灼热,有人低声议论。四大家族的人,有人喜有人忧。玉娇盯着聂天,神情十分复杂,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直觉,聂天能够接下玄嚣一招!“臭小子,准备受死吧。”玄嚣天人领域展开,嘴角扯起冰凉的笑意,在这数百米空间之内,他就是霸主,主宰一切。聂天想要在天人领域之中运转元脉都难,更不用说反抗了。天人领域对天人境以下的武者有绝对的压制,没有通天的手段,绝对破不开。聂天感受到来自空间的无形压迫,竟让他喘不过气来。“天人领域,果然变态。”聂天心中苦笑一声,脸色虽然有些微微难看,但却依旧保持着平静,眼中的坚定,始终不变。玄嚣一步跨出,全身的气势暴涨起来,天人领域的压迫到了极致,所有人都感受到压抑在胸口的激荡。在这一刻,所有人瞪大了眼睛,人们知道,玄嚣要出招了。“死!”下一刻,一声狂怒的暴喝声响起,玄嚣一掌拍出,虚空之中竟是出现黑色的沙子,茫茫无尽,在空中凝成一张巨手,抓向聂天。黑沙巨手释放着强大的毁灭气息,其中甚至有丝丝鲜血涌动,十分诡异。“血玉玄沙!”看到这一幕,火甲的瞳孔骤然睁大,大骂一声:“混蛋,你居然连血脉之力都用上!”血玉玄沙,正是玄家的血脉之力!火甲万万没有想到,玄嚣竟然无耻到这种地步,对付一个天衍境武者,不仅使用天人领域,甚至连血脉之力也用上。他这一招,不遗余力,根本就是要一击必杀!人群心头暗颤,玄嚣既然使用了血脉之力,聂天断无半点生机,人们脑海中似乎已经出现聂天被碾为肉泥的惨景。而就在这一刻,聂天突然抬起头,双眸闪烁一下,一股无形的精神威慑,直接锁定玄嚣。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