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059.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94章 银发武者
    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聂天的预料。他没想到,陌北冥性情如此暴躁,根本就是什么都不管,上来就是一阵狂轰滥炸,最后居然连玄嚣都被他直接重伤了。陌北冥这个性格,聂天喜欢。另外一点,聂天没有想到,玄月皇帝竟然亲自出现,看来这场大戏还得继续演下去。这个时候,聂天神识铺展开,随即嘴角扬起,淡淡一笑,心中说道:“十九殿下,你果然在这里。”太子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玄丘这个十分“关系”太子的人怎么可能不来看好戏。聂天身影一动,来到玄丘身边。“聂天。”玄丘察觉到聂天来到,不由得一愣。“十九殿下,你看起来有点遗憾啊。”聂天看着玄丘,玩味笑道。玄丘眼神灼热,但却有些不甘,明显是在可惜,陌北冥刚才一掌没有将玄嚣杀掉。他更不开心的是,玄月皇帝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如此一来,玄嚣的命就保住了。玄丘扪心自问,如果是他的丘王府出事,玄月皇帝会亲自赶到吗?无意识中,玄丘总会拿玄嚣和他自己比。“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玄丘看到聂天眼神怪异,目光随即一颤,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得,玄嚣遭受眼前的莫名之灾,和聂天有关!“嗯。”聂天淡淡点头,也不跟玄丘解释太多,而是说道:“十九殿下,你若想彻底除掉玄嚣,就要跟我演一场戏。”“你说!”玄丘听到聂天的话,目光一亮,明显来了兴趣。只要能除掉玄嚣,让他干什么都行。“玄嚣我儿!”虚空之中,玄天罗抱着玄嚣,突然感知到后者的元脉元灵都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包裹,似乎封锁起来,心中大痛,恨自己没有早来一会儿。“玄天罗,好久不见。”这个时候,陌北冥上前一步,并没有因为玄天罗的到来而慌张,反而是一脸玩味地看着对方。“陌北冥!”玄天罗猛然抬头,目光锁定陌北冥,神情之中压抑着愤怒,沉沉开口:“我玄家与你素无冤仇,你为何对我儿下此毒手?”“素无冤仇?”陌北冥冷冷一笑,说道:“在昨晚之前,本座的确与你玄家相处甚好。可惜就在昨晚,玄嚣太子派人到我的血死场中大闹,不仅杀了我血死场无数护卫,甚至连我儿陌忧殇都差点死在那人手上。”“更为可气的是,那人放走了血死场所有的奴隶!”“本座今日前来向玄嚣讨个说法,他却迟迟不肯出来见我,本座对他出手,实属无奈。”冷冷的声音落下,立即在人群之中掀起轩然大波。很多人都知道血死场的存在,也都知道那里是皇城禁地,一般人都不敢进。但众人万万没想到,玄嚣太子竟会派人大闹血死场,而且还成功了,若是不然,陌北冥也不至于如此生气。“聂天,是你……”玄丘听到陌北冥的话,一脸诧异地看着聂天。毫无疑问,陌北冥口中所说的那个大闹血死场的人,就是聂天!“就当我嫁祸给玄嚣吧。”聂天当然知道玄丘在想什么,淡淡一笑,叮嘱道:“十九殿下,一定要记住,务必配合我。”“嗯。”玄丘点了点头,他总感觉,自从认识聂天之后,他一直在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你放屁!”陌北冥的话说完,玄天罗却是根本不信,怒吼道:“玄嚣与血死场并无恩怨,他为什么派人大闹血死场?陌北冥,你不要以为你是北冥王,就可以随意诬陷我儿!”“诬陷?”陌北冥冷冷一笑,随即扔出一块令牌,冷冷说道:“这块令牌就是昨晚那人留下!”“太子令!”玄天罗接过令牌,定睛一看,的确是玄嚣的太子令!“玄天罗,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陌北冥冰冷一笑,说道:“那人叫聂天,是一个银发武者。他大闹了血死场,放走了奴隶,打伤了我儿,本座今天一定要将他带走!”“聂天?”玄天罗微微一愣,他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既然能得到玄嚣的太子令,必是和玄嚣走得非常近的人。“太子府的人,出来!”玄天罗怒吼一声,他一定要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帝陛下,不用喊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平淡的声音响起,旋即一道身影出现在虚空之中,一脸淡然,正是聂天!“银发武者!”陌北冥和月华看到聂天一头银发,脸色唰地一沉,齐声惊呼!两个人在一瞬间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大闹血死场的人竟然如此年轻,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更为诡异的是,聂天的实力竟然只有天衍四重!一个天衍四重武者,杀了那么多血死场护卫,甚至连陌忧殇都差点死在他手上。这可能吗?陌北冥和月华想不明白,无法想象聂天是如何做到的。这个时候,人群看清楚聂天的面孔,目光剧烈颤抖,很多人已经认出他来,纷纷议论。“是聂天!”“对,就是他!他昨天在炼器会和玄嚣太子动手了,他会是玄嚣太子的人吗?”“好奇怪,他和玄嚣太子不是对手吗?”聂天微微摇头,也不去管人群的议论,而是一脸平淡地看着陌北冥和月华,平静说道:“你们要找的人就是我。”他的声音很平静,唠家常一般,但却透着一股令人心悸的淡然。“聂天,是你伤了我儿!”陌北冥看到聂天出现,全身怒火勃然升起,一股狂暴的气势绽放开,向着聂天铺天盖地的压过来。聂天身躯微微一颤,神轮之剑开启,直接荡开陌北冥的气势压迫。陌北冥虽然是天人五重修为,实力比聂天高出一个大境界还多,但他想以气势压迫重创聂天,根本不可能!“陌北冥,你不要太过嚣张!”这个时候,玄天罗上前一步,挡在聂天和陌北冥之间,冷冷说道:“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谁也不能动此人!”聂天微微有些意外,没想到玄天罗还会站出来保护他。玄天罗说完,目光转向聂天,神情却是冰冷至极,冷漠道:“告诉孤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