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063.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798章 玄月老祖
    “你是什么人?”陌北冥站在虚空之中,神情错愕地看着玄夜,眼神之中难掩惊恐。他能感觉出来,刚才对方的一掌,收敛了实力,否则他此刻不可能安安稳稳地站在这里。陌北冥没有想到,玄月帝国竟还有比玄天罗更强的人。“你是新的北冥王?”玄夜目光闪烁着精芒,冷漠问道。“是又如何?”陌北冥被玄夜盯着,感觉就像是小羊崽落进了狼窝里,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你这个北冥王,比鬼十郎更加不要脸。”玄夜微微摇头,嘲讽说道:“你和聂天已经约定好,一招定胜负。刚才的一招,你被击退,是你输了。既然输了,那就要认!然而你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出手,实在是给天魔教丢脸!”“我……”陌北冥老脸一红,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面前的老者,似乎对天魔教颇为熟悉,竟然知道上一任北冥王,鬼十郎!“你究竟是什么人?”陌北冥勉强冷静一下,再度开口。玄夜冷冷一笑,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须离开玄月帝国。至于血死场,关了吧。”淡淡的声音落下,却带着不容违逆的霸道。陌北冥愣在原地,脸色阴沉得滴水,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着。既然玄夜敢这么说,就不怕天魔教的报复。这一次,陌北冥要栽大跟头了。“血死场的事情,我会去跟鬼十郎说。你现在离开吧。”玄夜淡淡说着,目光之中却是含着令人窒息的压迫。陌北冥全身颤抖着,聂天还没有死,若是就此离开,他心中实在不甘!“老师,我们走吧。”这个时候,月华走上来,低声说道。“嗯?”玄夜看到月华的一刻,目光不由得一滞,问道:“你是月家的人?”“嗯。”月华点了点头,古怪地看了一眼玄夜。玄夜看着月华,神情却是渐渐变得复杂,许久之后,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道:“月如霜她,还好吗?”“你认识教主?”月华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老者竟然能说出天魔教教主的名讳。“劳烦你回去之后告诉月如霜,玄夜近期之内,必会拜访天魔教。”玄夜目光微微地颤抖着,在他喊出月如霜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心同样在颤抖。“是。”月华微微点头,态度带着几分恭敬。看玄夜的样子,似乎是月如霜的故友。“告辞!”陌北冥看了玄夜一眼,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冷冷说了一句,随即阴毒的目光在聂天身上扫过,身影一动,直接消失。“晚辈告辞。”月华恭敬地说了一声,随即也离开。玄夜目光扫视地面的人群,眼神似乎有些疲惫,微微摆手,道:“散了吧。”他的话落下,人群不敢耽搁,很快一哄而散。“老祖。”玄天罗和玄丘来到玄夜身边,两人向后者恭敬行礼,毕恭毕敬。“天罗,把玄嚣交给我吧。”玄夜沉沉点头,从玄天罗手中接过尚在昏迷之中的玄嚣,随即目光颤动一下,竟是说道:“从今天开始,玄嚣不再是玄月帝国的太子。太子之位,由玄丘来当吧。”玄天罗和玄丘同时一愣,一时反应不过来。“玄丘多谢老祖!”足足愣住数秒钟,玄丘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跪谢,一脸郑重道:“玄丘一定不会辜负老祖期望!”玄夜点头一笑,也不去多说什么,然后目光转向聂天,说道:“聂天,我们谈谈吧。”“好啊。”聂天似乎早有预料,淡淡一笑,十分平静。聂天现在暴露的太多了,尤其是灵龙戒的事情,必会引起玄夜的关注。片刻之后,聂天和玄夜来到皇城之外的一处隐秘之所。“玄先生,有话请说吧。”聂天也不客气,淡淡说道。“聂天。”玄夜目光打量着聂天,嘴角扯起古怪的笑意,说道:“玄嚣变成现在的样子,都是你一手造成。我知道,玄嚣和玄丘根本没有联合在一起。玄嚣也没有让你去血死场,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一人做下,玄嚣不过是你的替罪羔羊而已。我说的对吗?”“嗯?”聂天眉头微微一凝,他没想到,玄夜居然有如此城府,什么事情都猜出来了。“你不用紧张。”玄夜淡淡一笑,接着说道:“玄嚣的事情,我不会追究。玄嚣张狂,玄丘阴沉,如果要从两人之中选一个做玄月帝国的皇帝,我只能选玄丘。”聂天眼角扯了一下,这个玄夜的城府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似乎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得非常透彻。玄夜微微点头,脸上多了一抹肃然,眼神也更加压迫,说道:“玄丘要进入风云禁地,我不会阻拦,但我要你保证,一定要让他活着出来,而且一定要获得传承。”“玄先生,你这有点强人所难了吧。”聂天直视玄夜,并不闪避,淡淡说道:“我可以保护玄丘,但我不能保证他一定获得传承。或许风云禁地之内根本没有传承呢。”“聂天,你我都是聪明人。”玄夜嘴角冷冷一笑,说道:“我的这两个要求,是我的底限。如果你做不到,后果会很严重。我不在乎你的身份是什么,万魔龙渊也好,神武殿也罢。但是这里是圣光域,你人在这里,就一定要答应我的条件。”“哦?”聂天嘴角扬起,淡淡笑道:“看来今天我一定要答应你喽。”“你是聪明人,不会拒绝的。”玄夜沉沉一笑,旋即却是说道:“进入风云禁地的名额,我要留下两个。其他的人,由你来定。”说完之后,玄夜身影一动,直接带着玄嚣离开。“好城府的老狐狸!”聂天望着玄夜消失的方向,眼中闪过凌冽的精芒。“主人,这老家伙有点厉害哦。”混沌原棺之中,尸罗魔君也是嘿嘿一笑。玄夜的城府的确很深,至少重生以来,聂天从没有见过如此心机之人。看来以后和玄月皇室打交道,要务必小心了。“玄月帝国,天魔教,似乎这两个组织有些联系啊。”聂天嘴角突兀地扯起,眼神渐渐变得复杂起来,喃喃说道:“看来我要找一个人问清楚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