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162.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897章 天魔玄嚣
    突然发生的一幕,让聂天目光一紧,随即全身涌出一团赤红之光,正是火极赤天战甲,将乐珊笼罩起来。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嘭!”一声闷响,血雨利刃击在赤红战甲之上,直接崩碎,未能伤及乐珊分毫。“肖无情,你找死!”聂天上前一步,全身释放着恐怖的杀伐之气,一股恐怖的气势压迫过去。乐珊为肖无情求情,后者不思感激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杀乐珊,此种行径,与畜生何异。“杀了我吧!”肖无情一脸冷漠,冷冷说道。“肖无情,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聂天目光低沉,全身杀意凌冽。他和肖无情之间并没有大的冤仇,后者却屡次要杀他,这已经超出了聂天的忍耐限度。刚才若不是乐珊出现,肖无情早已是一具尸体。“杀了我吧!”肖无情再次怒吼一声,却是冷笑起来,说道:“你们杀了我,刀首大人一定会为我报仇,那时便是天剑阁灭阁之日。”“哼哼。”聂天冷笑两声,道:“拿葬刀会威胁我,你不觉得太幼稚了吗?”聂天从没将葬刀会放在眼里,不过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暗黑势力而已,跟当初凌玄天阁没有什么区别。“既然你不怕,尽管杀我就是。”肖无情一脸作死的样子,狂妄至极。聂天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转身看了乐珊一眼,问道:“杀不杀?”既然乐珊开口了,聂天当然愿意给她这个面子,肖无情的命,只在乐珊一念之间。乐珊愣了一下,大脑之中快速思考着。肖无情的事情,她已经从乐灵运口中听说了,当年的确是天剑阁做错了。正是乐灵运告诉她,若是有机会,便将肖无情带回天剑阁。其实说起来,乐珊还是肖无情的小师妹呢。看到一个天剑阁之人沦为杀人狂,乐珊的心里很不好受。“肖师兄,你走吧。”一番挣扎之后,乐珊沉沉开口。终于,她还是狠不下心。“哼!”肖无情一双血色眸子盯着乐珊,眼中没有半点感激,只有无穷的愤恨,甚至是杀意,冷笑道:“天剑阁的大小姐,你放我离开,这将是你这辈子做出的最大错事。因为有朝一日,我一定会踏平天剑阁!”张狂的声音响彻在虚空之中,肖无情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乐珊,你没事吧?”聂天微微摇头,心软是女孩子的天性,尤其是乐珊这种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让她来决定一个和自己有着千丝万缕联系之人的生死,的确有些残酷。不过既然他让乐珊做决定,那么后者做出任何决定,他都不会反对。肖无情对聂天而言已经不是威胁,但是对天剑阁,始终是个棘手的问题。“我们走吧。”聂天说了一声,不再耽搁,向着炼丹师公会狂奔而去。片刻之后,他来到炼丹师公会,看到的却是和炼器师公会一样,整个公会被夷为一片废墟。“天魔教,简直就是疯子!”聂天全身血气升腾起来,沉沉怒吼!天魔教太嚣张了,居然须弥世界最庞大的两大公会都敢得罪,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玄月帝国的炼丹师公会和炼器师公会不过是分支而已,只要圣光天朝的主会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天魔教必然难逃被灭的厄运!天魔教如此滥杀无辜,到底想干什么?“老大,我们怎么办?”金大宝知道若雨千叶在炼丹师公会,也知道后者对聂天的重要性,沉沉问道。“先去皇宫!”聂天目光之中杀意凌凌,准备先去皇宫。若是皇宫之中找不到若雨千叶,他就杀上天魔宫!此时已经是夜晚,夜色沉沉,寒星无几。数道身影向着皇宫方向狂奔而去。同一时刻,皇宫大殿之上,一场惨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着。两道身影浮动着皇宫上空,气势极强,相互对峙。这两道身影都不陌生,一个是玄丘,另一个则是陌北冥。“玄丘皇子,实在想不到,你居然能从风云禁地走出来。”陌北冥冷冷开口,言语之中带着**裸的挑衅。“我父皇呢?”玄丘全身弥漫这血雨玄沙,空间之中涌动着可怕的血腥气息。“玄天罗吗?”陌北冥再次冷笑,道:“他现在被囚禁在天魔宫,你不会幼稚地以为教主大人还会让他继续做皇帝吧?”“天魔宫,在哪?”玄丘嘶哑着声音咆哮,极致的愤怒让他几乎丧失理智。老祖身死,玄月亡国,玄家被灭,这些事情好似一道道惊雷,轰击在他心上。“天魔宫是我教圣地,岂能随意告诉别人。”陌北冥挑眉一笑,眼神之中却是多出一抹玩味的神色,说道:“玄丘皇子,本座给你带了一位亲人,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他?”说完,陌北冥声音陡然提高,喊道:“忧殇,把天魔怪放出来!”“是!”陌忧殇的声音响起,随即虚空之中出现一个铁笼,笼中竟是囚禁着一个人!笼中之人,身躯比常人高大许多,大约有两米多高,面孔竟是七分像人,三分像兽,全身的肌肉隆起,好似一块块的肉瘤,血腥刺目。“天魔怪,杀了他!”陌忧殇身影出现,降落在铁笼之上,嘴角扯起玩味的笑意。“吼――!”笼中之人怒吼一声,直接冲出铁笼,身影闪烁一下,如一座山岳一般,落在玄丘面前。玄丘感受到一股强悍的气势压迫,竟让他呼吸变得困难。眼前怪物的实力竟然是天人五重,全身气势似乎比陌北冥还要强悍!“嗯?”但是下一刻,玄丘却从怪物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让他整个人莫名一颤,双瞳猛然一缩,旋即露出难以掩饰的惊恐。“你……”玄丘望着眼前的怪物,声音竟然哽咽起来,颤抖着开口:“你,你是玄嚣?”玄丘感知着眼前怪物的气息,仔细地辨认后者的面孔,终于确定下来,眼前之人,正是当初的,玄嚣太子!“大哥!”玄丘嚎啕一声,神情哀痛至极,他万万没有想到,玄嚣竟然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他和玄嚣是不和,但不管怎么样,两人始终是兄弟,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