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165.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900章 天魔副教
    聂天看出陌北冥并没有说谎,但他仍然不放心,说道:“带我去!”陌北冥毕竟是老狐狸,天魔宫如果真的在天剑山,也必然是在十分隐蔽的地方,很难找到。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就像之前的血死场,若是没有人带领,聂天很难找到。“带你去?”陌北冥眼神颤抖起来,变得更加惊慌,竟是说道:“我只知道天魔宫在天剑山上,并不知道天魔宫具体所在。”“放屁!”聂天目光一沉,怒喝道:“你是天魔教四王之一,怎么可能不知道天魔宫所在?”陌北冥的身份聂天早就知道,在天魔教的地位仅次于教主月如霜和两位副教。要说他不知道天魔宫所在,那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聂天大人,我真的不知道天魔宫在哪里。”陌北冥哭丧着脸,嘶哑着声音说道:“我的确去过天魔宫,但每次都是教主大人派人来找我,进入天魔宫的时候,我的神识会被封锁,根本不可能记得进入的路。”“竟是这样!”聂天阴冷的目光在陌北冥身上扫过,后者十分惊恐,不可能在说谎。没想到月如霜如此谨慎,天魔宫完全就是一处秘地,连天魔四王之一的陌北冥都不知道,外人就更不可能知道了。怪不得月如霜连炼丹师公会和炼器师公会的人都敢杀,原来她有一个十分隐蔽的藏身之所。天魔教攻下玄月皇城之后,月如霜并没有留在皇城之中,而是返回天魔宫。这无疑说明,她根本没有接手玄月帝国的打算,只是为了纯粹的报仇而已。“月如霜,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怎样的人物?”聂天心头喃喃说着,眼神之中流露出浓烈的杀意。从月如霜利用玄嚣杀掉玄家之人来看,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魔头,手段之狠毒,实为罕见。“陌北冥,如果你只告诉我这些,可不足以保下陌忧殇的命。”聂天目光突然一寒,冷冷开口。陌北冥身为天魔四王之一,又是一只老狐狸,肯定还知道其他的东西,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听到聂天的话,陌北冥身躯一颤,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脊背都是冰凉的。“你还想知道什么?”勉强冷静了一下,陌北冥颤抖这开口。“我想知道一些天魔教的信息,我想以你的身份,肯定知道不少人,都说出来吧。”聂天嘴角挂着冷冽的笑,全身的雷霆之力看似平静,实则狂暴。只要陌北冥的回答让他不满意,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陌忧殇灭杀。陌北冥看着聂天,这个时候他才知道,眼前的少年比他想象得要恐怖得多。“好!”心里一狠,陌北冥沉沉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但我要你保证,放了我儿子。”“行啊。”聂天淡淡一笑,说道:“只要你说的东西让我感兴趣,我可以不杀陌忧殇。”“嗯。”陌北冥沉沉点头,随即传声给聂天,说出四个名字:“云霸,陈浩宇,洪权,王依平。”“这四人是谁?”聂天眉头微微一皱,寒声问道。陌北冥脸色低沉,透着一抹阴狠,因为他知道,一旦将这四个人身份说出来,几乎等于是背叛了天魔教。犹豫了片刻,陌北冥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陌忧殇,最终还是传声给聂天,说道:“云霸,表面身份是玄月城四大家族云家族长,真实身份是天魔教的南霸王。”“嗯?”聂天听到陌北冥的话,目光不由得一沉,他刚才就觉得云霸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没想到竟是云家家主。这个时候聂天反应过来,怪不得天魔教能够轻而易举地拿下玄月皇城,或许月如霜从头到尾都没有出手。按照常理而言,就算玄夜死了,玄月帝国也有一战之力,只要月如霜不出手,玄月帝国至少能坚持数月时间。可惜,玄月帝国数天之内被灭,这肯定跟云霸有关。有云霸这个内应,天魔教攻陷皇城就容易多了。其实想想也对,天魔教经营这么多年,有云霸这个内应,也是正常。“继续说。”聂天看了陌北冥一寒,沉沉开口,他想看看,是不是其他三人也有另外的身份。陌北冥喉咙滚动一下,传声说道:“陈浩宇,表面上是绝天宗副宗主,真实身份是天魔教西宇王;洪权是天魔教的东权王,此人我只见过几次,他一直驻守天魔宫,是教主的亲卫。”“嗯。”聂天点点头,对陌北冥的话并不惊讶,只是有些奇怪,天魔教的爪牙都伸到绝天宗了。“还有最后一人。”陌北冥顿了一下,目光忍不住闪烁了一下,说道:“王依平,此人是天魔教两大副教之一。”“只是如此吗?”聂天目光一凝,陌北冥明显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如果王依平只是天魔教副教主,陌北冥不会这么紧张。“他……”陌北冥迟疑一下,最终还是传声,道:“他还有另一个身份,天剑阁副阁主!”“天剑阁副阁主?”聂天眉头一紧,差点失声叫了出来。这个消息倒是他没有想到的,大大出乎他的预料。“该不会……”聂天突然想到什么,转身看向乐珊,问道:“天剑阁有几个副阁主?”“一,一个啊。”乐珊愣了一下,她当然听不到聂天和陌北冥在说什么,非常奇怪聂天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真的是他!”聂天双瞳微微一缩,看来陌北冥口中所说的王依平,就是荀海曾经提起的天剑阁副阁主。那两位血屠尊主,也就是这位副阁主的两个儿子,可是死在了聂天的手上。这个时候,聂天也明白过来,为什么天魔宫在天剑山上,天剑阁的人却不知情,肯定是这位副阁主隐瞒了一切。“天魔教,这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聂天嘴角缓缓扬起,眼神渐渐变得复杂起来。看到聂天这副表情,陌北冥目光颤抖一下,小心翼翼地说道:“聂天大人,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已经说了。现在可以把我儿子放了吧。”“放了?”聂天冷笑一声,说道:“我当然可以放了他。”冰冷的声音落下,聂天手臂一扬,直接将陌忧殇扔过去。然而几乎在同一时刻,一道恐怖的剑意突然激射而出,直接轰在陌忧殇身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