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370.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89章 铺好大网
    第1089章 铺好大网大堂之上,韩凌看着聂天,足足十几秒钟之后,僵硬的脸上才有了表情,但依旧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突兀地,他看向离夜,似乎是在向后者确定,这不是一个玩笑?“他就是我的老师,你的师公,昔日的天界第一战神,聂天!”离夜重重点头,给出韩凌最肯定的回答。韩凌还是一脸错愕,使劲看着聂天,似乎想寻找一丝证据。聂天淡淡笑了一身,说道:“你小时候来战神殿,偷吃了一枚九阶灵丹,我用剑意帮你化解了灵丹的强大药力。”听到聂天的话,韩凌愕然一愣,随即双瞳骤然睁大,这件事他记得非常清楚,只有他和聂天两人知道,连父亲韩飞都不知道。“师公!”终于,韩凌反应过来,相信眼前的人就是聂天,一下跪在地上,激动不已。聂天上前一步,将他扶起来,笑道:“看到你没事,我真的很开心。”面对一个一百对的徒孙,聂天真是有些不适应。片刻之后,三人都平静下来。韩凌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原来他当年被无极剑圣莫千钧所救,后来莫千钧将他留在身边,而且收为弟子。当时离夜也被莫千钧救下,只是后来莫千钧将离夜送到须弥世界去了。离夜离开的时候,韩凌已经十四五岁了,所以记得离夜的样子,一眼认出离夜。“你是莫千钧的弟子?”聂天微微一愣,这倒是他想不到的,随即笑了一声,道:“以后不要叫我师公了,叫先生或者大人吧。”既然韩凌已经是莫千钧的弟子,若是还喊聂天师公的话,那就太占莫千钧的便宜了。韩凌想了一下,当然明白聂天的意思,微微点头。“韩凌,既然你是莫兄的弟子,那跟你一起来的黄衣少爷,也是莫兄的弟子吗?”聂天突然想到,之前韩凌称呼那黄衣少年师弟,不由得问道。“嗯,他叫普飞凡,是老师的关门弟子。”韩凌点了点头,说道:“小师弟的剑道天赋非常高,是老师最疼爱的弟子。不过他太年幼了,心性高傲。这次随我来须弥世界,老师就是想磨磨他的锐气。”聂天赞许地点头,说道:“十二岁便有天人一重实力,剑势境界,这份天资确实很高。莫千钧收了个好徒弟啊。不过这么小的年纪,有锐气是好事,何必打磨呢。”如果聂天是普飞凡的老师,一定不会过早地打磨后者的锐气,先让他狂几年再说,磨砺心性的事情,最好在十五岁之后。不过莫千钧这个人稳重,教徒的方式不同,所以便会提前打磨普飞凡的心性。若是换了九千盛的话,这家伙是个性急如火的人,不仅不会磨砺普飞凡,而且还会鼓励后者,越狂越好。聂天,莫千钧,九千盛,三人都是剑道巅峰强者,但三人性格迥异,所以教徒的方式也就不同,这其中并无好坏之分,最多就是是否适合而已。既然普飞凡是莫千钧的弟子,聂天当然不会多问。“刚才的重剑少年也很不错,如果他在天界的话,一定远比普师弟厉害。”韩凌点头说道,显然指的是端木路。聂天淡淡一笑,并不多说什么。普飞凡剑道天资甚高,但端木路也不差,只是因为生在了三千小世界,所以现在的实力相对比较弱。如果端木路出生在天界神域,此时的实力极有可能已经是天帝境,剑道境界也绝对不止剑势。“韩凌,你突然来到,是莫大人让你来的吗?”这个时候,离夜突然问道。天界之中,莫千钧是唯一一个知道离夜在须弥世界圣光域的人。“啊!”韩凌反应过来,不由得惊叫一声,旋即拿出一封信,递给离夜,道:“是老师让我来找你,让我把这封信交给你。”离夜接过信,直接拆开,看了一下,便递给聂天,后者看了信之后,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苦笑。“聂先生,老师心上说什么?”韩凌看到聂天这副反应,忍不住问道。聂天将信递给韩凌,却是自言自语道:“这么看来,我还活着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莫千钧的信是写给离夜的,心中说,他已经知道聂天没死,而且就在须弥世界,让离夜一定要找到聂天。既然莫千钧知道聂天没死,那么其他人也肯定知道了。之前出现的天界杀手,聂天虽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他基本确定,一定是洛晨昏派来的。莫千钧在信上还说,如果找到聂天,让他暂时不要回天界神域,因为洛晨昏已经准备好针对他了。“又是这个洛晨昏!他怎么知道聂先生还活着?”韩凌看完信,不由得目光低沉,眼中释放着可怕的怒火。他的父亲韩飞现在还被洛晨昏囚禁在天涯炼狱,他对洛晨昏恨意入骨。但是他的实力太弱了,根本无法救出韩飞。“老师,你想怎么办?”离夜顿了一下,看向聂天。“还能怎么办?”聂天淡淡一笑,嘴角扬起一抹冷冽笑意,说道:“洛晨昏既然已经铺开大网等着我了,我若是不去,岂不是浪费了他的一番苦心。天界神域,我一定要回去,而且马上就会回去!”洛晨昏手段残忍狠毒,但聂天岂是那种畏缩怕死的人,他的大仇还没报,若是直接被洛晨昏一个架势吓得退缩了,那他还报什么仇!离夜重重点头,他早就知道,聂天绝对不会因为莫千钧的一个提醒就不去天界神域,这不符合聂天的性格。“韩凌,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救出你父亲。”聂天看向韩凌,郑重说道。韩凌沉沉点头,神情之中压抑着巨大的愤怒,每一天,当让想到父亲在天涯炼狱之中受苦,那种心痛的感觉,让他无法承受。他曾经问过莫千钧,后者明明有救出韩飞的能力,为什么不动手。莫千钧每次都是神情凝重地告诉他,当年聂天的事情,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对了八叔。”这个时候,韩凌突然想到什么,手中出现一块赤红的令牌,递给离夜,道:“老师让我将这块令牌交给你,说你看到之后,便会明白。”“赤焰令!”望着韩凌手中的令牌,聂天和离夜同时失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