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371.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090章 惊天阴谋
    第1090章 惊天阴谋大堂上,聂天和离夜看到韩凌手中的赤红令牌,同时惊叫一声。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你们认识这令牌?”韩凌看到两人这般反应,不由得一愣。“这是赤焰魔宫的赤焰令。”聂天沉沉开口,眉头皱的很紧,有些想不明白,莫千钧手上怎么会有赤焰令,而他将这块令牌交给离夜,又是什么意思。赤焰魔宫是天界神域的一个魔族势力,在许久之前曾经入侵过晨昏神域,但后来被聂天打退,赤焰魔宫之主路魔图也被聂天重伤。自那之后,赤焰魔宫便消失了,路魔图也从此不见踪影。就是在赤焰魔宫入侵之后的一个月,洛晨昏便将洛紫烟许配给聂天,又过一个月,两人便完婚,而在新婚之夜,聂天便惨死在洛紫烟手中。在临死之前的一刻,聂天才知道,洛紫烟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借着与他亲近的机会,在他的身上种下了三大邪咒之一的锁魂恐咒。新婚之夜的那天,聂天身上的锁魂恐咒发作,无比反抗,最终被洛紫烟杀掉。也是在那一刻,聂天彻底明白,洛晨昏将洛紫烟许配给他,洛紫烟亲近他,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血淋淋的阴谋!想到这些,聂天神情动容,许久之后才缓和过来,他看向离夜,说道:“离夜,你可知道莫千钧将赤焰令给你,是什么意思?”离夜摇了摇头,随即将赤焰令递给聂天,说道:“老师,我觉得莫千钧大人的这块赤焰令,并非是给我的,而是给你的。”“给我的?”聂天接过赤焰令,微微一愣,旋即便明白了过来。莫千钧知道,离夜一定能找到聂天,所以赤焰令是想通过离夜之手,交到聂天手上。只是聂天也想不明白,莫千钧为什么要给自己赤焰令。难道赤焰令背后潜藏着什么秘密吗?聂天苦苦思索着,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唰地一变。突兀地,聂天脑海之中响起几句话。“聂天,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聂天,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洛晨昏一直在利用你而已,等到你被利用完的那一天,他就会杀了你!”这是当初聂天和赤焰魔宫之主路魔图大战之时,后者说过的话。当时聂天并没有在意,认为路魔图想要挑拨他和洛晨昏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想起来,似乎路魔图知道一些秘密。“路魔图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是什么意思?”聂天心头疑惑着,脸上的表情都纠结在一起。说起来,聂天的确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他是一个孤儿,从小跟着一个老者长大,那老者在他五岁的时候便去世了,他只记得那老者称呼他少主,其他的就没有任何印象了。后来他自己历练,一路摸爬滚打,一直到成为天界战神,剑道巅峰。这一路走来,聂天所经历的磨难,只有他自己知道。正是因为如此,他十分珍惜自己的一切,但最终却莫名其妙地死在了洛晨昏父女手上,实在令人无法接受。聂天曾经想过调查自己的身份,可惜他还没有开始呢,便陨落了。这一世他重生了,便一定要将自己的身份调查清楚,不管怎样,都要给自己一个交待!想起来这些事情,聂天心中渐渐明白过来,莫千钧将赤焰令交给他,似乎在暗示他,要想弄清楚当年的事情,就要去找赤焰魔宫。聂天自己也感觉出来,路魔图一定知道什么秘密。莫千钧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以赤焰令提醒聂天。想清楚这些,聂天眉头皱的更深,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前世的死,是一个惊天大阴谋,或许远比他猜想得要复杂。“赤焰魔宫当然是从东川神域出现的组织,而天荒不老也在东川神域,那我就先往东川神域。”聂天将赤焰令收起来,心中做出决定。这个时候,他看向韩凌,说道:“你们何时回天界神域?”韩凌目光闪烁一下,说道:“老师叮嘱我,将信和令牌交给八叔之后,便立即返回,绝对不能停留,而且他还让我们不要直接返回无极山,而是历练一番之后再回去。”聂天微微一笑,他当然明白莫千钧的意思,后者是怕有人发觉韩凌等人来过须弥世界。莫千钧的做事风格,突出一个字,沉稳!“好,你们这就回去吧。”聂天不让韩凌耽搁,让他们立即返回天界神域。“先生,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韩凌知道聂天也要去天界神域,而后者身上明显没有高阶时空卷轴,所以他以为后者会跟他们一起,但现在聂天并没有一起去的意思。“我会从另外的地方进入天界。”聂天淡淡一笑,然后便走出大堂。片刻之后,众人来到一处空旷之地。韩凌拿出时空灵阵卷轴,空间之中一阵动荡,一座大阵巍然形成。聂天感知了一下,正是八阶时空灵阵,足以破开须弥世界和天界神域之间的空间屏障了。韩凌和普飞凡踏入灵阵之中。“端木路,我在天界神域等着你,下次我们再战的时候,赢的人一定是我。”普飞凡目光灼灼地看着端木路,显然还在为之前的战败耿耿于怀,非常自信的说道。“那可不一定。”端木路淡淡回应一声,他和普飞凡似乎已经成了朋友。“聂天大人,八叔,诸位,我们走了。”韩凌站在灵阵滞洪,向众人告别,随即时空灵阵释放出一道刺目的白芒,直接将空间撕裂。刺眼白芒消失之后,韩凌和普飞凡的身影也跟着消失了。现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一脸震撼,天界的武者,果然非常恐怖。聂天望着虚空之上,却是喃喃一笑,眼中流露出的是炽热之意。“洛晨昏,你等着吧,我很快就会去天界神域。这一次,我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聂天心中喃喃说着,眼中闪过一抹凌冽寒芒。聂天重返天界神域,不仅要报前世之仇,也一定要把当年的事情查清楚。送走韩凌等人之后,聂天长长呼出一口浊气,准备先去看看聂雨柔,后者应该早就醒过来了。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