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690523.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182章 剑痕之辱
    第1182章 剑痕之辱聂天注意到韩凌脸上的剑痕,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在一个剑者脸上留下剑痕,这是对剑者极大的羞辱!“先生,我没事。这是我自己不小心划伤的。”韩凌下意识捂住脸上剑痕,紧张说道。“韩凌,告诉我,谁干的?”聂天当然不可能相信这样的解释,一名剑之魄境界的剑者会划伤自己的脸,鬼都不会相信这样。而且出剑之人很明显是在韩凌脸上剑痕之中融进了可怕的剑意,所以剑痕才会许久都没有消失,否则以韩凌的实力,这样的剑痕,瞬间就会愈合。此人在韩凌脸上留下剑痕,明显是要侮辱韩凌!“先生,我……”韩凌欲言又止,额头上都冒出了虚汗,说道:“是我自己技不如人。”聂天眉头皱的更深,转身看向普飞凡,问道:“普飞凡,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普飞凡看了韩凌一眼,最终还是说道:“师兄脸上的剑痕是观剑海的秦阳留下的!”“观剑海的人!”聂天目光一颤,沉沉道:“具体是怎么回事?”观剑海,和藏剑谷一样,乃是天界九大剑派之一。“师弟,我自己来说吧。”这个时候,韩凌摆摆手,情绪稳定许多,看向聂天,说道:“先生,我小时候曾和观剑海秦月小姐有婚约,本来我已经忘记这件事。”“但是上次我从须弥世界回来之后,却是偶遇秦月小姐,我们两人相互倾心。之后我回到无极山之后,老师知道了这件事,便让我去观剑海提亲。”“可是我去了观剑海,向观剑海剑首秦长奇大人说明来意。他们非但没有让我见到秦月小姐,而且逼着我和秦阳动手,我不是秦阳的对手,所以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说完这些,韩凌脸上反而轻松许多,叹息一声,道:“我和秦月姑娘始终是有缘无分,怨不得别人。”“秦阳是什么人?”聂天听完一切,脸色阴沉得快要滴水。韩凌和秦月的婚约,他知道,而且当年是观剑海剑首秦长奇主动提出来。当时的聂天如日中天,韩飞也是年轻一代的天才剑者。观剑海主动提出婚约,无非是想借助聂天的声望,提升观剑海在天界的地位。但是谁能想到,聂天后来却陨落了。所有跟聂天有关系的人都是避之唯恐不及。韩凌本来已经忘掉这个婚约,但是他却机缘之下遇到秦月,所以才又提出婚约。观剑海的人明显是看不起韩凌,所以不仅毁掉婚约,还羞辱韩凌。如果观剑海的人只是悔婚,聂天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毕竟他已经陨落了。但是观剑海的人却在韩凌脸上留下剑痕,给他造成奇耻大辱,这一点,聂天绝对不能接受!怪不得他再次见到韩凌,后者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了,情绪低落,意志消沉。“秦阳是秦月小姐的哥哥,他不仅打伤师兄,而且说,要不是看在老师的面子上,就会废掉师兄的剑道修为。他还骂师兄是一个废物,一百多岁了连天剑风云榜都没能上去。”普飞凡毕竟年幼,口无遮拦地说道。韩凌去观剑海的时候,普飞凡跟他一起去了,所以所有的事情都知道得很清楚。“师弟,不要说了!”韩凌低吼一声,脸色难堪至极,普飞凡的话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他的天赋的确不好,到了这个年纪,却只有天帝二重实力,剑道境界也只是剑之魄而已。这样的实力和天赋,不要说和普飞凡相比,就算是薛双庆都比他强太多。“普飞凡,秦阳还说了什么?”聂天一脸阴沉,表面上虽然平静,但是心头的血气却是狂涌不止。普飞凡看了韩凌一眼,小脸气愤地说道:“秦阳还说,师兄这一辈子都上不了天剑风云榜,如果师兄能上天剑风云榜,他就亲手把秦月小姐送到无极山,而且还给师兄磕头赔罪。”无极山,正是莫千钧所在的地方。“是吗?”聂天目光低沉,眼神之中闪烁着冷冽寒芒,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当初观剑海提出婚约的时候,可是没有说出这样的话。我是大树的时候,你就靠在我身上乘凉,大树倒了,你就和其他人一起踩压。这样的态度转变,实在令人无法容忍!恐怕若不是因为韩凌是莫千钧的弟子,观剑海的人还会直接废了他,甚至杀了他。秦阳不仅在韩凌脸上留下剑痕之辱,还讥讽他一辈子都上不了天剑风云榜,这对韩凌的打击是巨大的,甚至已经在他的心中留下了心魔。武者一旦有了武道心魔,实力想要再前进,那就难如登山。武道一途本就是逆水行舟,连前进的动力都没了,还怎么踏临高峰?“先生,是我无能,不怪其他人。”韩凌脸色失望至极,低头说道。“放屁!”聂天猛然暴吼一声,全身激荡起磅礴的气势,突然看向韩凌,沉沉吼道:“韩凌,抬起头来!”“先生,我……”韩凌突然感觉到一股狂暴的气势笼罩过来,让他不由得抬头,神情微微僵硬。“韩凌,你是韩飞的儿子,你不比任何人差!”聂天目光冷峻地看着韩凌,暴怒吼道:“你的父亲还被人囚禁在天涯炼狱,他每天忍受着炼魂之火的折磨,他在等着你去救他!如果你就此消沉下去,这是为人子应该做的吗?”韩凌看着聂天,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是秦阳把师兄害成这样,等到有一天我的实力足够强了,一定让他跪在师兄面前赔罪!”这个时候,普飞凡攥紧拳头,目光之中闪烁着怒火。“韩凌,你看到了吗?”聂天目光再次一沉,吼道:“普飞凡只是一个孩子,尚且知道报仇。你受人如此大辱,难道要不知进取,一直消沉下去吗?受到一点打击就消沉低迷,你怎配做一名剑者!”铿锵有力的声音落下,好似钢针一般扎在韩凌心头,让他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聂天说得没错,如果他韩凌就此消沉下去,真是愧为人子!如果他连报仇的心念都没有,又怎配做一名剑者!“我……”突兀地,韩凌握紧拳头,原本丧失信念的眼中闪烁出极致的愤怒,心中压抑许久的不满终于爆发出来,化作一声仰天咆哮:“我要报仇!”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