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744973.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183章 自取其辱
    第1183章 自取其辱树林之中,仰天的咆哮声响起,响彻在空间之中。 韩凌五官扭曲,面目狰狞可怖。“师兄,你没事吧?”普飞凡看到韩凌如此,吓得不轻,小脸紧张起来。早知道韩凌会变成这样,他就不跟聂天说这么多了。聂天却是笑了一声,道:“他没事,冷静下来就好了。”愤怒,比丧失斗志强得多!聂天刚才的话正是特意刺激韩凌,驱除后者心中的心魔。如果他不这么做,韩凌恐怕真的一辈子都上不了天剑风云榜了。虽然韩凌的天赋不强,正常情况下,想要登上天剑风云榜,的确很难。但是他遇到了聂天,便是一切皆有可能了。“韩凌,你放心吧。我一定让你登上天剑风云榜。”聂天嘴角扬起,心中冷笑:“我倒要看看,那个叫秦阳的家伙,怎么把妹妹送到无极山,又怎么给你磕头赔罪。”秦阳此人太狠毒了,若是他看不起韩凌,直接拒绝婚约就是,大可不必在后者脸上留下剑痕,又出言羞辱于后者。这件事莫千钧肯定知道,但是他也不好插手。毕竟都是晚辈之间的事情,他堂堂一个剑道巅峰强者,若是亲自去观剑海为韩凌讨公道,天界神域的人会怎么看他?莫千钧性子沉稳,考虑的事情比较多。若是换作九千盛或者龙傲天的话,才不会管这么多,你敢动我的弟子,我就灭了你的山门。九千盛是暴烈如火的性格,而莫千钧则是深沉似水。恐怕观剑海的人正是知晓这一点,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羞辱韩凌。莫千钧让韩凌和普飞凡去天荒山,恐怕也是想让韩凌换换环境,见识一下其他的剑道天才,或许能够消除武道心魔。“先生,多谢你指点,我已经想明白了。”这个时候,韩凌恢复了冷静,看着聂天,沉沉点头。“想明白就好。”聂天点头一笑,总算不枉他的一片苦心。“师兄,你已经好了吗?”普飞凡一脸欣喜,突然看了聂天一眼,小声嘀咕道:“这家伙还挺厉害的啊。”韩凌和普飞凡虽然是师兄弟,实则有父子之情。普飞凡自踏入无极山之后,便一直和韩凌在一起,同吃同住,情义深厚。看到韩凌恢复斗志,普飞凡心里非常开心。“我们走吧。”聂天微微点头,准备前往天荒山,若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见到观剑海的人呢。此时聂天真的很想亲自会一会观剑海剑首秦长奇,亲自告诉后者,他聂天又回来了!秦长奇若是知道聂天还活着,肯定会很惊讶吧。“哟呵!这不是那个姓韩的小子吗?”聂天等人还没走几步,这时高空之中突然想起一道刺耳的声音,带着极致的戏谑之意。“嗯?”聂天猛然抬头,冷冽的目光锁定高空之中的数道身影。“是观剑海的人!”普飞凡抬头看到那几个人,惊叫一声。聂天眉头再度一沉,嘴角扯起诡异笑意。刚才他还在念叨观剑海的人,没想到对方直接就出现了。“这姓韩的家伙真是不知羞耻,被少主在脸上留下了剑痕,竟然还敢跑出来丢人现眼。”高空之上,极度讽刺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刺耳的哄笑声。“是啊。少主的剑痕至少要半年才能消除,这家伙脸上带着剑痕就出来了,脸皮真是厚。我要是无极剑圣大人,有这样的弟子给我丢人,我一定亲手废了他。”另外一人嘿嘿一笑,说出的话难听极了。“徐波,是你!”韩凌听到这些人的话,眼神微微一沉,冷冷开口。高空之上的几个人,他都认识,之前他去观剑海的人,这几人亲眼见到他被秦阳击败羞辱。聂天目光扫过那几人,立即确定秦阳并不在其中。这几个人都是天帝二重实力,见到境界都是剑之魄,这样的实力太弱了,秦阳是秦长奇的儿子,观剑海的少主,实力绝对不止于此。“韩凌,你还知道本大爷的名讳啊。”这个时候,那几人身影直接落下,降落在距离聂天等人只有数十米的地方。“徐波,你我之间并无恩怨,我不想伤你。”韩凌看着那为首的青年男子,冷冷说道。此人叫徐波,是秦阳的亲信之一。当时秦阳侮辱韩凌之时,徐波就在现场,而且还不停地扇风点火,否则秦阳也不至于把韩凌羞辱到这种地步。“不想伤我?”徐波笑了一声,气焰十分嚣张,高声道:“本少爷倒要看看,无极剑圣大人的弟子想怎么伤我?”韩凌是莫千钧的弟子,能够羞辱无极剑圣的弟子,这让徐波有一种变态的满足感。“废了他!”聂天盯着徐波,直接说道。徐波的实力和韩凌一样,但是绝对不是韩凌的对手。韩凌应该在天帝二重停留很久了,真正战力比之天帝三重武者也弱不了多少。“你是什么东西?”直到聂天开口说话,徐波才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扫了一眼,看到是个银发青年,根本懒得理会。韩凌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聂天的意思,全身剑势勃然爆发,再不犹豫,直接出手。一剑之下,剑势滚滚,剑意咆哮,庞大的剑影如猛兽一般扑出。徐波眉头一紧,显然没有想到韩凌的实力如此之强,仓促出手,却已是挡不住一剑攻势,直接惨叫一声,倒飞出去。“你,你怎么会如此之强?”徐波躺在地上,嘴角溢出一抹血迹。他曾经亲眼看到秦阳不用剑就能击败韩凌,所以以为自己也能打败韩凌,可惜他太高估自己了。韩凌被秦阳打败,不是因为韩凌太弱,而是因为秦阳太强。徐波没有秦阳的实力,却想像秦阳一样嚣张,真是自己作死。“哼!”韩凌冷笑一声,突然一步步走过来,眼中寒意闪烁。其他几人想要出手,竟然发现自己被一股强横的气势笼罩着,元脉都被死死压制。这几人目光同时看向聂天,正是后者压制了他们的元脉!“你,你想干什么?”徐波看到韩凌走过来,眼中惊恐加剧,惊慌道:“我是观剑海的人,你,你不能杀我。”“放心,我不会杀你。”韩凌冷冷一笑,说道:“今天是你自己自取其辱,怪不得我。”冷漠的声音落下,一道剑芒凌空掠过,徐波脸上顿时多了一道血口,血流不止。韩凌没有杀徐波,而是在后者的脸上留下了,剑痕之辱!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