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7744974.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184章 天荒酒楼
    第1184章 天荒酒楼剑痕之辱!韩凌没有杀徐波,也没有废他,而是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剑痕之辱!“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徐波突然意识到什么,双瞳骤然一颤,眼中流露出巨大的惊恐。 “徐,徐师兄,这小子在你脸上留下了剑痕之辱!”一旁的一名剑者望着徐波脸上的剑痕,尖叫一声。其他人也都愣住了,没有想到看上去有些唯唯诺诺的韩凌,竟也敢做出这样的事,羞辱一名观剑海的剑者!“剑痕之辱!”徐波尖叫一声,几乎下意识地摸着脸上的伤口,那道伤疤极为明显,任凭他怎么运转天衍真意,都无法愈合。很明显,韩凌在这一剑之中特地融入了剑意,短时间内不可能愈合。韩凌的剑意虽然没有秦阳强大,但是这道剑痕若想消除,也至少要几天甚至十几天时间。韩凌在徐波脸上留下剑痕之辱,就是要告诉秦阳,当初对方施加在他身上的羞辱,他必会加倍讨回!“滚!”韩凌目光阴冷地看着徐波等人,沉沉怒吼。徐波等人如获大赦,直接屁滚尿流地离开,头都不敢回。“先生。”韩凌看到徐波等人已经离开,却是转身看向聂天,脸上难掩担忧地说道:“老师让我们一定要低调,不知道我这么做会不会有不妥。”“没事。”聂天淡淡一笑,说道:“我想莫兄不会责怪你的。”莫千钧虽然是个沉稳的人,但他也绝对护弟子。所以就算他不同意的韩凌此时的做法,但是韩凌已经做过了,他也会袒护到底。“师兄,你羞辱观剑海的人,他们会不会报复啊?”普飞凡抬头看着韩凌,小脸担忧地问道。“报复?”聂天冷冷一笑,道:“我等着他们来报复。”接着,三人不再耽搁时间,直接前往天荒山脉。两天之后,三人出现在天荒山脉外围,却是发现,整个天荒山脉已经被封了起来,唯一的入口有实力很强的剑者把守。“这些剑者应该是天荒殿的人!”聂天看着远处的守卫剑者,沉沉说道:“天荒山发现上古剑冢,这肯定是惊动剑界大事,天荒殿将天荒山脉封起来,亦在情理之中。”天荒殿,乃是天界九大剑派之中的最强剑派,五大剑道巅峰之一的独孤逆就是天荒殿的人。更为奇特的是,独孤逆并非天荒殿的殿主,而是副殿主。天荒殿殿主是独孤逆的师兄苍山雪,苍山雪此人很神秘,很少出面,也极少在人前显露实力。天界传闻,苍山雪的实力并不在独孤逆之下。聂天猜测,苍山雪应该是和独孤逆同等阶的剑者,否则独孤逆不可能将天荒殿主之位拱手相让。只不过苍山雪不逐名利,所以在剑界的威名远不如独孤逆。另外,苍山雪和独孤逆还有一位老师,天荒老人,据说已经有**百岁高龄,在数百年前,曾是天界的剑道传奇,已经有数百年没有露过面了,不知道是否还活着。天荒殿在天界神域是一个不比九帝弱的势力,由他们镇守天荒山脉,自然没有剑者敢擅闯天荒山。“他们把天荒山封锁起来,难道不允许其他剑者进入吗?”普飞凡眉头皱起来,低声问道。“那倒不可能,想要进入剑冢,必须要有实力。”聂天淡淡一笑,说道:“看来天荒殿是想筛选一批人,只允许真正的剑道天才进入剑冢。”“嗯。”韩凌微微点头,道:“先生,我们先去天荒城吧。绝大部分剑者都已经在那里了。”“好。”聂天答应一声,目光看向天荒山之外的一座古城,如果天荒殿要进行剑者的选拔,应该会在天荒城举行。天荒城就在天荒山脚下,是一座只有数百里方圆的小城,这样的城在天界神域之中,算是非常小了。聂天三人走在天荒城之中,直接来到城中最大的酒楼,天荒酒楼,希望能够打听到一些消息。进入酒楼之后,三人找了一个相对偏僻的位置,不想惹人耳目。聂天三人坐了下来,随便点了一些东西之后,便静静地听着其他人的议论。“天荒山开启上古剑冢,这可是剑界的一场大盛事。恐怕五大域所有有实力的剑者都会出现吧。”“那当然,若是能得到上古剑冢之中的剑道传承,绝对是天大的机缘。据说上古之时可是有神境剑者存在啊!”“剑道传承?岂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上古遗留下来的传承,绝对不是寻常剑者能够继承的。”“老子不想得到传承,只要能随便得到一把九阶帝器或者神奇,老子就满足了,哈哈哈。”一众剑者你一句我一句地议论着,都是非常开心。这些剑者大部分都是年轻剑者,年纪在五十岁之下。剑者想要继承剑道传承,越年轻越好,因为年纪越大,本身的剑意越是稳定,不容易和其他的剑意融合。就拿韩凌和普飞凡来说,后者继承剑道传承远比前者容易得多。韩凌听到众人的议论声,不禁轻轻叹息一声,他也知道自己年龄偏大,就算有机会进入上古剑冢,也很难获得传承。聂天注意到韩凌的反应,嘴角微微一笑,如果能够找到和韩凌本身剑意属性相合的剑道传承,其继承传承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这个时候,酒楼的剑者越来越多,渐渐地人满为患了。“兄弟,这里没有人吧?给腾个位子呗。”突兀地,一道身影闪烁一下突然出现,直接在聂天边上的一个位子坐下,非常不客气。聂天微微一愣,看向来者。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剑者,容貌俊朗,眼神凌厉,非常有锋芒,不过嘴角却是斜斜地撇着,给人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聂天神识扫过,眼中不由得闪过一抹惊讶,此人竟是天帝五重实力,初级剑之奥义境界!这样的实力,在天界剑者中算不得巅峰,但是关键他的年纪还不足三十岁,剑道天赋之强,令人惊骇!“这是我们的地方,你凭什么坐在这里?快走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这个时候,没等聂天开口,普飞凡便不乐意了,直接站起来瞪着那人,一脸没好气地说道。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