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5/15898/8423970.html"}})();
尊宝娱乐 >万古天帝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第1243章 受人之托
    第1243章 受人之托

    许久之后,聂天终于冷静下来,眼中的怒火缓缓散去。

    突兀地,他猛然想到什么,说道:“既然是我神魔元胎,九大禁忌之首,那些人怎么可能只抓我的父母,却不杀我。”

    若是有人忌惮神魔元胎,应该杀掉聂天才对,怎么会允许聂天活下来。

    “因为你的父母不想让你死,他们想让你活下来。”路魔图看了聂天一眼,说道:“你的父母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强行压制了神魔元胎,让你逃过了那些追杀之人。”

    “原来是这样。”聂天眉头皱起,马上明白过来。

    之前帝释天想要吞噬他的灵魂的时候,一定是无意之中突破了神魔元胎的压制之力,让神魔元胎短暂苏醒,直接将其反噬。

    后来神魔元胎再次被压制,聂天便再也感知不到神魔元胎的气息了。

    “我要怎么才能破开神魔元胎的压制之力?”聂天想了一下,突然问道。

    既然神魔元胎被称为上古九大禁忌之首,其内蕴含的力量必然难以估量,所以聂天很想知道,如何才能破开压制。

    “不知道。”路魔图摇了摇头,说道:“或许只有你的父母才知道破开压制之法。而且我猜测,你五岁之前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吧,对任何事情都记不清,对吗?”

    “嗯?”聂天微微一愣,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聂天五岁之前的记忆,完全是空白的,只是隐约记得一个带他流浪的老者,那老者称呼他为少主,其他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般而言,武者的记忆力都不错,不要说五岁,即便是三岁之前的记忆,都是非常清晰的。

    聂天自己也疑惑这个问题。

    路魔图笑了一声,道:“是那股压制神魔元胎的力量,禁锢了你的记忆。如果你能觉醒这部分记忆,或许也能破开压制。”

    “是这样。”聂天沉沉点头,他从来没有感觉到体内有什么压制的力量,可见这股力量极为诡异。

    “你还有问题吗?”路魔图问了一声,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当然有。”聂天目光闪烁一下,说道:“在我前世之时,你曾说过,洛晨昏是在利用我。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也知道我拥有神魔元胎吗?”

    “他当然不知道。”路魔图当即否认,说道:“他只是利用你打压魔族力量而已。你拥有神魔元胎的事情,整个天界神域,除了我之外,没有人知道。”

    “嗯?”聂天目光微微一凝,突然又想到什么,说道:“你刚才见到我的时候,说我转世重生的太快了,还说转世重生是我必走之路,什么意思?”

    路魔图犹疑了一下,还是说道:“神魔元胎号称九转神魔,传闻之中要经历生死逆转,才能激发出元胎的力量。上古记录,神魔元胎转世需要九百年,但是你却只用了一百年,这不是太快了吗?”

    聂天愣了一下,似乎路魔图对神魔元胎非常熟悉。

    他前世跟路魔图打交道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后者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九幽魔皇座下的九大魔君,随便一个都比他厉害,怎么一百多年过去以后,路魔图好像变了一个人,知道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聂天想了一下,再次问道。

    这些事情非常大,路魔图原本可以选择不回答,至少不用回答的这么详细。

    但他却原原本本地将所有事情都告诉聂天,根本没有半点避讳,这让聂天非常疑惑。

    “聂天,你果然是个难缠的人。”路魔图看着聂天,笑了一声,思考了很久,却是说出了四个字:“受人之托。”

    “嗯?”聂天愕然一愣,诧异道:“你是说,有人让你告诉我这些?”

    路魔图微微点头,再度一笑,道:“聂天,你现在知道太多,并不是好事。你的实力太弱了,有些事情,还是暂时不知道为好。”

    聂天目光一凝,心头震撼不小。

    看来路魔图的背后有一个人,正是这个人将一切告诉路魔图,然后又让路魔图告诉他。

    能够让路魔图如此俯首听命的人,到底是谁?

    似乎刚才路魔图说过,整个天界神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聂天拥有神魔元胎的事情。

    难道他背后的人,不是天界神域的人?

    想到这些,聂天双瞳不由得颤动一下,似乎事情比他想象得更加复杂。

    “不要想太多。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告辞了。”路魔图淡淡一笑,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聂天突然开口,拦住路魔图。

    “你还有问题吗?”路魔图微微一愣,看着聂天。

    聂天笑了一声,说道:“问一个与我无关的事情。我想知道,康世博是什么身份?”

    路魔图称呼康世博为少主,后者的身份必然不简单,聂天非常好奇。

    “嗯?”路魔图愣了一下,显然没料到聂天会问这个问题,脸色骤然转冷,冷漠说道:“少主与你无关,你还是顾好自己吧。”

    说完,路魔图再不停留,身影一动,化作一团火芒,直接消失。

    聂天站在原地,感受到路魔图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但他内心却是极度不平静,浪潮翻涌。

    猛然之间,聂天感觉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实力,还是实力,没有实力,我什么都做不成!”许久之后,聂天冷静下来,心中沉沉说道。

    他现在还是实力太弱,急需提升实力。

    路魔图离开,聂天也不再停留,身影一动,向着天荒城飞掠而去。

    片刻之后,聂天来到天荒酒楼,很快找到韩凌等人。

    “先生,你回来了。”韩凌看到聂天回来,勉强笑了一声,脸色却是微微有些沉重。

    “韩凌,你怎么了?”聂天看出韩凌情绪不对,不禁问道。

    “先生,刚才秦阳来过了。”不等韩凌开口,普飞凡便直接说道:“他约师兄明天在天荒城剑道台生死对决。”

    “明天?”聂天微微一愣,说道:“我记得韩凌和秦阳的约战是在两个月之后,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吧。”

    “是啊!”刘皓宇哀叹一声,一脸愤然地说道:“秦阳那混蛋一定是发现韩凌师弟最近的实力晋升有点快,所以想早点和韩凌师弟决战。秦阳是天帝六重实力,韩凌师弟现在却是有天帝三重,如何是他的对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