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46.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第三章 虐无风!
    三天时间说慢不慢,日月几个轮回,时间就已悄然过去。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这天一早,几乎全京城的人都出了自己的家门,有头有脸的直接去了武院的决斗场,连国主都早早的在那等候,普通人则只能围在各大赌场的外围来等待最新的结果。柳儿和一众学员早早的就等在了白苏的小居前,虽然他们帮不上忙,但他们还有精神上的支持。房门轻轻打开,白苏一身洁白的出现在门口,人群里却是一阵骚动。柳儿他们都记的白苏以前和人决斗就喜欢穿白色,因为他很确定自己不会弄脏。白苏面带微笑,视线从他们身上一一略过,一拱手再不停留的向决斗场走去。直到他离去,留下的人才突然发现有些不对,白苏的实力竟然又变的模糊不清了。决斗场内,莫无风早早下了场,今天他一身金光闪闪的铠甲,身前还插了一把同样金光刺眼的长剑,可以说是直接武装到了牙齿,而这两件器物在京城乃至大越国也是久负盛名,看起来胜负的天平已经完全倾斜到了莫家的这边。这时白苏也默默的来到了决斗场,他一身白衣缓缓步入,在装备上可以说完全处于劣势,连看台上都不免发出阵阵嘘声,但是莫无风却是瞳孔一缩,他曾多次求教白苏,关于他必胜时白衣的习惯自然有所了解,这一瞬间他突然觉的这一战似乎也不是想象的那样必胜了,但是此刻他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白苏刚一站定,就听莫无风大声的说道:“白苏,你我兄弟一场,你现在认输我保证不伤你,你们白家也会得到很好的安置。不过如果你真要打,这次我却是不能再让你了!”现场立刻响起一片掌声,似乎很多人都觉得莫无风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可是一些知情的学员却是大骂他卑鄙无耻。白苏则是安定站着,淡淡的说道:“别闹了,我还赶着练功。”莫无风不由一窒,如此轻视让他原本还算英俊的面孔瞬间扭曲,他转身将面甲戴上,同时悄悄的将一颗药丸塞到了自己的嘴里。“白苏,那你可就别怪我了,就让大家来看看谁才是我们大越国真正的天才!”他吼叫着周身元力涌动,药丸已经化为一股燥热的暖流流向他的四肢百骸,即便是带着面甲也能看到他转为鲜红的嗜血双眼。莫无风的气势正在不断的攀升,引的看台上的观众一片惊呼,人们纷纷怀疑难道真的是他们的疏忽才忽略了这么一个天才吗?这时在看台的正中大越国主也是兴奋异常,他忍不住回头问道:“仙长你看此子如何?”国主的身后空空如也,却偏偏有个女声说道:“长青门的爆元丹,本来就是废物怕是要更废了。”国主大吃一惊:“啊,怎么会这样?仙长,可还有的挽回,仙长,仙长?”他轻松的呼唤着,可是身后却没有任何声音回答他。场上的莫无风此时已将元力攀到了灵基境的中境,他身上元力四溢,无伤甲在晨光下徐徐生辉犹若战神下凡,瞬间引爆了全场的热情。相比于他的招摇白苏却是一副冷眼旁观,表上甚至看不出他是否调动了元力。莫无风心里慢默默计算,白苏从住处来这必然要些时间,自己刚才的显摆又拖了一些时间,想必白苏体内的灵力应该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想到这他嘴角一阵狞笑,不在拖延时间,提剑便化作一道残影冲了上去。现场一片欢呼,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一剑的结果,这时白苏才稍一拉开架势,直接伸手一抓,莫无风那把金芒闪烁的无双剑竟然直接就被他抓在了手里。“怎么可能?”不单单是莫无风心里大吃一惊,连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白苏这一举给震住了。这时只听白苏缓缓说道“我说过,像你这样的废物就是到了君级,我也一样收拾你。另外看在你以前求教过我的份上,我最后再教你一次。以后记住了,在修仙者的眼里凡铁就是凡铁。”他话音刚落,手上一用力,被传颂一时的无双剑应声而断,紧接着白苏身上的元力骤然爆发,瞬间就突破了灵基境!只见他简单一拳猛的轰在了无伤甲的护心镜上,护心镜应声而碎,莫无风只觉胸口被巨锤抡过,整个人直接到飞了出去。偌大一片决斗场此时静的连根针都能听的见,谁也没有想到这两者相触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白苏这个大越国人近期讨论最多的名字,注定要被这代人永远铭记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是天灵根。”国主背后的女声再次响起,看来她并没有走,而是不想搭理国主。国主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只不过这次他倒是真被冤枉了,他只知道白苏的灵根不错,却从没想过会是传说中的天灵根,要知道除了五大仙门外界已经数千年没有出过天灵根了,以至于连该有的检测手段都没有准备。只听那背后的女声在此说道:“可惜,可惜,如果早些发现有我亲自调教也不至于意外的毁了道基。那个莫无风就算了,这个白苏我要带会白云山。”国主一听立即问道:“可是仙长,他道基以毁以后还会有前途吗?”那声音答道:“道基毁了人便是废了,不过既然他是天灵根就不能留在这里,那些邪魔外道有的是办法挖走他的灵根。我也不会跟你白要人,就让大楚还你两座城池便是。”国主连称不敢,不再追问,心里却是一喜一悲,喜的是大越国终于又有人可以加入五大仙门,悲的却是好好这么一个天灵根的苗子,想不到就这么毁在了自己的眼前。这一切白苏自然还不知道,其实他也是刚恢复到灵基境不久,这时还要赶回去稳定境界。同时他获胜的消息已经像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播了出去,在夸张的赔率下,光白家的投注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巨额数目,莫家已经注定了要倾家荡产。此时却是轮到莫府一片惨云笼罩,莫无风无力的躺在床上,白苏的话到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回荡,但是他怎么都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输的这么惨。他的父亲莫长青此时也是一片焦头烂额,不但瞬间背负了巨债还要偿还那两件损坏的宝物,更主要的是再也不会有人看好他们父子两了。他在客厅里来回走动,往日华丽的客厅现在似乎也蒙上了一层阴影,他突然听住脚步,眼里闪过一丝决然,现在他们只有一条路:走。“但愿长青门的老祖宗还能念下旧情吧。”相比莫家,白家现在是举家上下一片欢腾,可是白显成还来不及大肆庆祝,一道圣旨就将他招进了皇宫。……白苏拒绝了学员们想为他庆祝的想法,回到了自己的居所,在他眼里这次的挑战根本就是一个闹剧,即便是他没有恢复到灵基境也是必胜无疑,只是那样必然会多费一些手脚。在他刚开始踏足修仙的时候,他的叔叔就经常带他出去历练和实战,所以他的战斗经验要远远超过莫无风这类只知道灌药却毫无经验的废物。同时他也没有什么获胜的喜悦,他知道自己的经验虽然比莫无风之流要强上许多,可是即便是他道基未破之时放到五大仙门的年轻辈里,怕也最多只能挤个中游。他盘膝坐好刚要开始巩固刚突破的境界,却是一道圣旨传来。大越国的议事大殿白苏来过不只一次,可是这次一踏入却是感到了明显的不同,原本一片庄严辉煌的大殿今天不知为何却是一片肃杀,虽然这股杀气没有什么恶意,但是对他似乎隐隐有试探的意思。白苏不自觉的将视线落在的国主的左侧,哪里虽然空无一人,可是他却敏锐的察觉到那里有丝灵觉正在带动着整殿的肃杀之意。“好敏锐的灵觉,竟然可以感应到本座的位置,倒真是可惜了。”大殿里凭空响起一声女声,一个一身白袍的女修已经出现在了国主的身边,只听她继续说道:“既然我已经满意了,你那些东西就算了,我答应你来这一趟,主要还是看在你越国先祖的份上,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她这句话明显是对国主说的,国主连连低头应是,那女修却不在理会他径直走到了白苏面前。这时白苏才看清这个女修的样子,她话语间听起来老气横秋,但面容和身段却是十分的年轻秀美,可越是如此白苏越觉得心惊。他以前听叔叔提起过,修仙者的年纪动辄便是以百年记,要保留年轻的容貌却是件极为消耗修为的事情,要么她已经到了不在乎那份修为的地步,要么到了不用浪费修为的地步,而后者无疑比前者更为恐怖。女修一眼就看破了白苏眼里的想法,但却是微微一笑:“你倒是给了我不少的惊喜,不过可惜你道基已破,此生怕是无缘君级。不过即便如此如果你随我回白云山,平添百年元寿还是可以的。怎么样,你可愿意?”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