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50.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7.第七章 山道之战
    白苏说的轻松,可是身后的朝克和武能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这个白苏真是不说话则以,一说话就得得罪人的主,整个青云山谁不知道这些灵草可都是二师姐的宝贝,二师姐虽然脾气出了名的好,可是她身后还有个三师兄,万一要是让他知道了,不,三师兄总是能知道。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两人想到这额头不由的冷汗淋淋,却听屋内二师姐尴尬的说道:“这位白苏师弟,我听君侯提起过你,知道你迫切需要灵药,可是我这园里的东西却是不能给你,实在是万分抱歉,他日一定炼些通脉复基的丹药给你。”“这样也可以?”朝克和武能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暗道这二师姐脾气也未免太好了,同时他们有些奇怪,三师兄为什么要跟二师姐提白苏呢?白苏说道:“哦,二师姐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你的整株草药,我看你园里也剪下了不少枝干叶片,我只要那些就可以了。”屋内的二师姐突然一惊问道:“只要枝叶?莫非你还会药王谷的万生之法?”白苏一愣,他是从没听过什么药王谷和万生之法,只能如实回答道:“我只是知道这些枝叶只要细心培养,应该还是一定的几率成活。”屋内一阵沉默,片刻后二师姐才说道:“那你晚上再来,我这炉丹药还要些时间,药园里有些厉害禁制,切莫不要擅自进去。”白苏让朝克和武能先回去,自己却是留了下来,二师姐的药园他虽然进不去,但是就在外面观察研究还是受益匪浅的。桔阳渐渐西沉,草屋的门终于打开,一抹青色的倩影飘然而出。二师姐刚一出来,就歉意的说道:“白苏师弟,让你久等了。”白苏连称不敢,不由的打量起眼前这位神秘的师姐。这位二师姐虽然没有那种见面惊为天人的容貌,但是每当你望着她时都会有如沐春风的感觉,她身形略为淡薄,额头还留有些微汗,但是那双目却是清澈的灵气逼人,让人一眼便有终身难忘的感觉。他看的有些出神,却听师姐问道:“你真能将那些枝叶也种活?”白苏一回神,立刻答道:“师弟家中是种茶的,那些茶树的枝叶确实可以种活,但是这灵药师弟也没试过,只是想姑且一试。”“哦,是这样啊。”二师姐脸上不由露出些许失望,伸手一招,只见那药园口有道微光一亮即隐,随后一股浓郁如稠的灵气直接扑面而来。既是白苏的定力也被这浓郁的灵力弄的一惊,瞬间明白眼前这位二师姐竟然将整个山峰的灵气都锁在了这片药园里。外面那些山峰为了灵力还在那打生打死,想不到二师姐这里竟然如此的奢侈,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很快二师姐就拿了一小篓枝叶让白苏带走,临别还再三叮嘱万一真的成活一定要来通知她。从二师姐那回来,白苏刚到进自己居所所在的山坳,就见前面一片火光。他到确实没想到那帮人的报复尽然来的这么快,这么的卑劣。好再屋内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白苏索性随他烧去,自己却是御起飞剑,对着一处山壁,开始猛凿。山门所发的短剑虽然制式普通,但材料却不是凡品,山泥岩石削起来自然不在话下,没多久一个简易的洞府就雕琢完成。而外面,白苏干脆用元力一阵轰击,原本小屋片刻成了平地,然后他用一些小木桩一围,整个小山坳以后就是他的药圃了,弄完他还不放心,眼睛一转弄了块牌子挂在了门口,上面写道:二师姐的灵药。弄完这些天以微亮,白苏忙将那些枝叶用白家的秘法种下,就带着飞剑又开始了枯燥的割草生活。不知道是否是那块牌子起了效果,自此之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竟然一直太平无事。这样的日子又过了一个多月,这一天晚上,白苏坐着已经更为宽敞的洞府内,努力恢复着体内的元力,现在他离灵基境中段已经只差临门一脚,一丝丝特殊的灵气从白石内流出慢慢汇入白苏的体内,似乎是感觉到白苏的心急,今天的灵力竟然稍微多了一点点,只是片刻他体内的元力终于达到了饱和,以前困了他数月的关卡,这次却是十分自然的一跨而过。身体里的元力融会贯通,全身的每一处都传来阵阵喜悦,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刚入洪莲法界的时候,只是道基却是全然破碎。白苏缓缓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一个问题,在进入灵基中境后,身体对元力的需求直接以数倍增长,可是白石所出的灵力却增长的十分微弱,简直就是涓涓细流,杯水车薪。“看来那山道,自己还得去打打看。”他想着,他现在境界也恢复了,飘云剑诀上除了那些需要用到道基的剑诀,其他能练的也基本练完了,这满山的杂草也在他们三人辛勤的劳作下割的七七八八,别看这是个苦力活,这两个月下来他的御剑术突飞猛进已经完全不输于朝克了,眼看三个月期满,就看看自己能打上几层吧。又是月初,白苏领了两颗灵石,随意的往腰包里一丢,便直接往那山涧飞去。再入山涧,感到扑面而来的灵气他也不着急,先是找了地方坐下,他想先试试白石的情况。他刚一开始运功,果然就感觉到白石里面的灵气略有提高,而且随着时间的提高,这增幅好像还在变大。白苏不由一喜,却突然发现白石的灵力瞬间急剧的变少。他心中一奇,这样的情况他可从来都没有碰到过,这时他察觉到身边似乎有什么不对,挣眼一看,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何时被一帮人包围,这四周的灵气被他们一抽而空,而为首的却是正是那个武能。白苏心里一阵好气,这武能和他一起除草三个月,多少有点交情,想不到才一罚完,就这么来整自己。他挺身站起,直接便向武能走去,这次说什么也得好好教训教训。武能看到白苏过来,眼里立刻闪过一些慌乱,还未等白苏运气,他就主动说道:“兄弟,听我解释,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边上其他人也同时附和道:“是啊,我们也都是被逼的,以前他们就是用这招逼迫了不少人。”他们这么一说,白苏倒是消了点气,抬头往那山道望去,却见上次那些人正在山道上得意的望着这边。白苏鄙视的看了一眼武能,敲诈之恨,烧房之仇,还有今天的戏弄之耻,也是该报一报了。他不在理会武能,直接大步向那山道走去。当他站到山道前的时候,平台上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到了他的身上。“我要挑战。”所有人都是一惊,很少有弟子会在刚入门三个来月就会妄想着去挑战山道。守第一层的那人已经不是朝克了,但修为却也是灵基中境,正想答应他的挑战,却听见上面有人叫道:“让他上来,看我怎么弄死他!”白苏抬头一看,那三人中的一个正站在第三个台子上叫嚣着。第一层的人缓缓让开,白苏也不客气,直接踏步而上。那人一脸狞笑,看着白苏正想说几句狠话,山下的人群却是突然仰头传出一声惊呼,他不免抬头去看,却见这山涧间落下十余个人影,每一个都是气势逼人,修为不凡。这时已经有不少眼尖的认出了这些人,立刻尖叫道:“怎么可能,他们不准备冲击内门弟子,怎么都下来了?”他的问题自然没有回答,这群人就这么悬着空中也不见下来,只听一人传音道:“该干什么,干什么,我们就是下来看看。”那人话音落下,下面却是一阵寂静,这些人有的百余年都不曾下山,又怎么会只是下来看看?白苏突然想起朝克跟自己的提过的话,瞬间想通这批人怕是下来看自己的。他的目光微微上挑,毫不避讳的盯着天上的这群人,想看,就看个够吧。“不错的眼神。就是实力太差,你们说这小子能赢吗?”半空中一人缓缓评价着,立刻有人接道:“灵基中境对灵基上境,一个天级灵脉,一个人级灵脉,一个道基破碎,这胜负还真是不好说。”众人都不由的点点头表示赞同,却不知道在他们的头顶上空,三师兄盘坐在自己的古剑上,狠狠的吐了两个字:“白痴。”白苏的对手终于意识这些他可望不可及人是下来看白苏的,心里不由的一阵打鼓,甚至开始怀疑这白苏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引动这群怪物亲自下来看他,这些人要身份有身份,实力更是仅次于三师兄,哪怕是他的老大楚哥也只有仰望的份。白苏看这人心神已乱,顿时觉得有些无趣,说道:“不要怕,我们可以开始了吗?”越说不要怕,那人反而越发的心虚,白苏在他眼里似乎瞬间凭空拉高了几分,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一咬牙。“开始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