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53.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0.第十章 师尊出关
    白苏双手简单的结了个印,他新布置的符阵瞬间解开,然后一个闪身便已在他新开的洞府之中。这时白石已经十分激烈的抖动,他伸手一抓,突然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将他和这白石连接了起来。白苏的眼前顿时一变,他只觉置身于一片白茫茫的雾海,雾海朦胧伸手不见五指,他凝神感应,却惊讶的发现这些竟然都是那特殊的灵气,虽然稀薄但是量却很大。他不由向前走两步,脚下却是发出轻微的踏水声,他立即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竟然不知道为何进了这白石之内。“这会是什么地方?”白苏心里暗想,却见白雾之中突然串起一抹红雾,他伸手抓去,那红雾反应迟钝进入一下就被他抓在了手里。他那近一看,心里却是一惊,这东西他以前见过不只一遍,这抹红雾竟然一束妖气,似乎就是这道妖气让白石反应如此激烈。他不由想到,妖气,哪里来的妖气呢?山道上的一幕立刻重新回到了白苏的脑海里,他立刻明白,这道妖气必然来自楚未必你四人身上,而另外三位都被自己很揍过,有妖气的话早就露馅了,看来必然就是那个楚未必了。自古人妖疏途,虽然算不上势不两立,但是妖往往喜欢吸人仙气,而人却总想这采补妖丹,可是这么想白云山这样的仙门弟子身上又怎么会出现妖气呢?白苏隐隐觉得,在这白云山里面似乎潜藏着某种危机,可是自己说过向师门禀报,那又该如何解释白石的事情呢?亲本无罪,怀璧其罪,这浅显的道理他还是懂的。他叹口气,将那团妖气囚与掌中,前面景物瞬间还原,他又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到现在他都没搞清楚是自己人进去了,还是自己的精神进去了。妖气一被取出,白石立刻安静了下来,但是却缓缓的渗出十分浓郁的特殊灵气,白苏心里一喜,立刻开始打坐吸收。可能是这次白石吸收的很多,出来的灵气竟然异常的多,而且白苏刚才就已经被它填满,一下子却是变的吸取缓慢。这时他有些惋惜灵力浪费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腹部的道基有些异样,那些特殊的灵气在化成元力后竟然自发开始在他的道基气海汇集,可是自己的道基破碎,那些元力无法汇集只能在附近慢慢的流转。白苏不由的心里一惊,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元力会像有意识一样的自动汇集,这种现象几乎无从解释,但他却明白这个情况很可能和那白石有关。随着他的继续修炼,进入体内的特殊灵力越来越多那元力的流转似乎也在缓缓的加快。突然白苏觉得自己的体内的元力一阵激荡,仿佛全都活了过来。那些元力开始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竟然全都向他的道基气海处汇集。如此之变,即使白苏也不在淡定,他立刻发现自己体内的元力是受到了那颗白石的牵引,他连忙想要丢掉白石,可是却发现那颗白石却犹如长在自己手掌中一样,直接连为了一体。一个朦胧的画面开始在白苏的记忆深处慢慢浮现,在一片红与黑相交的世界里一个巨大且恐怖的黑色脸谱正朝他这边追来。他立刻想起这正是他在洪莲法界之中最后看到的画面,突然他的手掌传来丝丝暖意,他低头看去,那颗白石正如刚才那样和他的手掌连在了一起。“怎么会这样?”他想着思绪却回到了现实,此时他体内的元力已经完全汇集到了道基气海,它们似乎想要往里面挤,可是自己的道基破碎,它们只能在外面打着圈圈无法进入。那些元力似乎不死心,竟然叠在一起化做浪潮,向他的道基拍去。一阵剧痛传来,白苏强忍着不喊出声来,但是却突然发现这种感觉竟然似成相识。深埋的记忆再次浮现,一个一身红袍的女子正跨坐在自己的身上,那张美丽的俏脸上充满了愤怒,一股炽热的元力正在他的腹部道基里不停的搅动,直到一切破碎。这时白苏体内的元力无功而返,稍一退后竟然又扑了上来,如此反复犹如海潮连绵不断。白苏此时毫无办法,只能咬牙强忍。海潮的强度终于开始慢慢的减弱,那些元力似乎是接受了现实,开始重新回归身体的各处,但是在道基的周围却始终留着一团元力,那团元力犹如一个漩涡的边缘缓缓转动,虽然感觉上它转的非常缓慢,但是白苏却发觉这个漩涡的背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推动着它的旋转,那转动的旋律几乎无可阻挡。这时疼痛尽去,白苏暂时不敢在修炼,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除了多出那么一团不完整的漩涡外,其他地方都是出奇的好,甚至连元力都进步了不少。他来到屋外想要印证下元力的进步,催动一下却没有感到什么异样,但是当他想要调动道基附近的那团元力时,却发现整个体内的元力仿佛又活了过来,瞬间化作激烈的浪潮,同时他腹部的道基又是一痛,不过还好那痛感还在白苏的承受范围之内。白苏忍着痛楚,却又被自己双手间的力量所震惊了,现在的强度比正常的足足强了一半有余。可是他体内的浪潮却还没有停止,又一层浪潮叠来,道基处的痛楚再次加深,可是他双手上的力量却再次暴涨,等到第三层叠来白苏再也忍受不住道基撕裂般的疼痛,他狂吼一声,双拳同时挥出。痛楚骤然尽去,而白苏却是掏空了一般缓缓晕倒,远处的轰鸣声带着气浪割的他脸上猎猎生疼,意识离开之前,他的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意。半夜醒来,他不在这么盲干,经过多次小心的实验,他终于明白了体内那漩涡的作用。那漩涡可以赋予他体内元力如海浪般的特性,每叠一层威力都会成倍增长,但是除了消耗巨增外,道基处的痛楚也会急速加剧,到第三层时他就再也无法承受了。他隐隐有种感觉,如果自己的道基完好,这样的元力浪潮或许可以一直叠加下去,如果真是那样别说是楚未必,就是三师兄他也敢战上一战。可是修复道基又谈何容易。白苏叹口气,收拾心情重新投入修炼当中,说也奇怪自昨晚后白石又恢复了正常,只是那吸取的灵力似乎被消耗的一干二净。天色慢慢变亮,白苏忙着赶回山涧,既然发现了白石还有储存灵气的功能,他自然要回去多吸收点。至于妖气的事情他还得想个什么别的办法,来提醒下三师兄,比如自己打上的时候,不小心将那楚未必打的原形毕露。再次回到山涧,他立刻就觉得四周投来的眼光有些不一样,原本的轻视和嘲笑已经全然无存,全都换成了崇拜和畏惧。白苏心底暗笑,的确只有力量才可以让别人敬服。他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一路上那些其他师兄弟纷纷让开,哪怕是一些老资历的师兄见他过来也只有避让的份。白苏在自己的位置缓缓坐下,修炼是条漫长的路,他这一坐又是旬月有余。这一日,符剑诸峰突然白日惊雷,诸峰云雾尽散,甚至连山涧间的灵气都被逼散了不少。白苏不禁抬头望去,却见满山的煌煌剑气,犹如天威降临。“师尊出关了!”不知道谁叫了一声,整个山涧犹如沸腾了一般,白苏凝神感应,看这架势师尊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不少。他原本以为师尊出来了,会跟他谈谈收他入门的事情,可是没一会就传来师尊远游的消息,白苏心里暗暗失望,看来师尊基本没将他放在心里,说不定还已经忘了呢。这么一个插曲很快就过去了,一切似乎都回归了征途,白苏依然每日呆做山头,虽然他的元力一直在增加,可是却还是完全看不到头,反倒是二师姐当日送的药丸给了他一点惊喜。那些药丸对道基的修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但是却可以大大缓解他体内出现元力浪潮时的痛苦。又过了月余,白苏依然十年一日的端坐着,这一日却听到山涧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你们听说没,据说师尊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受了不轻的伤。现在连掌门都在符剑峰为其疗伤呢。”白苏亘古不动眼睛缓缓睁开,虽然这个流言可信度非常的低,但他却第一时间相信了,因为连一直呆在山顶的三师兄也已经好几天不见踪影了。主峰的钟声,在整个白云山脉间荡漾,今天明明不是月初,掌门为何要召集全教弟子呢?这还是白苏第一次参加全教的集会,这让他更深体会到白云山的底蕴和实力。掌教之下,四长老,数十位峰主,灵基境,灵君境,更是不计其数,将几乎望不到边平台站了个满当当。白苏夹在人群中根本就是沧海一粟。他这时抬头向山门大殿的中央望去,那里一排高座早已都坐满了人,唯独那张代表着符剑诸峰的座椅却空在了哪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