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55.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2.第一十二章 国主的选择

正文 12.第一十二章 国主的选择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三师兄端坐在自己的船舱内,这个人即使是坐在哪里都可以给人高人一等的感觉。品 书 网  .w . 白苏自若的站在他面前,不亢不卑的问道:“三师兄,有什么事?”三师兄缓缓睁开眼,不知道为何白苏始终感觉到他身上传来一股淡淡的敌意,只听他说道:“相信你应该已经知道这里是越国了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这次的秘境的确是在越国,而且就在‘越皇陵’。”白苏惊道:“怎么可能,我自幼在京城长大,这越皇陵去过不下十次,从来没听说过那里有什么秘境。”三师兄摇摇手,示意他不要急,他吸了口气继续说道:“在很久以前,我们所在的南疆其实曾有个过一个短暂的统一时期,那时这里叫南越国。南越国当时的国主越人皇,一身剑修惊天动地,一己力压整个南疆仙林,可惜却妄想染指中土,最后兵败身死,南越国四分五裂成了今天的局面。他虽然身死,但他的一身剑修绝学却流传了下来。师尊本是个符修,一次机缘巧合却获得了越人皇留下的《皇剑》秘籍,于是便有了今日的符剑仙尊。可是上次师尊闭关终于将这《皇剑》练到了最高层次,却黯然发现她所得只是残本,最后一道指引师尊便来了此处。可是即便过去无数万年,越人皇留下的禁制依然无人能撼,师尊重伤之下发现这秘境只有灵基境可进,于是便有了这次的行动。”说道着三师兄抬眼看了下白苏,说道:“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明白,不论是师尊还是掌教对完整的《皇剑》都是志在必得,师尊也不想多杀无辜,就由你来劝劝越国的现任国主吧。但是我们这次大张旗鼓,其他仙门必然会有所动,所以我只能给你一天的时间。”白苏心情阴沉的离开了三师兄的房间,他再次意识到世间的残酷,只要你有力量在手,就是要挖一国之主的祖坟,也只需派人只会一声。巨大的仙家飞船裹着白云悄悄的停在了越国皇宫的上空,白苏站在沿边轻叹一声,就纵身跃下。穿过一道道白云,地面的越国皇宫终于出现在眼前,他白苏离开数月后终于回来了。可是他才刚出云层就被下面的景象给震惊了。只见原先繁华的国都,此时却是面目全非,无数巨大的剑痕鸿沟在这片大地上交错纵横,皇宫之地已经四分五裂,就连白苏最熟悉的国院灵脉也因为被斩成两半而灵气尽散,相比倒是外围平民居所所受的伤害要小的多,这让他的心里不由的好受了一些。“这难道都是师尊的造成的?”白苏暗暗心惊,看着一条条数里长的剑痕,他的心里不停的在问,这还只是不完整的《皇剑》如果是完整的,那又会是何等的威能?灾后的国都,一片哀鸿,无数人川流不息想要填补这灾后的伤口,以至于白苏这个曾经的大名人都没有人注意到。熟悉的街道却是一片凄凉,白苏不在悲天悯人,他要将更多的时间留给国主。一听白苏求见,整个皇宫都是一片震动,国主赵繁立即将手中事务交给大臣亲自迎了出来,白苏现在已经入了仙门,身份地位已经不在他一个国主之下,肯让人通报而不是直接从天而降已经算的上是诚意十足了。再见到国主时白苏一眼就看出他已经疲惫不堪,昔日对他舍弃自己的瞒怨,瞬间也淡了很多。白苏微微点头算是行过礼数,就立刻被请进了一处完好的大殿内。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白苏一坐下就将事情和盘托出,听完后赵繁无力的软在了椅子上,捂着脸满脸痛苦的陷入了沉思。许久后,赵繁才抬起头,此时他的双眼已经鲜红,披头散发犹如中了疯魔,只听他咬牙说道:“几天前仙尊负伤而去,我就知道这事肯定还没有结束,只是想不到你们会来的这么快。白苏,你现在虽然加入了仙门,可还是我越国的人?”白苏毫不犹豫的说道:“我现在虽然是白云山的弟子,但同时也是越国的人!”他说的斩钉截铁,赵繁不由欣慰的点点头,像是痛下了决心了说道:“好!”说完竟然直接向白苏跪了下去。白苏一惊,立刻将他扶住问道:“国主,这是为何?”赵繁说道:“白苏,以前你道基破碎,我曾一度放弃你,那绝对是我今生所做的最大错误,我为此向你道歉,祈求你的原谅!”“都是过去……。”白苏正想说什么,却被赵繁拦住,却听他小声的说道:“我们皇族祖上早有传下训示,越皇陵收有《皇剑》秘籍,可是不知道为何,从先祖以后就再没有皇族之人将《皇剑》连到最高境界,因此无法打开皇陵秘境的禁制。近千年来更是离谱,整个皇室连个灵基境都没有出过,连剑谱都上供给了仙尊,更别提修剑。”说道着赵繁停顿了下继续说道:“现在皇陵已被仙尊打开,必然会有八方来抢。白苏,我不求什么先祖的绝学,我只求我们赵国可以免于这么一场生灵涂炭灾祸,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在皇陵的最后一层有一个禁制,只有我皇室血脉的精血才可以开启,先祖绝学反正是守不住了,留着又是个祸根,不如就给了你把。”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血瓶递给白苏,看来他是真的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连精血都已经准备好了。白苏伸手接过,向赵繁郑重的点头道:“国主,我白苏必定竭尽全力不让此事殃及一个越国人。”国主欣慰的点点头,双眼内满是赞许和希望。从皇宫出来时间尚早,白苏心想既然回来就该回家探望下父亲,不知道如此大灾家里的人是否都安好,他轻车熟路的一路回家,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嘈杂。白府的大门已经东倒西歪,白苏刚一进去就看到一群白云山的弟子竟然正在自家的院子里。他们讥笑着将一个少女围在中间,而自己的老父却在边上苦苦哀求着。那少女凄楚动人,虽然被人这么多人围住却面无惧色,她手里的短匕已经出鞘,正愤恨的说道:“你们这些败类,打不过我白哥,就来找他的家人背后下阴手,小心我白哥回来将你们一个个全都收拾了。”这时一个白云山弟子说道:“什么白哥,白哥的,叫的这么亲热。告诉你,别说你的白哥已经得罪了我们的刘师兄,就是我们几个随便出来个人都能收拾他,一个道基破碎的废物,呸,也就你们这些乡下人才会当宝。”边上又有一人淫笑着说道:“是啊,被我们刘师兄盯上,白苏那小子已经死定了,小妞你不如就跟了我们,待我们将你献给刘师兄说不定你还能平步青云,直入仙门呢。”说着他竟然直接伸手向柳儿摸去。可是他的手刚伸到一半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破风之声,他急急转身,却见一柄短剑直奔他胸口而来。那人瞬间吓的魂飞魄散,要挡已经来不急,迫于无奈他只好一个驴打滚,堪堪避过了这致命的一剑。“白哥。”少女欢喜的叫着,立刻跑过来小鸟依人的站到了白苏的身边。白苏收回飞剑悬在身前,冷冷的看着眼前这帮流云峰的人,刚才那剑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那人怕是已经血溅五步了。那人此时满身尘土的狼狈爬起,怒喝道:“白苏,你好大的胆,你竟然想杀我?同门相残你可知道是什么罪吗?”那人一喝柳儿立刻脸色一阵惨白,难道自己已经给白苏带来危险了吗?她正想着,却被白苏一把护在身后,只听他冷冷的说道:“我们符剑峰掌山门刑罚,我自然比你们清楚同门相残是什么惩罚,不过你不是还没死吗?”“你!”那人一时语竭,一看其他人立刻说道:“哼,有这么多师兄弟看到你对我行凶,你还想抵赖,白苏我告诉你,这次你死定了。”白苏一个冷哼说道:“我若是想杀你,你刚才已经死了。你现在既然还活着,那么同门相残就无从说起,倒是你们拆我家门,欺我老父,还想侮辱我的妹妹,就凭这些我就能治了你们的罪。”“呵呵,哈哈!笑死了,就你一个道基破碎的废物,就想制裁我们这么多人?”流云峰的人一起哄堂大笑,柳儿和白显成都脸色苍白,就怕白苏真的闯下什么祸事,都想劝白苏不要冲动。可是他们却只见白苏邪邪的一笑,身前飞剑竟然直接一闪而出。那群人也是一惊,他们没想过白苏竟然会直接动手,待飞剑发出后,才听他慢慢的说着。“就凭我是符剑峰的弟子。”白苏的飞剑很快,可是这些人这次毕竟有所准备,他们纷纷怒骂着祭出飞剑迎了上来。这些人能选入这次行动,修为自然都已经到了灵基上境或是巅峰,可以肯定个个都在白苏之上,可是他们的飞剑一接触,却是‘噹’的一声巨响,双方互相震开,竟然拼了个势均力敌。“怎么可能?”流云峰的一众弟子,一个个顿时大惊,他们这么多人合力,就是君级也不一定能在元力上压倒他们,白苏一个灵基中境的人怎么可能做的到?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