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58.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5.第十五章 镜中妖

正文 15.第十五章 镜中妖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惨叫后废墟还是一片寂静,可是白苏却感觉到一种微弱而隐晦的力量已经开始在这座废墟里积蓄力量。请大家搜索([email protected]¥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莫名的微风渐渐停止,可是整座城市却像是活了过来。白苏心知不能耽误,立刻开始向远处的高崖赶去。一段时间后,那座高崖已经就在眼前,他开始放慢速度侦查着四周,果然越是靠近这里,那种隐晦的力量就越强大。这时一队人影突然出现在这山崖的一侧,白苏甚至不用去看就知道准是刘云开那伙流云峰的人。果然那群人跟着刘云开,缓缓在这山崖内密集的孔道内穿行。一个骂声突然传来:“该死的这什么地方,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进蚂蚁窝了。这弯七八扭的,到底还有多远。刘师兄我看要不我们从顶上走吧。”白苏耳朵一动,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他记的这个声音,正是当时被自己教训的那帮人之一。这时刘云开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不行,我们这么多人从上面走太容易被发现了,万一被他们知道了我们的位置,肯定都会冲过来,那我前面还费那么大劲干嘛?”“是,是,刘师兄说的是,我怎么没想到。不过这次都怪那个姓白的,要不是他多事我们也不至于搞的这么被动,现在就算我们找到那秘籍回去怕也不好交代吧?”刘云开说道:“哼,一顿处罚怕是在所难免,不过只要秘籍在我手,自然会有我父亲出面,不管你们被掌门罚多少,我父亲必然双倍赏回给你们。”下面的人一阵夸张的闹哄,却听刘云开继续说道:“倒是那个白苏好像不简单啊,你们这帮家伙真的是被他一个人击败的?”他手下的人立刻将当时情况添油加醋的说了一边,不过刘云开到还是听出了点名堂,只听他狐疑的说道:“我听别人提起过,符剑那贱人似乎有收白苏做第四子的打算,可是他道基破碎这《皇剑》是学不了的,难道他那把短剑也是件厉害得灵器?”这时下面的又拍马说道:“对,我们也觉得那柄短剑十分的古怪,明明是灵基中境的修为,但每一剑都重若千钧,现在经师兄这一分析肯定就是那把短剑有古怪了。不过不管符剑赏了他什么东西,又怎么和师兄的‘金鳞’相比呢?”刘云开像是心情大好,语气高傲的说道:“那是必然,你们还是走快点,等完成任务出去后,你们的仇我自然会给你们报,你们师兄我就是当众宰了他,也没人能奈我何。”声音渐渐远去,他们像是进了更深的洞穴,潜伏起来的白苏却是嘴角一笑,一小团元力脱手而出,向着石顶飞去。他这点元力自然做不了什么情,但是却能将所有的弟子都吸引到这边来,不过这些,已经深入洞穴的刘云开一伙自然就不知道了。做好这些,白苏从新一跃而起,飞快的攀上了那段最高的高崖,可是他刚一进入内部却是一惊。在他眼前是一个百余丈的简陋大厅,大厅里竟然一片尸骨累累,中间还有一条盘旋的楼梯直通石顶之内。他仔细辨认,发现这些竟然都是妖的骨骸,虽然经过时间的风化,已经看不出他们生前是强是弱,但光凭这么多的数量就已经是件不得了的事情,白苏知道刘云开等人不久就会上来,所以他也不敢耽搁直接跃上了楼梯。刚一进入石顶之内,四周的风格又是一变,这里的装饰看起来虽然还是相当粗糙,但是却已经有不少人族的风格。这一层比下一层小了不少,中间也有一道楼梯通向上层,在通道的周围却是铺满了很多破碎的金属碎片。白苏随意捡起一个仔细观看,发现这碎片应该是某块护心镜的一部分,他又拿一个,却像是刀剑的一节碎片。他不由想道:难道这里的碎片都是些破碎废弃的灵器?这个猜想马上就被白苏自己否定,他现在所在的位置明显不是什么丢垃圾的地方,那么又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废弃的装备武器呢?他看着黑漆漆的上层,或许答案就在上面吧。又上一层,面积再一次变小,但白苏却是一愣,在这间石室里以为满满都是人族的气息,座椅板凳,茶具木床,甚至还有一张古色古香的化妆台,台上方挂着一块明亮的黄色铜镜。白苏发现这个房间了的东西竟然和下面的完全不同,这里的这些家具全部是用实木制作,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别说没有风化,就是连一点陈旧感都没有。这是他突然耸耸鼻子,在这间起码超万年的石室里竟然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这里有人住!白苏飞快的得出这个结论,他正打算搜索一番的时候,下面却是传来刘云开的声音。“快应该就在上面。”白苏双眼内突然闪过一丝戾气,立刻祭起短剑正要准备一战,却听道流云峰的人叫道:“刘师兄,这里好像有禁制,我们上不去啊。”白苏这时才是一惊,他们进不来吗?可是自己为什么可以进?他想着,不由想起国主给的那瓶精血,难道正是自己拥有精血所以才能进来吗?他想着不由将那瓶精血拿出,可是他才刚一拿出来就听到石室里凭空一声轻叹。“哎,圣主的血脉终于还是到了,可是为何偏偏晚了这么多万年呢?”随着这声音的响起,白苏惊讶的发现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飞快的消退,原本精致的石室瞬间像是历经了数万年,一切都风化的不成原形。望着瞬间光秃秃石室,白苏内心一片震撼,他确定自己刚才所见的场景并不是什么幻术,而刚才那一瞬万年的沧桑也无比的真实。这时那块铜镜却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房间的其他东西都成了尘埃,却唯独这铜镜完好无损。“你是谁?”白苏大胆的问着,视线却完全集中在那块镜子上,他感觉刚才的叹息声就是这块铜镜发出来的。这面铜镜造型十分的普通,感觉上也没有什么灵力,当白苏走近时,一个模糊的影子立刻在镜内出现,他看这镜子里那个模糊的影子内心却是狂震,因为他在镜内看到的竟然不是自己。那影子模糊的只能大概看出一些轮廓,隐约分为金红二色,但仅仅如此白苏也还是一眼就分辨出这绝对是个女性的影子。“你是谁?”他再次问道,可是回答他的却依然是一声叹息。“我是谁还有什么重要的吗?一切都已经晚了,圣主已经成了地上尘埃的一部分,就是又再多的精血又能如何?”白苏不由的眉头一皱问道:“你说的圣主是越人王?”镜子里的人影说道:“越人王跟本就是中州的那些老家伙对圣主的蔑称,圣主的尊号是皇极剑圣,一身剑修通天彻地,如果不是中州那些人以多打少,圣主怎么会落败?等等,为何这血脉如此的稀薄?”这时镜子里传出一声惊呼,白苏还没回过神却听到一声无比凄厉的叫声,叫声里竟然充满了悲愤。“无耻!简直无耻之极!这帮自诩圣者的家伙,竟然卑鄙如斯,难怪我们这一等就是数万年,数万年。可怜我绝世一族耗尽生机为圣主拖延时间,想不到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然会用魔的手段来对付圣主的后裔。我好恨,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凄厉的叫声尖锐刺耳,到后面根本就已经不是人类该有的声音,白苏只觉两耳刺痛无比,他赶紧捂住耳朵,但那尖锐的声音却依然如利剑一样刺在他的脑海里。好在那人很快就停了下来,白苏才得以恢复意识,不由的后退几步,全神戒备起来。突然那镜子里传出一阵低低的轻笑,那笑声轻微,却说不出的诡异,明明像是笑的很温柔,但白苏却觉得这笑声里充满了疯狂。紧接着一个犹如来自九幽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的说道:“我要报仇,将你的身体给我可好?”……此时越皇陵的外面,已经围了不少的越国人,连国主赵繁都亲自来到这里。云舟上的三师兄稳稳的站着,青色古剑就悬在他的身边,手里则是捏着那块白云令。他神色看似平静的盯着这片山林,但是内心却依然回荡这师尊的那句话。“不可以逞强,即便是你倾尽全力,至多也只能挡它一下,但是你的青锋必碎。”每每想到这句话,他都觉得自己的内心有一片怒意狂涌,自己虽然以为师尊座下第三子,可是始终进不去师尊和师兄师姐的圈子,如果这次是大师兄来,师尊还会这样叮嘱他吗?他想的出神,以至于以他的灵觉也没有发现一个娇弱俏丽的身影,悄悄的从一处剑痕里潜进了陵墓。柳儿这次在白家被白苏所救,又看到白苏如此大展神威,她的心里又是欢喜又是惊怕,喜的是自己的心上人强悍绝伦,怕却是她意识到自己和白苏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灵脉被断后更是变的遥不可及。就在这时,她听人说起这皇陵里原来藏着一个秘境,秘境里丹药,宝物,功法等数之不尽,连白云山都如此大举出动。她立刻就相信了这个说法,于是她壮着胆子悄悄的潜了进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