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60.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17.第十七章 无路可走

正文 17.第十七章 无路可走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金鳞这时已经化成了一到飞快的闪电,可是白苏却是不惊不慌,他刚才虽然在探寻着这个秘境的秘密,可是同时灵觉还是时刻在监视这刘开云,所以金鳞刚一动,他的短剑也瞬间化作一道银光。一声金铁脆响,两把飞剑一触即分,白苏收回短剑,却见上面直接崩出了一个缺口,要知道白苏刚才已经用上了两层的叠加,有如此强大元力附着,竟然还被打出缺口,金鳞的锋利程度可想而知。这时刘开云也收回了金鳞,但是他的脸上却是一阵得意阴笑:“我还以为符剑给你了什么好东西,原来也只是比普通货色好点,既然如此今天你就死在这吧。”金鳞再次光芒大盛,数尺剑芒威势逼人,白苏不由的眉头一皱,这一击的威力必然远比上一剑要来的强大,即使忍痛用出三层叠加恐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想到这白苏也不墨迹,立刻将师姐所赠复基丸拿出吞下,体内元力瞬间叠到五层,他发现剧痛之下,还有阵阵海浪声在他身体里响起。“啊!”道基内撕扯的感觉让他再也忍不住一声痛吼,五层元力的飞剑带着尖锐的音爆,直接迎向刘开云的金鳞。又是一阵金石脆响,激烈碰撞甚至带起了一团星光,震旦的余音连一些修为不错的弟子都捂耳承受不住。刘开云满脸不可置信,刚才他已经用出了流云十三剑中他所会最厉害的一剑,就是灵君级怕也得避他的锋芒,这白苏只是一个灵基中境怎么可能挡的住?这时他看了看脸色惨白的白苏,知道刚才那剑白苏的消耗绝对不会少,他做梦也不会相信白苏的元力能有这么强,于是以己度人就把这一切归到了白苏的那把短剑上。刘开云两眼内凶光一闪,叫道:“你们配合我的金鳞缠住他的飞剑,我用开云掌结果了他。”他说着金鳞已经催动而起,那些受伤的流云峰弟子也纷纷忍住伤痛,催起飞剑向白苏的短剑缠来。白苏神色镇定,他们将重点放在自己的短剑上正合了他的心意,看着逼近而来的刘开云,他体内的海潮之声再次响起。强烈的剧痛让他差点岔了元力,但是却只能咬牙强忍下来,同时他的脚下也大步迈开,迎着刘开云就是双掌轰了出去。刘开云看到他的举动,心里没由的一慌,他从没想过白苏竟然会选着和他硬拼,难道自己猜错了?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细想,白苏此时也已经逼到了他的身前,四只肉掌重重的撞到了一起。一团气浪骤然暴起,无数烟尘带着隐隐海啸之声响四周涌去。一阵狂风,刘开云不敢相信被击退的竟然会是自己,就在那接触的瞬间他只觉一个巨浪打来,他做梦也想不到白苏不但元力深厚而且爆发力如此恐怖,难道他也像自己一样压制了修为不成?可是白苏那灵基中境的实力明明就放在哪里。刘开云狂退数十步,脸上一片潮红,忍不住还是一口鲜血喷出。在场的所有人立刻都惊呆在了那里,他们都曾猜想白苏的实力很可能不俗,可是却从没想过他会将刘开云打到这种程度,此刻白苏虽然脸色惨白,看起来已经严重消耗过度,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在那些同门心中留下强悍形象。白苏的飞剑现在已经磕崩的犹如锯齿,但是当他再次缓缓祭起时,刘开云阴沉的双眼内终于出现了一丝恐慌。他惊怒道:“白苏,我父亲可是流云剑尊,你要是敢伤我,我爹一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白苏不屑的一笑,一字一句的说道:“呵呵,我入门前师尊就跟我说过,就算我拆了极意门的山门她都会护着我。”他话音刚落,却是满堂皆惊,他们都是仙门弟子都明白,山门事关门派整个荣辱,这么一比刘开云一个峰主的儿子还算个屁啊。同时他们也纷纷猜测这白苏到底和符剑仙尊是什么关系。不管他们的关系如何,刘开云却是瞬间失去了血色。他父亲视符剑为终身的对手,所以他也比在场的一般弟子更了解符剑的个性,如果符剑真的一心袒护白苏,那父亲很可能还真没机会杀他。这时人群里的朝克出去劝道:“白苏,如果杀了他,就是师尊护着你只怕也是麻烦不断,他这次做出这样狗屁倒灶的事情,回去掌教自然会让他受到惩罚的。”其他同门这时也出来一起附和,毕竟刘开云的身份摆在那里,要是真死了,他们这些围观的人怕也是要被牵连。可是白苏身上杀机却是越来越盛,只见他的飞剑稳稳的锁定刘开云,然后才开口说道:“既然这么多人为你求情,但是想买你的命,就把你的剑留下吧。”白苏这话一说,下面的顿时明白白苏根本没有杀刘开云的打算,压根就是冲着他的金鳞去的。刘开云也是一愣,身为当事人,他哪里会不明白白苏的意图,可是那飞剑悬在他的头上,让他不得不从,最后只能恨恨的点头。白苏也不客气,元力一吸那金鳞立刻到了他手里,他稍一检查上面没有什么咒法契约,庆幸这么好的剑竟然还没有认主,就放心的收到了腰包了,这金鳞虽强怕也是要回去好好炼化了才敢放心使用。这一整个过程刘开云都看在眼里,那双眼睛气得何止是要喷火,金鳞是灵君境以上的神兵,他还没能力认主,想不到就这么便宜了白苏。他在心里不停的低骂,如果不是被这秘境压到灵基境自己何至于这么狼狈。只要能从这里出去,一个灵基中境的白苏他哪里会放在眼里,但现在却只能在心中低骂。“白苏,你给我等着。”这时有人提议道:“我们还是快点完成掌门的任务吧,我总觉的这个地方越来越怪异。”不少人都跟着点点头,竟然同时都将视线转到了白苏身上。白苏一怔,看来自己刚才收拾了刘开云,在这些人的眼里地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他这时略一感应,随着刚才流云峰的那些人受伤,这秘境的里潜藏的力量又强了几分,一些灵觉强点的弟子已经开始感觉到这里的不同了。他刚想说话,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一个浑身是血的弟子跌跌撞撞的从岔道里出来。“快去接应。”这个弟子一时也不知道是那个峰的,但伤的却是极重,一些懂疗伤的弟子立刻七手八脚的帮他急救,可是白苏却是眉头一皱,这个人他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他慢慢分开围住的人,正眼一看,那人虽然满脸血污,但他还是立刻就认出,正是他前面碰到已死的那位同门。白苏立刻叫道:“不好,快走开!”可是那些同门弟子靠的何其近,只听一声‘哗啦’闷响顿时一阵血肉横飞。一道红影从血光中窜出悬在半空,看到白苏只是弄了一身血污没有什么大碍,不由一声低骂,接着却是诡笑道:“哈哈,又多这么多血肉,在这绝世妖都你们谁都跑不了,哈哈你会死,你们都会死。”红影笑着,似乎变的凝实了几分,一闪又不知道去了哪里。白苏慢慢爬起来,现场已经一片狼藉,刚才的尸爆足足炸死了十余人,还有不少人受伤,如果白苏不是早有准备,难免也要挂彩。一下子那么多同门死去,气氛瞬间压抑了下来,而且看着地上的血液被吸收,在场的人都不由的一阵头皮发麻。“不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不干了。这里根本就是个死城,根本没有什么丹药秘籍,唯一一点宝物都个个带着死亡的陷阱,不行,我要先回去。”这种时候有一人带头,立刻很多人呼应起来,可是他们刚准备撤离,四下一看却又是一惊。“入口呢?我们进来的那条路呢?”听到叫声白苏也是一惊,放眼望去进来时的那条路竟然真的不见了?“幻术?”他记的那红影提起过她的最精通的就是幻术。想到这他立刻御起飞剑,远远的插到了远处的墙壁上,然后一犁,一条长长的剑痕立刻出现在那些墙上。广场虽大,可是飞剑还是很快就犁完了一圈,让白苏惊讶的是这一路上竟然没有一处是空的,原本的入口竟然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白苏立刻明白,这不是幻术,而是被某些机关给遮住了。他立刻吼道:“指引符呢?”现在这种情况只有指引符还可能找到出口。可是他们四下一看哪里还有刘开云的身影。“该死的。这些流云峰的杂种。”现场顿时一阵乱骂,可是他们却都毫无办法,不由的有把视线放到了白苏身上。白苏此时正紧皱着眉头,脑海里的那副图画再次浮现,这次他终于在杂乱的布局里找出了一丝不同,在这废墟的外面各角都有一个特别高耸的建筑,看似随意却又刚好出现在关键的位置,隐隐有将中心的一个圆形的建筑拱卫在中间阵势。整个格局竟然还有些类似二师姐给他的聚灵法阵。白苏知道这一切肯定不是巧合,立刻说道:“走,跟我来!”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