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63.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0.第二十章 妖娆之殇
    听到叫喊白苏心里略一惊讶,低头向自己的身上看去,却见虚幻的身躯上处处龟裂,他立即压下体内的浪潮,可是一切连接似乎已经中断,他的意识立刻被拉回了本体。复制网址访问 %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地下的大厅里,绝世妖娆的虚影,满是恨意的看着白苏,她内心不免一阵凄楚,想她堂堂四界妖皇之一,当年一念动,伏尸何止百万,想不到今日不但魂魄大伤,连为以后准备的分身都被弄的支离破碎,而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少年所赐,现在的她哪怕是能脱了这个秘境而去,也只能像个孤魂野鬼。想到这她的心里犹如滴血,但现在却是拿白苏毫无办法,她柔媚迷离的双眼缓缓闭上,再睁开之时却以是一片平静,一切的恨意仿佛都被隐藏那缓缓秋波之后。白苏睁开眼睛,强大的感觉已经离他而去,但这次的经历,却让他对力量的理解有了更深层涨进,尤其是法界的使用,这对他日后突破每一层境界都有难以言喻的好处。这时绝世妖娆的情况也落到了白苏的眼里,她的身影好似更虚幻了很多,虽然有妖丹在那撑着,但看起来她的消耗也并不小。白苏立刻将那妖丹抓回手里,眼前这个妖物太过诡异,天知道她还有什么手段。对此,绝世妖娆只是一笑:“现在外面的事情是结束了,但是你想出去的话,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白苏警惕的数道:“什么要求?”绝世妖娆继续微笑这说道:“我放你们离开可以,但是外面那些人里你得让我挑一个资质最好得人附身,你还得帮我将他控制住,不然以我现在的魂力连附身都很难完成。”白苏难免一阵犹豫,但是最后还是点头同意,毕竟不能所有人都困死在这里。看到他点头,绝世妖娆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点点喜色。“跟我来吧。”令白苏没有想到,这地下大厅里竟然还有一道暗门,暗门不大,仅够一个人正身进入。进入后则是一条长长的隧道,越往下走,四周的温度竟然越往下降。“下面是什么地方?”白苏暗觉不对立即开口问道。黑暗中已经看不清绝世妖娆的虚影,只听到她的声音传来:“是我们绝世一族的埋骨之所,只有族内的大能身死之时我们才会启动与世隔绝的法阵。”白苏将信将疑,暗自提高警惕,这时周身的阴冷加剧,已经到了十分难受的地步。终于眼前一片开朗,一个冰晶的世界出现在白苏眼前,这里虽然深在地下,但是四周冰晶却散发着莹莹寒光,照的里面一片幽亮。这些冰晶的里面都模糊可见一个女体人影,即便非常模糊,但那妖娆的身段却是诱人无比。进入这个冰宫之后,四周的冰冷已经已经到了刺骨的程度,白苏暗觉不对劲。“你进去打开,这里太冷我坚持不了多久。”说着他停住脚步,站在了入口处。绝世妖娆却是说道:“我的魂力已经不足以开启法阵,你自己又不是感觉不出来,要我过去开启除非你能把那妖丹给我。”白苏脑海里急转,突然一笑,很随意的就将妖丹抛了出去。黄橙橙的妖丹,直接掉在了光滑冰面上然后缓缓向绝世妖娆滚去,可是即便是虚影都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的脸上一阵扭曲。“你!”白苏依旧笑着,暗自却将白石扣在手里,说道:“我是不会进去的。你要是真能使用妖丹的力量,在最开始的石室里你就已经动手杀我了。其实我感觉你刚才的提议不错,你放我们出去,我帮你出去。”“呵呵,出去?出去干嘛?”绝世妖娆突然一阵苦笑,眼神里突然涌现滔天恨意,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的魂魄被你弄的残破不全,以后修炼必然难如登天,现在连分身都被你毁成那样,我出去,出去了又能干嘛?别说是中州三圣,就是往昔那些拜我为王小罗罗都能轻易的碾死我,说不定还要剥魂炼魄。”说到这她的眼中突然杀意大盛,一脸决然的说道:“现在我已经万念俱灰,或许只有神秘莫测的天缘石才能帮我。等你死了,我就出去找一具身体,再回来取这天缘石。”她的话音刚落,这冰天雪地之中突然涌出无数莹绿的魂魄,他们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全都归到了绝世妖娆的身上,一时间她原本模糊的身影瞬间变的犹如实质一般。只见她手指一指,白苏瞬间感觉自己如坠冰窖,脑海里一阵剧烈的刺痛,又有许多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闪现。他抱头努力挣扎,可是痛感却是急剧加剧,突然他觉得世界正慢慢的归于平静,脑海里的疼痛也在归于平静,只是一切的感知正离他越来越远,弥留之际他的眼前只剩下了那双妖艳的双眼。黑暗慢慢降临,白苏心里一阵迷茫,难道真如绝世妖娆所说,所有天缘石的主人最终都得不到善终吗?黑暗之中突然出现一个亮白的光点,光点飞快放大,很快就成了一片白茫茫的天地,白苏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周围的浓郁的白气和地下的水渍都是那么的熟悉,这是天缘石内的世界。这是白苏听到头顶传来数声咚咚的碰撞声,不禁抬头望去却见茫茫的白雾之外正有许多妖娆的虚影向他这边冲来,但是白雾之外似乎有一层白茫茫的罩子将这些虚影全都挡在了外面。那些虚影前赴后继不断的向白罩袭来,可是她们一接触到罩子就直接蒸发成了一股淡绿的轻烟,然后消散在外面的天地之间。终于白看到了一熟悉的身影,他知道那正是绝世妖娆的魂魄,两人就这么隔着透明的罩子摇摇相对,一面是白芒的一片,一面则是无尽的黑暗。乱舞的虚影越来越少,最后白苏在她的眼里读到了一丝绝望,然后不顾一切的向他冲了过来。周围的一却骤然亮起,意识终于慢慢回到了白苏的身上,头痛欲裂的感觉瞬间惊醒了白苏,他抱头痛叫,庆幸的是痛感很快就消退的一干二净。可是白苏却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好像多了一些东西。他无暇去捕捉那一丝不同,而是四下去寻找绝世妖娆的身影,这个妖物对他来说太危险了,几次都差点死在她手里。可是四下却是一片冷冷清清,哪里还有她的身影,连冰宫的温度也变不在那么难以忍受。“难道她真的消散了?”白苏有些不能相信,像绝世妖娆这样的一代妖皇会就这样消散掉。短短这一些时间的接触,她给白苏的感觉就是深不可测,手段层出不穷,所以他又些无法相信。周围的温度不在冰冷刺骨,甚至还多出了一点点暖意,周围的冰晶也开始一点点融化。白苏突然觉得这周围的一切都无比的熟悉,熟悉的就像是再次生活了无数年一样,那些冰晶里的隐约女体他甚至都能叫出她们的名字。白苏将地上的妖丹捡起,凭着莫名而来的记忆慢慢向着墓穴的深处探去,很快他就到了一个布满玄奥符阵的地方,他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符,但是这地上的符阵他却能清晰的看懂。他不免嘴角慢慢勾起。“绝世妖娆,想不到到最后你竟然还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我。”说完转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当白苏从地面出来时,圆形的广场上,白云山的弟子们立刻围了上来,每一个人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对生的期望。“白师兄,怎么样?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了?”“白师兄,我们感觉到那股隐晦的力量已经消散了,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出去了?”众弟子急切的问着,白苏默默一阵扫视,在这里他的修为等级无疑是最低的,可是此时却成了焦点,他虐刘开云,又在大家无望的和恐慌的时候将他们领导起来,给了他们希望。他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自己的强大。只是他却眉头一皱,这些人现在只关心自己能不能离开,却豪不在意门派的任务。他只能说道:“恩,我们应该是可以出去了,只是掌教给我的任务却是没有完成,那只妖十分强大,而且我们又没有指引符。”众人一听,立即说道:“这都怪刘开云和那只妖,我们已经尽力了。”白苏点点头,没有指引符,他们也无法完成任务,只能先回去再说了。他一说回去,一众弟子立刻附和,一起向出口涌去。……时间稍一回溯,在秘境刚入口的那段,柳儿已经在这里徘徊了很久,可是始终是在原地打转,她内心不免嘀咕:“怎么可能会是死胡同呢?不然白苏哥哥他们又在哪里呢?”就在这时,一阵微风突然从她背后吹来。“有风?”有风就说明这条路是通的,只要顺着风走,就可以找到入口。柳儿一阵喜上心头,立刻寻着风一路摸索而去,可是她还没走几步,一阵刺骨的冰冷突然缠上了她的心头。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