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64.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1.第二十一章 欲哭无泪

正文 21.第二十一章 欲哭无泪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苏带头从越皇陵中钻出,能够重见天日本来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可是当他看到满目苍夷的场景,心情顿时低落了不少,而且那些最大伤痕还是他一手造成的。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天空中还停留这三艘云舟,除了白云山的,其余的看起来都是破破烂烂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白苏等人的出现立即被留守的人报告了上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云舟之上。在云舟最中心,一个最大的厅堂里白苏见到了当时跟自己对峙的大师兄和那长老。此时他们伤势明显未愈,但已经没什么大碍。不等他们怎么询问,一众领头的弟子就七嘴八舌的将秘境里发生的事情报告了一边,这些人一改在秘境里的颓废样,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将屎盆子往刘开云头上扣,而在挣抢功劳之时,却从头到尾愣是提都没提到白苏。白苏倒是乐的清净,他是这次唯一有收获的人,到现在还没人知道,要是被人注意到了,说不定还是个不小的祸事。这时大师兄皱眉说道:“这么说都是流云师叔的宝贝儿子惹的祸了?师弟,这次是掌门让你手持白云令,全权负责此次任务,现在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你知道该怎么处理吧?”大师兄话到最后,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形同山岳,一些修为低的人纷纷开始后退,而处在他气势中央的三师兄也不免两腿颤抖,他本就有伤在身再被这么一压,势必伤上加伤。白苏虽然还受的住大师兄的气势,但为了低调也随着人群往后退。他们刚一站定,就听大师兄继续说道:“你要记住,符剑峰的脸面就是师尊的脸面,你要死了还有我,我要死了还有师尊,知道了吗?”白苏在下面听的冷汗淋淋,看来符剑峰的人师徒几人除二师姐外,其他人的脾气几乎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三师兄此时已经已经半跪到了地上,抬首说道:“是大师兄,君侯就是死也不会坠了符剑峰的威名。”云舟在满地硝烟里缓缓升空,越国国都这块地几乎被打的成了一片废墟,白苏看着满目苍夷心里却是久久不能平静,他想为自己的故乡做点什么,可是却发现他现在什么都还做不了。……白云山之巅,本该终年白云缭绕,今日却不知为何这天际白云似乎是畏惧了山峰,远远的让出了一片青天。白云山掌教云中道人,枯坐在山峦之巅,在他的四面都漂浮着一个虚影,只听其中一人说道:“这么说来,这个越皇秘境中空无一物了?”云中道人叹了口气,说道:“按回禀的弟子所说,哪里很可能早就已经被榨干了生机,不但里面的妖物被吸的一个不剩,连有带灵气的东西都被吸的一干二净。”山巅处一片寂静,许久后才有人叹息道:“哎,孤独圣者困守万年,丹药宝物虽然毁尽,但是武学秘籍却肯定能保留下来,那秘境连守卫都是皇级妖物,这《皇剑》的真章,必然是非同小可,你们白云山真的没有得到?”云中道人冷哼道:“哼,你们当我云中道人是什么人?秘境里的情况怕是你们也都已经有所了解,这次我白云山多少好苗子都是有去无回,真要是得了秘籍,我还会在这跟你们墨迹?”又是一阵寂静,这时一位青色的虚影说道:“哼,你们白云山死了几个灵基境算什么,我们长青门连护法仙尊都赔了进去。你的人还缴了我长青门的云舟,若不还来,你们白云山就别想要我们长青门的丹药了。”这时一个居中的火红身影突然开口道:“哼,我们五门早有约定,私自越界缴了就是缴了,倒是《皇剑》真章的下落,才是当务之急,符剑可有重新指出位置?”这个人一开口其他人顿时都安静了下来,唯有云中道人回到:“符剑重伤未愈,也算不出具体的位置,只知道那剑谱往浊妖岭方向去了。”众人一阵摇头,似乎都不想提起这个地方,那火红身影却是冷冷一哼:“据我所知,你门白云山门下有以为叫白苏的人,他在秘境期间曾独自待在地下密室里,谁又知道他是不是在里面得到了什么?”他这么一说,众人都不由的一头雾水,连云中道人都脸冥思苦想,不禁有人问道:“敢问极火道兄,这白苏是何许人也。”“这个小贼!我……。”极火道人张嘴就几乎是咬牙切齿,可是说到一半却是急急刹住,话锋一转道:“本尊只是怕符剑算的不准,既然要准备和妖族开战,总得确保没有其他可能。云中老弟不如把这白苏交给我,让我好好的搜上一搜。”云中道人一阵沉默,突然他的耳朵微微一动,然后笑道:“哈哈,极火道兄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一个灵基中境的弟子而已,道兄何必如此认真,不过他毕竟是我白云山的人,而且还是符剑的弟子,符剑那丫头的脾气,老兄你不会不清楚吧?”其他人也不免一阵奇怪,为什么堂堂极意门掌教,会故意跟一个灵基境的小辈过不去?极火道人冷哼道:“哼,不交人也随你,增兵浊妖岭的事,我极意门没兴趣。”说着,他一甩袖子,风风火火的就消失在原地。他这一走这五人的会议也开不下去了,众人纷纷告辞离去,白云山巅又只剩下云中道人。这些人一走,白云滚滚如浪又翻了回来,云中道人身在云中,喃喃念道:“白苏?融焰老儿怎么会这么关心他呢?难道这段时间真的发生了什么,嗯,看来我这白云山中的老鼠也该清清了。”……云舟飞快的穿过天际,白苏在自己的船舱里坐着,心中还在庆幸,这次好像大家都以为没有什么宝物,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要求上缴。但是这几样东西装在袋子里还真有点不踏实,白苏先是拿出那个玉简,当时绝世妖娆将它和妖丹先后丢出,既然妖丹是真的,这玉简也很有可能是真的。他小心的将自己的灵觉探入,顿时一股信息冲进了他的脑海。求皇剑诀:第一剑,一剑求皇。紧接着是一整套连续的姿势,反复的演练着招式。白苏心中不免一阵狂喜,暗暗记下,正想要去看下一式,却发现后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白苏顿时一阵哭笑不得,这个绝世妖娆竟然只拿一招来骗他,不过还不能说骗,起码这第一剑是真的。白苏在身体里默默运行元力想试验下第一剑,可是他才刚一运行,道基处便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不免心生黯然,看来道基破碎,这求皇剑诀跟自己怕是无缘了。他苦笑着想放下玉简,哪知道那玉简在传完信息后,直接成了一堆白色的粉末。白苏又将那古镜拿出,按绝世妖娆所说,连她那个圣主都成了飞灰,这古镜却完好无损,必然会是个宝贝。他将古镜翻来覆去的看了个遍,却丝毫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简直普通的不能在普通,如果不是他曾亲眼所见绝世妖娆从这里面出来,他还真以为就是个普通镜子呢。他不免将滴血,火烧水煮,全都试了个遍,这镜子竟然都毫无反应。白苏不免一阵失望,这东西就是再宝贝,自己不能用也就只能拿来当镜子照。白苏又拿出了那颗妖丹,就目前来看这妖丹绝对是他最大收获。不管是炼药,炼器,妖丹都是抢手货,而且按绝世妖娆所说还是皇级的,要知道现在整个南疆可都没有皇级的妖。可是这丹现在要怎么利用呢?自己又不会炼药炼器,也不会炼药。白苏不免一阵烦躁,拿了三样宝贝竟然没一样能用,他随手将妖丹往镜子上一放,那知道那妖丹竟然直接就掉了进去。他不由一惊,赶紧想要伸手进去拿,可是镜面平整坚硬,他的手根本就放不进去。这时这古镜上突然异变突生,一行小字飞快的浮现出来。上面写道:王级妖丹,金属,炼器为佳。白苏不由一愣,绝世妖娆不是明明说皇级妖丹吗?怎么突然就变王级了?他心里想着,却不知道这妖丹是被他那次大发神威给消耗了。他又想,炼器为佳是什么意思?这时他想起自己身上还有把从刘开云那里讹来的金鳞剑,他立刻拿了出来,然后往那镜子里一塞,竟然还真的就塞进去了。紧接着古镜上又浮现出一段字样:尊级武器,需要精血。白苏到是听过很多炼器都需要精血,于是咬破手指,逼出一滴精血,然后满是期待的盯着古镜。精血很快渗进了古镜,瞬间化开不可见,可是之后却是一片平静。白苏又等了一盏茶时间,发现古镜依然毫无动静,不管他吹拉弹唱,还是塞什么东西,都变的完全没有反应,就像变成了一块普通的镜子。又过了许久,白苏终于明白这古镜似乎是吞掉了自己的两样宝贝,一时间他真觉是欲哭无泪,自己这一趟秘境之行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好不容易带出了几样宝贝,竟然没一个能用的,不但如此还把赢来的宝剑都赔了进去。就在他生闷气之时,他的心里却是突然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他连忙凝神将灵觉提到了最高,一道似乎能看穿一切的视线在他身上来回探查着。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