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65.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2.第二十二章 葵水灵根
    当那视线落在古镜上之时,白苏的几乎将心眼提到了喉咙,可是那视线只是在上面停留了一小下,就转到了他腰间的腰袋,片刻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白苏不免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压抑,那人竟然连掩饰都懒的掩饰一下,轻视之意已经达到了极点。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是太过于弱小,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随时都能轻易的捏死他。白苏咬牙在心中暗暗发誓:“我要变强!要更强才行!”云舟终于回到了白云山的那片云海,一干弟子都被放下了船,每人还得到了十块灵石作为补偿。看着兴高采烈散去的同门们,白苏心里却是一阵悲哀,他现在已经清楚的明白他们这伙人进去,根本就是炮灰。想到这他不免有些心冷,拖着疲惫的身体就向自己的小山坳走去。山坳还是保留着他离开时的样子,门口的那块牌子依然挂在那里,他检查了一遍自己所种的灵药,一切都还算正常,就想回那简易的洞府内休息。可是他才刚一转身,自己的药园前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站了一个人。这人一身洁白的道袍无风自动,宛若流云滚滚。那人开口道:“你就是白苏?”白苏回道:“正是,不知道仙长找我有什么事情?”他一眼完全看不出这人的深浅,就知道此人的修为必然远在自己之上,而他的心也慢慢的沉入谷底,因为这人和刘开云至少有七分相像。果然那人脸色骤然狰狞道:“是你就好,既然同门一场就让你死个明白,本座流云仙尊,你将我儿伤成那样,不但要死,我还要将你的灵魂囚在污浊之地,让你永世不得超生!”说完只见流云仙尊轻轻一抬手,立刻有一炼剑光直击白苏而来。两人修为可以说是天差地别,白苏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甚至连闪躲都来之不及。就在这时,白苏只觉一股巨震传来,整个山坳都晃动了几下,他稍一站稳就发现自己竟然毫发无伤。外面的流云仙尊本以为白苏必死无疑,还正准备走人,却没想到他这一剑竟然毫无建树。只见他皱眉吐出两个字:“符阵?”紧接着他又说道:“哼,雕虫小技,你以为这东西能挡的住我。”只见他的手再次抬起,又是一道剑光向白苏击来。这一次白苏算是看清了这一剑,可是要躲又谈何容易,山坳再次晃动,而这次流云仙尊的脸色却彻底阴沉了下来。他流云仙尊何等地位,要杀一个灵基境简直就如捏死一只蚂蚁,可是他现在连出两剑都毫无建树,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开口骂道:“哼,我就不信你这符阵还是符剑亲自布的不成。”说着他手里凭空多出一把金色长剑,样式上和金鳞竟然也有八分相识,他持剑在手,气势顿时暴涨,周身元力犹如云潮缓缓流转,看来他是想毕功于这一剑。白苏此时也拿不准二师姐这符阵到底有多大威力,但是想来是肯定挡不住仙尊的全力一击,危机时刻他心神飞快的计算着。突然他发现流云仙尊周身流动的元力云潮竟然和自己体内的元力潮汐有些相像,一个大胆的想法立刻从他心中萌生。他一咬牙:“是死是活,只能赌一把了。”他将二师姐的药丸大量倒入自己口内,炽热的感觉立刻在他的道基处升腾,同时道基周围的漩涡元力飞快的转动,元力的叠加顷刻超过了三层。即使是有药,但道基处依然剧痛难当,可是死亡面前他只能坚忍强撑,在叠加元力的同时,他还要努力回忆着当日附身绝世妖娆时的那种感觉,还有那时所放出的法界。流云仙尊的剑缓缓刺出,山坳里突然狂风皱起,元力浪潮犹如云海奔腾狠狠的撞上了药圃的符阵。这次山坳并没有如何震动,可是符阵里的灵气却是一阵絮乱,一个淡淡的青色字符骤然显现,却又飞快被元力云潮吹散。白苏知道符阵以破,此时他体内的元力潮也才堪堪叠到了七层,即便是有大量药力帮忙,七层也已经是他的极限。他咬着牙,却不将元力轰出,而是双手飞快的在身前划圆,一股个淡淡漩涡翩然形成。此时流云已到,白苏身形不免一震,一口逆血已经喷出,但是他却不能也不敢停止。或是这剑在破阵时消耗太大,这满山坳的元力流云竟然随着白苏身前的漩涡缓缓流转,不但没有击中白苏,反而转了个圈绕了回去。流云仙尊在这剑刺出后,就已经收剑捏决,在他想来此次再无意外,当他看清色字符出现的时候,心里就是一沉,怒道:“原来是青瑶那丫头的天符,不过今天什么都救不了你。”他的话音刚落时,刚好看到符阵被流云压破,正满心得意之时,却突然瞪大眼睛失声的叫道:“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我的云海仙决?”此时那些流云,刚好受到白苏的牵引转了个圈向他击来。流云仙尊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攻击竟然会被带了回来,一时毫无准备,直到身上一痛才想起要防御。一阵强风过后,流云仙尊的哪里还有半点刚来时的仙气,此时他原本雪白华丽的道破已经变的破破烂烂,不但披头散发,脸上还很多淤青裂痕。他现在虽然狼狈不堪,但是眼神却还死死的盯着白苏,不敢相信的念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云海仙决,我连亲儿子都还没教,你怎么可能会?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流云仙尊行若疯癫,却满脸狠辣的向白苏走去。就在他正要踏进药园的时候,药园的半空中突然异变陡生,一个道道青色的笔画,犹如临空写字瞬间在半空中完成了一个字符,同时一个青色的身影悄然出现在白苏的身边。此时的白苏痛的难以站立,早已半跪在地上,突然觉的背后一阵暖流注入,立刻舒服了不少,却听到外面的流云仙尊一字一顿的说道:“青瑶!”青瑶略一检查白苏,只道他是受了重伤,面带温怒的道:“师叔好不知理,堂堂灵仙竟然向一个灵基境的小辈出手,真以为师尊伤后符剑峰就没人了?”这时白苏稍一舒服,立刻插嘴道:“还恬不知耻的出了三剑。我说师叔,你不会还准备出第四剑吧?”现在虽然青瑶来了,可这流云仙尊毕竟是和师尊是同一级数的人物,他若一意想要杀自己,二师姐未必拦得住,所以白苏只有言语相激,希望他还能有点强者的尊严吧。流云仙尊这时不免老脸一红,本就受伤的脸上顿时一片滑稽,但是他声势却是不弱,只听他怒道:“小子只要你说出为什么会我的云海仙决,本座今天就饶你不死。”白苏正想出声否认,他身后的青瑶却是开口说道:“师叔怕是误会了,你难道看不出来,白师弟身怀葵水灵根吗?”流云仙尊闻言又是大惊,竟然真的仔细的朝白苏打量了起来。白苏不免一头雾水,他明明是天灵根,当初还是符剑仙尊给他下的论断,怎么现在师姐又说自己是什么葵水灵根了?这时流云仙尊探查完,惊疑未定的说道:“咦,虽然灵根还很淡薄,但果然是葵水灵根,好个符剑为了瞒住这小子,竟然还瞎说,说他是什么天灵根。”说着,他突然又是眉头一皱,话锋一转叹息道:“可惜,可惜灵根过于淡薄,道基又碎,将来也只是个空有元力特属的废物。哼,就让你痛苦卑微的活着吧。”他看了白苏一眼,眼里全是轻藐,一甩已经破烂道袍就扬场而去。看他走远,二师姐青瑶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对白苏说道:“师尊这次受伤不轻,又强行催动天符,现在正在闭关疗伤。大师兄三师弟这次也伤的不轻,正在我那医治,不然我们这符剑峰也不是什么人说进来就能进来的。”白苏听完心里却是暗自一惊,想不到师尊这次伤的这么重,这时又听青瑶说道:“这次你虽然躲过一劫,可是现在正是我们符剑诸峰最虚弱的时候,流云师叔虽然不再对你出手,但是难保流云峰的忍找你报复。所以你要不要先搬到我的青云峰,等你几位师兄伤愈,他们自会出手帮你讨回公道。”白苏一阵犹豫,突然问道:“我听说,门里正准备向人妖战场增兵,师弟我总不一致躲在你们的羽翼之下,我想去历练一番。”青瑶一阵沉默,良久才说道:“你这又是何苦,其实你刚才以灵基境的修为引开师叔的那一剑,已经足够惊天动地了。而且你又懂得万生之法,若能坚守几百年,说不定你的道基还能恢复,到时候你必然是我们白云山的一颗新星。”二师姐苦口婆心,白苏却是摇摇头,让他困守几百年,他实在是做不到,自幼叔叔就曾教导过他,不历经尽生死,终究是成不了强者的,而他这一路就是这么走过来的。“对不起二师姐,我已经决定了要去!”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