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72.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29.第二十九章 规矩
    四周的骂声越来越肆无忌惮,连陆家的几位兄长都有些不自然调整了下自己的位置,唯独陆青瑶却是担忧的看着白苏,眼神里竟然都是深深的担忧。白苏此时却是面无表情,仿佛别人在说的不是他,待众人声音稍微轻点,他才提步缓缓走到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这时全场一片寂静似乎所有人都在等,看他到底想说些什么。白苏抬眼往城墙上望去,可是他看的却不是芸燕,而是莫无风。“莫无风,你我本是一国同袍,原无深仇大恨,可是你和你们莫家多次咄咄相逼,今日你可敢跟我在这了断你我两家的恩怨?”白苏说着手中月影铿锵出鞘,直直的指着面色扭曲的莫无风。被白苏这么指着,莫无风没由有的就是一阵心慌,多次惨败的教训让他再也没有勇气和白苏对决,他此时有些哆嗦,眼睛一溜圆圈,突然转身向急切的向红炉尊者禀报道:“师尊,师尊就是这家伙,他就是白家的人,您想要的白家灵茶秘诀肯定就在他身上。”一直老神自在的红炉尊者眉毛一挑,问道:“哦?你确定?”他见莫无风死命的点头,眼神才瞥向白苏,远远的说道:“你就是越国的白家人?你得罪了我的弟子,本尊本来可以赐你一死,不过你如果交出你们白家灵茶的秘密,看在我们五大仙门同气连枝的份上,本尊可以饶你不死。”他话音刚落,最先出来反对的却是莫无风,只听他急切的说道:“师尊不可,不可啊,不能放虎归山啊!”红炉尊者却是不屑的道:“住嘴,谁让你大呼小叫,区区一个灵基境,又是道基破碎,杀他污了本尊的名讳。”说着他话锋一转,看向白苏说道:“不过,你小子要是不识时务,那本尊就是想放过你,本尊的弟子怕也是不同意啊。”他刚说完,身后的十余长青门弟子齐齐长剑出鞘。面对如此阵仗白苏却是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一下,反而冷笑大声说道:“你的这位徒弟说的没错,我不是什么刘云开,我一直就是越国的白苏。”说着,白苏还瞟了芸燕一眼,此时她也正在看着白苏,四目相对芸燕难免心虚的偏转过头。这时白苏继续说道:“不过我白苏同时也是白云山符剑诸峰的弟子,尊者可能不知道,在我们符剑峰可是有这么一个规矩。我人可死,但是符剑峰的威名不可坠,我死了还有我的三师兄李君侯,三师兄死了还有大师兄孟浩然,要是连他也死了还有我师尊符剑仙尊!”白苏说的铿锵有力,声势逼人,当他提到三师兄李君侯的时候,红炉尊者就已经眉毛狂跳,再说出大师兄孟浩然,他更是心里一片犯虚,最后说道符剑仙尊时,他的背后再也忍不住潮湿一片。到这时红炉尊者心里不有的大骂,为什么眼前这白苏偏偏会是那大煞星符剑的弟子。可是白苏偏偏还没说完,继续高声说道:“我师尊曾有言,符剑诸峰在白云山内掌刑,外主伐,每一位符剑峰的山下行走,身上抗的都是整个符剑峰和白云山的荣辱。”说道这,他威风凛凛的扫视了下四周那些刚才还在嘲笑他的人,然后再看向红炉尊者一字一顿的继续说道:“你若杀我,我可以死,但是皇剑天符之威,你们谁人能挡?”白苏讲完之时已经满脸的煞气,连体内的元力都一阵沸腾,跃跃欲试的样子。现场此刻静的连根针坠地都能听的见,刚才还高高在上满脸倨傲的红炉尊者,此刻额头已经冷汗淋淋,更别提那些毫无根基的散修和世家子弟。将这些说完,白苏才看向此地的主人芸燕,锐利的眼神直接看的她羞愧的低下脑袋,白苏心里一阵快意,这回到不像是装的。他一拱手说道:“此次我为赤阳剑而来,除此之外其他事情也都与我无关。”说着他不由的透露出强大的信心,仿佛三把之中必有他的一把,然后他自顾向城墙边上走去,人群里自动为他分开一条道路,直至他走到墙边,头也不回的一跃而下。白苏走后,现场一片寂静,众人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白苏的气场里清醒,城墙上传来一声怒骂,却是红炉尊者的声音,只听他骂道:“都是你这混账东西,备战,都给我备战!”然后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莫无风的身上。银河星沉,玄月将至中央,城楼的西面一处荒芜的山头上,白苏将自己的身形隐在几个裸露的巨石之间,透过石缝刚好可以将整个古城墙收到眼内,一旦妖兽攻来,他现在的位置可以为他争取足够的时间来找到最合适的切入点。他就这么静静的呆着,等待着妖兽们的出现,可是突然他却眉头一皱,透过石缝他看到一个青色身影正款款向他这边走来。陆青瑶站在白苏勉强,低着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说道:“哥哥们让我来告诉你,我们都很相信你。”白苏微笑着点点头,看来这丫头肯定在他背上的符阵里动过手脚,不过看样子并没有什么恶意。陆青瑶见白苏没有生气,又说道:“白大哥,你真的道基破碎了吗?我也懂一些药理,要不要我帮你看看。”白苏摇摇头,他自己的事情他最清楚,连和她同名的青瑶师姐都没有办法,又何况她呢。陆青瑶有些低落的说道:“白大哥以前肯定受尽了别人的冷眼,我当时被检查出修炼的天赋不高时也被很多人欺负过,所以我转修符道才慢慢有了一些地位。不过我相信以白大哥的实力,肯定能够出人头地,再说白云山底蕴深厚,一定可以治好你的。”白苏苦笑着点点头,就在这时他突然警觉的抬起头,不过他望的不是北面,而是西面。西面的一个小坡上,一个赤红的小点突然冒出,紧接着又有数个,很快就变成了一群,而且白苏发现不单单是西面,可以说四面八方都有无数小妖向着城楼这里攻来。白苏将陆青瑶护在身后,说道:“你快去会合陆家的人。”陆青瑶一阵犹豫:“白大哥你不跟我们一起吗?”白苏转身突然对着她一笑,说道:“我还想拿赤阳剑呢,你快去,我没事的。”陆青瑶最终还是点点头,知道自己留下可能还是白苏累赘,一咬牙就向城楼跑去。此时山下的小妖已经从四面一起攻上了山道,白苏不免有些疑惑,这究竟是在炼什么药?怎么会吸引这么多妖,他不禁回望那城楼,一股不祥的感觉萦绕在了他的心头。城楼里这时传出一连串的呼啸,不少强者都跃城而出,主动的迎向了小妖。白苏也不含糊,他的身形在山间时隐时现,他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火系妖兽的特点,哪怕是一些高级的小妖也挡不住他几下,不过他心目中的目标却是那些掺杂在妖队里的大妖。白苏也不主动出手,而是一边收割小妖,一边静静等待,只要那里有大妖伤了,就是他出手的好机会。在场的这些人真正的高手并不多,都很难直接对大妖造成致命的伤害,所以一般大妖都是伤而不死,这就给了白苏很多可乘之机,他发现这古镜真是个克制妖族的利器,只要大妖受了较重的伤就绝逃不出白苏的追杀。而白苏也学聪明了不少,不再一顿狂轰烂炸,而是用月影专挑致命的地方下手。涌上山头的妖虽然多,但是它们明显没有想到这破城楼里竟然藏了这么多修仙者,被他们一通乱杀立刻数量锐减,而山下似乎也没有多余的妖出现,眼看就已经胜利在望了。这时山头上的气氛也活络了起来,不少修仙者都笑着打趣道:“还以为能有多凶险,想不到如此轻松,芸燕小姐这次怕是要赔大本了。”“去你的,一看这阵仗,芸小姐这次炼的药肯定非同小可,只要丹药成了,给我们的这些肯定不算什么。”这样的话语在山头上随处可以听的见,白苏一听却是皱眉,他观察到这次来的妖兽数量虽然还算可观,但质量却低的很,一看就像是周围附近的妖兽自发过来的。而且他还注意到一个特点,这些妖兽中,哪怕是那些受了重伤的大妖,也只是暂时退却,完全不像是要自顾逃命的那种,这让他心中的不安又加深了几分。天空稍一见亮,这满山的杀戮终于停了下来,当白苏回到城楼时,那平台上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白苏刚一踏上平台,就有人高声叫道:“呦,这废物小骗子竟然也能活下来,看来是找了个好地方躲起来了。”他这么一叫,顿时所有人都转头望了过来。不过有白苏昨晚的影响在,倒是没什么人起哄。“白大哥。”人群里一声惊喜的轻唤,白苏不用猜就知道是陆青瑶,不过他只是点点头,然后站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