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79.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5.第三十五章 镜炉

正文 35.第三十五章 镜炉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莫无风谨慎向白苏走去,即便是白苏现在重伤在身,他也不免小心翼翼,因为前车之鉴已经太多了。白苏还是眯这眼睛,像是沉浸在了疗伤之中,像是完全不知道发生的事情。两人的距离已经十分接近,莫无风突然停住脚步,脸上阴毒的一笑,却是用元力御起那蓝色的匕首,看样子他是连靠近白苏的胆子都没有。蓝色的匕首在莫无风的催动下,画出一道弧线向白苏飞去,单从御剑这点就可以看出这莫无风的实力几乎就是没什么涨进。可是不管匕首飞的再慢也总有到的时候,眼看匕首终于要插中白苏的心脏位置,白苏终于是动了一动,只见他微微一侧身体避开肩头要害,但却是徒劳之功,那匕首还是插进了他的肩膀。“哈哈!白苏,白苏,你终于要死了!”这一瞬间莫无风感觉整个世界都亮了,他终于看到白苏死在了自己的手里,可就在这时,又是一阵狂笑传来,他不禁疑惑的回头一看,却正是那燕九炉。燕九炉这时一边咳着蓝色血液,一边却是狂笑不止。莫无风不由的觉得一阵心虚问道:“你,你笑什么?不准笑。”可是燕九炉却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里竟然全是鄙睨和快意,只听他冷漠的说道:“我只是在笑那畜生怎么就收了你这么个废物,竟然拿寒冰蓝血去刺拥有葵水灵根的人,这叫白苏的小子怕是要谢谢你了。”莫无风一听,突然就如一盘冷水从头浇下,他甚至都不知道葵水灵根是什么,但是他却已经感觉到他身后的白苏正在缓缓站起。蓝色的匕首叮的一声掉到了地上,剑锋处竟然已经诡异的融化,一把匕首只剩下了小半截。莫无风犹如见鬼一般的闪到了一边,白苏则是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脸色沉重的对那燕九炉深深的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多谢前辈相救,小子感激不尽。”燕九炉无力的摇摇手,强撑这一口气说道:“快将那三颗丹药拿走,说什么也不能落到那畜生的手上。”白苏一阵犹豫,问道:“前辈你的伤势?”燕九炉淡然的说道:“我已经没救了,你得了这三颗药千万别吃,刚才我说的都是骗那小畜生的,问仙丹只能帮尊者感悟灵仙境的天地大道,你们灵基境如果直接吃下半成品怕是立刻会被他的药性撑爆。这三颗丹药本来是准备我,芸燕还有那畜生一人一颗,既然你得到了,可以让芸燕带你去寻一个人,她会帮你完成这最后一步。”一边的莫无风听完,不由冷汗淋淋,心里早已经是悔不当初了,可是一切已经为时已晚。白苏这时也走到了这鼎炉前,他被那寒冰蓝血的匕首刺中后,身体里好似无端被注入了大量元力,而且他本身的元力似乎也变的更为精纯了些,但是即便他现在有元力护体,站着鼎炉也是感到一片炽热难耐,不过还好,还在他的忍受范围。他小心的将丹药从那岩浆上摘出,让他奇怪的是这未完成的问仙丹入手却是一片冰凉。他转念一想,这丹药藏在身上难免会被红炉尊者发现,他记得古镜似乎有隔绝探查的功能,想到这他立刻拿出古镜,将这丹药往那古镜上一放,果然如他所料这丹药一接触那镜面,就沉了进去。丹药刚刚进入古镜,古镜上就浮现出了一行小字:中品问仙丹,可提升至超品,是否契炼?白苏不由一愣,感情这古镜竟然还能炼药?他正想确定,这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极度震惊的声音。燕九炉此时正死死的盯着白苏手里的古镜,用颤抖的手指指着问道:“你这可是镜炉?快让我看下,快,求你了,让我看下!”他说着一时间竟然泪如雨下,甚至直接疯了般的磕头祈求,蓝色的毒血随着他的动作,直接洒了一地。白苏一阵不忍,赶紧走了过去将古镜放在燕九炉的面前,那燕九炉两眼盯的就像是要掉出来了一般,然后却是破涕为笑,仰头呢喃道:“这世上竟然真的有镜炉。师尊真的有镜炉,真的有啊!”然后他低下头满脸热切的对白苏说道:“小兄弟,我看你这镜炉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岁月,时光之力不仅消磨了它的灵气,甚至连它里面本该有的器灵也已经早已死去。如此宝物又岂能明珠蒙尘,小兄弟你可愿意将他暂时交给我?”白苏一阵犹豫,还是将古镜递到了燕九炉的手里。燕九炉双手捧着古镜,眼里却满是赞许的看着白苏,说道:“身怀五行灵根而不傲,手持重宝却不娇,为他人可不顾生死,满满豪杰之气,这南疆定然困不住你,好!就让老夫再助你一臂之力。”燕九炉老迈的身体却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绝的气息,他缓缓起身,原本伛偻的腰背竟然渐渐直起,连脸上树皮般的皱纹也飞速的褪去,转眼就成了一位正当壮年的文士。“你?”白苏不由的一惊,以他的见识,这燕九炉此时的气息似乎已经超越灵尊境。燕九炉这时微微一笑,说道:“没错,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是灵仙境了,可是因为些事情,却弄的先前那般的狼狈。”说着他的脸上转为苦笑,然后走到那鼎炉前转身对白苏说道:“如果有机会,你可愿以后为我报仇?”白苏这时已经猜到了他的意图,对着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燕九炉终于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然后朝着那鼎炉一跃而进。外面的战斗此时也正到了关键时刻,天上的红云老妖此时就犹如一只巨大的风筝,时而飞远,时而又被拉近,总之始终摆脱不了红炉尊者的牵引,就在刚才它一阵爆发差一点就可以脱了这身限制,可是却被边上那些弱的不像话的修仙者硬生生的打断了大招。而这边的红炉尊者显然也不轻松,此时他以完全没有往日的仙风道骨,即便是穿着不凡的宝衣也已经是大汗淋漓。他咬牙撑着,可是自己的元力已经几近干渴,红云老妖的实力远远超过他的预计,自己虽然有专门炼妖的鼎炉在手,竟然还是拿这老妖没有办法。现在他只是痛恨芸燕请的这些修仙者是在太过废材,老妖就这么定那给他们打都不能造成多大伤害。原本他计划自己出来拖住这老妖,让燕九炉可以放松提防,然后在让莫无风出手偷袭,还有另一个精通药理的弟子取药,以他对燕九炉的了解,本来一切天衣无缝,自己现在可以堂而皇之的拿药走人,可是让他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会被拖在这里。他现在和红云老妖互相牵制,没点代价怕是走不了,即便是走了怕也是没时间再去取药,因为这红云老妖一旦失去了炼妖炉的限制,他明白自己根本挡了几下。想到这他一咬牙,想要加大元力输出最后再拼一把,却听到空中传来红云老妖阵阵沉闷的笑声:“卑鄙的家伙,你的元力已经见底了,不要在做无谓的挣扎了,你还是看看我的身后吧。”红炉尊者寻声望去,却见北面的天空不知道何时已经一片黑压压的妖气,直接就将这天际分成了黑青二色。这一看他顿时心头大骇,这么重的妖气只有一种可能,妖族大军怕是已经不远了。可是,他不由的望向那隧道,那里面漆黑一片,也不见莫无风等人出来,他心里不有一阵着急。可是远处的红云老妖却像是算准了他这分心的时刻,羽翼突然一阵猛震,竟然直接发起彪来。等红炉尊者反应过来时已经为时已晚,他只见自己的小鼎上突然崩出一丝裂口,胸口立刻犹如被山峦重压,一口逆血直接就飙了出来。他知道当断则断立刻将小鼎一收,拼着再挨一记直接就向南面逃去,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一团火焰凭空在他身上出现。不过他也算了得,只见他浑身元力一震,那火焰犹如烟花一般立即四散了开去,而他自己再不停留,连药也不要了,化为流光直接就消失在了天际。空中的红云老妖终于获得了自由,不过它却是一阵沉寂,看来它虽然挣脱了炼妖炉的束缚,但自身的消耗和代价绝对不会小,不过它一点都不担心,眼下坡城楼上的几十个蝼蚁一个也逃不出它的掌心。这下余下的人终于慌了神,他们一直翘首以盼的红炉尊者竟然就这么败走了,留下他们无疑就是等死。这是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快进速隧道。”剩余的二十几人立刻都挤进了隧道。隆隆声中,隧道的石门被重重的关上,但谁都知道这根本挡不住红云老妖。一群人很快就进入了那个石厅,可是一进去众人就发觉不对。原本端坐在中央的燕九炉已经不见了,连鼎炉都已经被人打开,地上还有躺着一个长青门弟子的尸首,远处的角落里莫无风就如见鬼一般的蹲在哪里,像是已经失了心疯。而白苏则端坐在鼎炉的正后方,此时他身上正白烟袅袅,一派仙气不凡。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