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0.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6.第三十六章 一剑求皇

正文 36.第三十六章 一剑求皇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这时白苏的双眼骤然睁开,身边的白烟犹如海浪般立刻向四周冲击而去,密闭的石厅内平地刮起一股强风,强风又似水浪,让所有的人内心都是一禀,光这副异象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白苏这时站了起来,一直没看到燕九炉的芸燕立刻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叔父呢?”白苏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芸燕,将前面发生的事情大略的讲了一边。听完后芸燕一阵呆懈,像是完全不能相信白苏所说的会是真的,燕九炉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自己之所以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到达这样的修为,可以说完全是靠着燕九炉丹药的支持,而且现在红云老妖就在外面,能带自己生还的也只有燕九炉。芸燕双眼一阵失神,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突然她的双眼危险的一迷,转向一边已经吓傻了的莫无风。只见她一挥手,一道红光直射莫无风的小腹。一声凄厉的叫声,紧接着的却是芸燕痛苦疯狂的诅咒:“如果今天不死,我定要折磨你一辈子!”白苏的眉眼轻皱,但是很快就松开了,正想要询问外面的情况,却见芸燕的烈阳剑不知道何时已经横在了在他的面前,只听她冷冷的说道:“药呢?”白苏不由一愣,不过很快释然,手心一摊,里面正躺着两颗金灿灿丹药。他坦然道:“我答应过燕大师,要将这两颗转交给你,另一颗我吃了。”芸燕将信将疑,问仙丹一颗足以在时间掀起一阵腥风血雨,白苏会这么轻易的交出?她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一把将药抢了过来,一看却是惊道:“完成了?”白苏点点头却不细说,而是将注意转到了陆青瑶的身上,她进来那么久他们还都没说上话呢。白苏问道:“青瑶,外面怎么样了?”陆青瑶双眼含泪,说道:“红炉尊者败逃,现在红云老妖就在外面,白大哥,青瑶不怕。”她说着,或许是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她竟然主动的靠向白苏,将自己的螓首深深的埋进了他的胸膛里。白苏轻轻拍着她的背,脑海里却是急转,突然他一脸严肃的转向芸燕问道:“你修为最高,快将当时的情况详细的说给我听。”芸燕一愣,但是看到白苏如此认真,知道事情或许还有转变,立刻就将当时情况详细的说了一边。听完白苏问道:“这么说当时红炉尊者败逃,红云老妖并没有马上追击,也没有冲你们来,只是停在了空中?”众人一回想,齐声答道:“对,就是这样的。”白苏的皱眉沉思,眼里闪过一丝厉色,抬头对所有人说道:“照这样的情况,这红云老妖虽然赢了红炉尊者,但怕也是伤的不轻,我或许还有一法可以牵制住那老妖,不过小弟修为低微,我牵制住以后,就要请各位务必全力攻击。”众人一听不由的面面相觑,红炉尊者那样的修为,又有宝物相助才能牵制住那老妖,最后还是得饮恨败逃,白苏一个灵基中境凭什么敢这么大放厥词?不过神奇得是,在场的人竟然都选择相信了白苏的话。虽然他们是相信了白苏,可是一时也是无能为力,他们的元力基本已经消耗殆尽,甚至有不少人连生机都损耗了不少。那南蛮山的老大,领头叹气道:“白兄弟,我们都知道你的本事不凡,可是我们这些人现在真的是油尽灯枯,恐怕就是比凡人也好不了多少了。”白苏听完却是一笑,只见他伸手轻招,地上那杯莫无风原本端给燕九炉的杯子立刻被他招到了手里:“各位,这里有一杯从灵石中提炼出来的灵液,它的恢复力远超普通灵石,大家每人用元力弄出一点服用,相信很快就会有一战之力。”众人一听,顿时两眼泛光,现在的情况,多一点元力就是多一点生机,立刻每人都取了一点服下,果然体内的灵根就开始快速的催生出许多元力。“多谢!”南蛮山的五位汉子带头向白苏抱拳,郑重的点头表示谢意,同时其他人也纷纷效仿。到这时他们才开始真正信服白苏,如果他真有办法可以牵制住红云老妖,那么他就是想离开也不会太难,可是他却要在这时候挺身而出,这份情义在场的各位,怕是今生都难以偿还。白苏连忙避过他们的谢意,笑着坦然道:“各位无需如此,其实我更多的是为了保全……。”说着他将视线转向了陆青瑶,言下之意已经十分的明显。陆青瑶不免脸色一红,低着头竟然甜蜜的笑了起来。白苏知道时间紧迫,简单的交代道:“芸燕,这里你的修为最高,到时候其我一定住老妖,你就带着大家全力出手,打完后你们不要去管后果,立刻就走!南蛮山的兄弟,陆家的人就拜托你们了。”说着他正想要做躬,南蛮山的五人立刻将他拦住:“白兄弟只管放心,我们五人就是死,也一定死在陆家妹子的前头!”得到答复白苏又将目光转向芸燕。芸燕双眼中光华连闪,最后一咬她的小白牙,对着白苏郑重的点头。一切安排妥当,白苏心里也再无牵挂,石门一开,他便领头冲了出去。既然已经决定了要拼上一把,白苏再无留手,一出隧道就将古镜祭出。此时的古镜已经和原先有了很大的变化,先前因数万年的时间消磨,古镜早已陈旧暗淡,可是如今古镜一出却是焕然一新,而白苏赌的就是焕然一新后古镜的对受伤妖族的效果到底会有多大。红云老妖虽然飘在天上,可是它的体型巨大,白苏一眼就找到了它的位置,然后古镜一照,原本静静飘在天上的红云老妖,突然身形一滞,然后立刻想要挣扎起来。可是他一挣扎白苏就知道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这红云老妖虽然赶走了红炉尊者,但是它自己也是重伤在身。白苏知道机不可失,见古镜起了作用立刻吼道:“快,就是现在!”随着他的吼声,二十余团元力光芒骤然亮起,然后一起击向了空中的红云老妖。老妖硕大的眼球瞬间眯起,重伤之余的它竟然在这次攻击力察觉到了危险的味道。它心里不由一阵低骂,如果不是身上这古怪的禁制,这些连尊级都不到的攻击它怎么会放在眼里。可是这身上的禁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但能将它的身体牵引住,还能削弱它的各项属性,其中就包括了最基本的物理防御。老妖终于有些急了,它能有今日的实力修行了何止千年。别的不说,光是它的灵觉就已经非同凡想,也正因此才让它心里更加的忌惮,也不知道为何它竟然在白苏的身上感觉到十分明显的危机感!天空之中突然多出了一些火云,这些火云虽然远没先前的多,但是颜色却是全然不一样,现在出现的火云每朵都红的像是浓稠的鲜血,不论其威力,光是这份妖艳就已经让人望而生畏。芸燕所领头的攻击,刚好被这些火焰挡住,天空中立刻爆起一段剧烈的震旦。这时只听白苏大声的一吼:“走!”然后一股浩然的皇者之气立刻在白苏身上开始升腾。金光灿灿的金鳞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白苏手里,而在他的体内一片大海涛声连绵不绝,元力竟然瞬间就叠过了五层。可是这次白苏所受到的疼痛明显并不像以前那样的强烈,五层以后体内的元力竟然还在叠加。汹涌的元力潮汐围在白苏的道基处飞快的旋转,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些旋转的元力竟然有一丝穿过了他早已破碎的道基与对面的元力形成了一个细小却完整的回路。同时白苏的脑海里正飞快的闪过求皇剑诀的第一式,也是他会的唯一一式:一剑求皇!尊级巅峰的金鳞剑像是被这剑式的皇者之气所感染,金光耀眼让人不能直视,甚至还有和红云老妖的火焰同分天际的势态。此时白苏的内心却像是回到了你那日附身绝世妖娆的时候,面对诸多仙尊他都一战而胜,何况区区一只相当于灵尊的老妖。金鳞伴随着一声威武的龙吟终于缓缓刺出,这求皇剑诀的第一式看起来十分的简单,但是在十余层元力叠加的催动下,这一剑所带的皇者霸气如火山喷发,瞬间汇成一把犹如实质的巨大剑罡。而就在剑罡形成的以刹那,红云老妖的眼里终于出现一片骇然的震惊,他疯狂的扭动身体想要摆脱这层束缚,可是古镜却只是一阵轻晃,丝毫没有要断开的意思,而那剑罡却是瞬间以至。临危之际,红云老妖心知再无侥幸的可能,只见它额头的一根羽翎骤然亮起,宛如一轮炽热的骄阳。一时间天地间只剩下了剑罡和骄阳的碰撞。两者相互交叠在了一起,却没有剧烈的声响和爆炸,一切仿佛都在宁静中进行,可是白苏脚下由巨石构建的残破平台却开始慢慢的融化,高温瞬间将整个地火山烧成了一阵火海,而剑罡却在一点点的消磨。终于炽热的骄阳像是耗尽了热量骤然暗下,瞬就变成了一轮黑日,而剑罡还还残留一点点的刃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