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2.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8.第三十八章 得罪
    白苏一手托着吴胖子,脸色阴沉的走了进来,刚才他还在店门口的时候就已经将里面的对话听了个清楚,这事因他而起,自然就该由他来帮这吴胖子出头。他刚一站定,店内的几人都是一惊,在这燕都或是整个南疆,五大仙门的弟子不论到哪都是高人一等,其中又以极意门和白云山为最。白苏一身白云山的装束,虽然看起来修为不高,但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人敢轻视他。那魏少爷飞快的和身后的老者对了一个眼神,那老者从他背后走出对着白苏说道:“原来是白云山的仙友,有失远迎,不知仙友登门可是有什么事情?”白苏将这老者略一打量,这老者有灵君中段的修为,但是身上却丝毫没有什么杀气,乍一看反而更像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老爷。对于这样药罐子里出来的人,白苏自然不会给他面子,只见他手一扬,月影叮的一声直接插到了客厅的地面上,然后说道:“我们明人不说暗话,这把月影是我买的,你们有什么问题吗?”老者脸色略有些难看,说道:“仙友,既然这把剑我们已经售出,那就是你的,只不过这吴管事擅自做主犯下大错,按家规是不得不罚。”白苏这时已经将吴胖子放下,此时他一脸灰败,这老者玩这么一手,主要是为了让白苏再无理由插手这事,那么他自己怕是真的要死定了。但是他还是感激的看了一眼白苏说道:“白上仙,我吴某一人做事一人当,您还是不要趟这趟浑水了。”说罢,他身对那老者说道:“二长老,我虽然将月影卖掉,但是家族的确有五百灵石以内的规定,你若要治我的罪,我吴立身不服,我要见老太爷。”魏家二长老这时冷哼一声:“哼,区区一个凡人还想见老太爷?我现在就毙了你。”说着竟然真的抬手欲劈。“慢着。”白苏一声冷喝止住了他的掌势,然后只听他淡淡的说道:“长老不是问我来干嘛吗,你这是商铺,我来自然是要做生意的,你们魏家商铺我就认吴立身一人,你要是把他拍死了这生意可就要黄了。”魏家二长老此时已经明白眼前这个白苏是铁了心要保吴胖子,想到这他突然咧嘴一笑,傲然道:“我们魏家虽然不比你们白云山,但几百灵石的生意我们还不放在眼里。”到这时白苏的脸色才拉了下来,他也不说话,伸手往腰带里一掏,突然整个店内升起了一轮太阳,刺的在场的都全都睁不开眼睛。“这,这是什么东西?”二长老瞬间就惊的有些说不出话,他平日里很少接触生意上的事情,只知道这轮小日里蕴含着十分炽热的火属力量,两人站这么近,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头发都已经被烫的有些发卷了。二长老控制不住的连续后退,而那吴胖子却是一声惊呼:“这是红云老妖的吊额羽翎!”这吴胖子本身就胖,而且嗓门不小,他这一吼立刻传出几里地,再加上刚才的强光异状立刻有不少人向魏家店铺围了过来。白苏略为诧异,这吴胖子虽是凡人,但眼力却是极准,竟然一眼就能认出这是红云老妖的羽翎。而那二长老却没有这份眼力,红云老妖的大名他自然是听过,但是却说什么也不相信白苏这么一个灵基境的人能拿出这样的宝物来。不由的冷笑的说道:“哼,你当我是三岁小娃,那红云老妖在这妖兽战场纵横了足有数百年,相传离成王也只有半步之遥,就凭你怎么可能取的下它身上的东西。”一见这二长老不信,白苏还没急,那吴胖子却是大急,到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是押对了一个大宝,而这羽翎就是他眼前最后的救命稻草。吴胖子也不顾眼睛的刺痛,立刻吼道:“红云妖十年结前额,百年长羽翎,千年才能自具光华,而这妖兽战场就只有红云老妖一只过千年的红云妖,不是它的还能是谁的?”被他这么一说,这里里外外一阵骚动,这吴胖子在燕都集市凭着他过人的眼力倒也算是小有名气,他说的这么言之凿凿,不少人其实都已经开始相信,只是眼前这为少仙实在太过年轻,修为也却是太低了点。外面的骚动魏家二长老是看在眼里,而且他盯着吴立身的燕都总管的位置已经许久了,这燕都的交易额在魏家里面可以说是排的非常靠前,他身为二长老早就对此已经眼红不已,难得有这么次机会他怎么会就此放过?而且他一看白苏只有灵基中境的修为,就是自己真的出手,他也只有干看的份。想到这魏二长老怒喝道:“好啊,好你个吴立身,你竟然敢联合外人来欺诈我们魏家,老夫今天说什么也不能饶你了。”这次他再不犹豫,双掌内元力运起,隔着数丈就向吴胖子拍去。吴胖子顿时大惊,赶紧护住前胸,心里却是一片悲凉,吾命休矣啊。可就在他准备待死之际,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阵波涛之声,他还以为这是临死的幻觉,发现白苏已经拦在了他的身前。白苏这时单掌拍出,元力所致却犹如惊涛骇浪,那魏家二长老的掌风在它面前一击即溃。余浪更是一冲,将这二长老直接震飞。二长老直到贴住墙体,才稳住了身形,同时心下一片骇然,他做梦也想不到这小子的等级远远不如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的爆发力?这时白苏却是冷着脸,一字一句的说道:“哼,我堂堂白云山,符剑峰的弟子,会贪图你们这点灵石?既然你敢说,那就拿代价来吧。”他说着手中剑诀一捏,一把金灿灿的法剑骤然从他的腰袋里祭出,一时间满屋剑气横行,一股中正的堂皇之气立刻弥漫开来。这里既然是集市,自然不乏眼尖的人,金鳞这么一出,立刻有人惊叫道:“天啊,剑出金光万道,这是金属的尊级法剑啊!”这回那魏二长老算是彻底傻眼了,同时他里一阵乱颤,到这时他才明白自己这次怕是惹到不该惹的人了。但是白苏此时杀气腾腾,已经由不得他多想,他立刻祭出自己得一把君级法剑,可是他才刚一拿出来,就听叮的一声,那法剑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断成了两半。斗大的汗水从魏家二长老的额前不要钱的冒冒出来,此时他才发现在这少年面前,自己的修为等级竟然什么都不是。他颤抖着声音艰难的说道:“快,快去请老太爷。”魏家老太爷魏仲贤这时才刚刚从燕皇宫里出来,魏家身为五大仙门之一葬剑锋的附属,这次妖族大举来犯自然也是要出些力气。不过他边走边摇头,内心却是一阵苦闷,想他魏仲贤自己也算是英雄了得,怎么说也是魏家数代以来唯一一个练到尊级家主,所以才开创魏家现在的繁荣局面,可是这他的后辈数代却是一代不如一代。想到这他不由的叹的口气,匆匆出了宫门,这次大战的事情他还得回去好好安排。他才从宫门的里刚一出来,就听到他自家的一个小厮焦急的喊道:“老太爷,老太爷不好了,我们的铺子出事啦?”魏仲贤一路风风火火,虽然一脸波澜不惊,但是心里却是一阵怒意,他想到:我魏仲贤还没死的,怎么就有人欺到我们魏家头上来,那还了得?”这燕都内虽然不能飞行,但是以魏仲贤的实力片刻就赶到集市,果然自家的大门口正挤满了人。他不由心头一怒,吼道:“老夫魏仲贤,都给我让开。”他这一吼用上了一些元力,这里不少人都还是管事的凡人,被他这么一吼立刻捂住耳朵东倒西歪。魏仲贤一跃进了自家的店铺,横眉一看却是有些傻眼。只见中堂处坐了一个身着白云山服饰的少年,而自己的宝贝玄孙魏玄祖,正孙子一般的对这那青年一阵点头哈腰,这小子就是对自己也没这么敬重过,更离谱的是那青年的脚下竟然还踩着自己孙子魏成郝。他心中虽然以是一片怒火中烧,但毕竟怎么也是个老江湖,他准备还是先探探底先。他在原地负手而站,一副老气横秋的问道:“请问这位小兄弟是白云山上那个峰的弟子,怎么如此不晓得事理,在我店内伤了我的人,竟然还敢如此侮辱。”白苏这时放下茶杯,才正眼看了一下魏仲贤,一看他实力模糊不清,心下立刻认定此人必然是灵尊境。不过按他的想法,这些人既然已经得罪了,那也不怕再得罪的狠点,反正在燕都之内,谁还敢杀他这五大仙门的弟子。想到这他淡淡一笑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怎么称呼?”魏仲贤一听立刻皱眉,照理说他岁数远大于白苏,修为更是甩了白苏几十条街,论在仙林的辈分算,说难听点他出道的时候白苏爷爷的爷爷都还未必已经出世。可是白苏这么一问,他若自报了姓名,那不等于是默认了二人平辈吗?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