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4.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39.第三十九章 生意
    “怎么不想说?”白苏面带微笑的问着,见魏仲贤还是不答,白苏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加重语气说道:“我本好心来与你们做生意,可是想不到你们魏家不但店大欺客,竟然还诬陷我要行骗与你们魏家,今天要是不给我个说法,脚下的这人我可就带走了。品 书 网  .w . ”魏家二长老魏成郝一看老太爷已经到了,立刻大着胆子骂道:“你个龟孙子,还不把我放开,看在你这身皮的份上,我一定给你留条活路。”白苏这时重重的一哼,脚下像是突然加了千钧力道,这魏成郝立刻就一声惨叫没了声响。正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白苏这一脚下去看似简单,但尊级的魏仲贤还是看出了以些不凡之处,他心里不免一惊,看来这小子敢这么挑衅自己,应该是有些依仗。想到这他脸上的怒色反而收敛了不少,抱拳道:“那不知道我们魏家到底是因何得罪小兄弟的?”白苏淡淡的一笑,风轻云淡的一指还插在地上月影说道:“这事还得从这吧月影剑说起。”说完他看向一旁的吴胖子,意思已经很明显。吴胖子一接到白苏的目光就是一阵兴奋,立刻将这月影剑的事情说了一边。可没成想魏仲贤听完后却是怒道:“吴立身,你明知我已经将这月影剑许给了玄祖,为何还要将它卖掉?”吴胖子事到如今已经死猪不怕开水烫,他知道能救自己的只有白苏,立刻回道:“老太爷早有过训示,要是遇到五大仙门的弟子,一定要极近善待和交好,白上仙年纪轻轻就修为不凡,将来说不定又是一位浩然君子剑。”他说的热切,魏仲贤和魏成郝却都一阵呲之以鼻,只是魏仲贤毕竟老道表现的不怎么明显。白苏坐在中堂,却将这些都看在了眼里,他冷笑道:“你不是问我是那个峰的吗?在下出身白云山,符剑峰,浩然君子孟浩然正是我的大师兄。”他这么一说,在场的都是一愣,白云山弟子和白云山符剑峰弟子又是不一样,在南疆符剑仙尊本来就是凶名赫赫,最近听说修为又进了一步,比白云山掌教只怕也弱不到哪去。而且她座下三位入室弟子也都是好大的名声,尤其是有浩然君子之称的大师兄孟浩然。魏仲贤这时脸色又是一变,客气的说道:“原来是符剑仙尊的弟子,那这吴立身做的倒也没错,但是怎么又会闹到这样的地步。”白苏又不回答,吴胖子知道他是想让自己说,立刻站出来说道:“二长老,先是看不起白少仙说我们点店不接几百灵石的生意。白少仙一怒,就拿出一物,反却反被二长老诬陷他欺诈,才会有了这大打出手的局面。”魏仲贤还皱着眉头,白苏却接着话头说道:“我诚心来与你们做生意,但是不但是我自己被你们侮辱,连我们白云山符剑峰被都你们污蔑。”说着他眼神锐利的看了魏仲贤一看,继续肃然道:“如此大辱,即便你是尊级,为了师门清誉,我也得跟你战上一战了!”白苏说着金鳞剑再出,直接悬与头顶,整个厅堂内一片金光大盛,杀气腾腾。魏家依附五大仙门的葬剑峰,做的就是矿场兵器的生意,身为老太爷对武器的眼力自然是有,他一见金鳞心里就是咯噔了一下,尊级巅峰的法剑就是在整个南疆都是不多,很多成名已久的灵仙强者都还没用上,而眼前这个少年又是怎么得到?到此他终于认定眼前这位少年比如有着不凡的背景。想到这魏仲贤立刻发出一串和蔼的笑声,连声称道:“误会啊误会,这可真是个大误会啊。这位白少仙,我这小孙子成郝,平日啊就是个不务正业的主,他那懂什么宝物。不知道白少仙可否让老朽一看,只要是好东西,我们魏家必然按双倍价格收购,以补偿对符剑仙尊的冒犯。他这么一说却发现白苏依旧是一阵冷笑,他还担心是不是自己的做的补偿不够,却听一旁一直不说话的玄孙魏玄祖弱弱的说道:“太爷爷,这双倍收购是不是太高了点。”魏仲贤剑眉一挑,心想自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不成气的玄孙呢,得罪了符剑峰,能用财物解决已经是天大的便宜了,不由怒道:“说什么混账话呢?别说是双倍,就是三倍五倍,我们魏家难道还买不起?”说着他一脸微笑的转向白苏,打趣的问道:“不知道少仙要卖的可是什么宝物?可不会是你头上的法剑吧,真要是我们魏家可得倾家荡产喽。”白苏也像是被逗乐了,笑着说道:“这把法剑,仿的是我们白云山流云仙尊的金龙游云剑,自然是不能买给你。我卖的东西比这剑差点,还是请魏家主自己过目吧。”他说着又往腰带里一掏,一个明亮的骄阳再次在这厅堂里升起。魏仲贤开始也以为可是只是比普通货色稍好的东西,可是当这轮小骄阳亮起的时候,他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老火儿猴,整个人都毛骨悚然的跳了起来,惊叫道:“红云老妖是你杀的?”白苏淡然得坐着,反问道:“怎么?有问题吗?”一滴滴冷汗从魏仲贤的额头滑落,他这次之所以火急火燎从本家赶来,就是因为妖族大军突然改变目标强攻邕州和青州,而葬剑峰的地盘刚好又紧挨着这两州,所以他才会被紧急招了过来。但是这次妖族之所以会改变行军方向为了就是要给红云老妖报仇,只是外界盛传红云老妖是死在长青门红炉尊者手里,这老妖得羽翎为何又会在这小子手里?魏仲贤顶着刺眼的光芒,好好瞧了个仔细,确定这肯定是红云老妖的羽翎。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玄孙为什么会说自己的出价高了,这老妖一档的东西基本已经是数万灵石起步,而红云老妖更是其中的巅峰存在,这羽翎仅次于它的妖丹,价格估摸已经近十万,要是在翻个几倍。想到这他已经冷汗淋淋,就是常价收购他们魏家已经要砸锅卖铁,更别提数倍收购,不过要是真能买下来,就是倾家荡产那也是值得。到这一刻他终于收起了心中所有的轻视,连地上的孙子也不管了,郑重的问道:“老夫魏仲贤,这位白少仙还请里面详谈。”可是这时白苏却是坐在那不动,高声说道:“在你们魏家做生意,我只认吴胖子一人。”说着竟然不理魏仲贤,直接望向吴胖子。吴胖子此时感觉到所有的视线都在看自己,不由一个激灵,这辈子他就从没这么风光过,顿时涨红着脸激动的难以自己,最后看到白苏鼓励的目光,一咬牙再无顾忌对魏仲贤说道:“太老爷,吴某虽是魏家的异姓人,但数代以来都是忠心耿耿,也得老太爷信任将这燕都的生意交由我打理。”他说着竟然还数度哽咽,继续说道:“今天二长老想要取我的性命,我自是不服,若不是白少仙鼎力相救我早已是一堆烂肉。魏家对我有养育栽培之恩,白少仙更是救我性命,我吴立身愿意做一个小小的桥梁,为魏家和白少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吴胖子说完直接啪的一声跪了下去,魏仲贤看了也是不停的捋捋胡须满意的说道:“好,老夫果然没看错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魏家燕境十六家店铺的大掌柜,族内再给你个外姓长老,这小老幺以后就再也动你不得。至于成郝吗,发配凡国,是以惩戒!”吴胖子听了大喜过望,立刻拜倒磕头,白苏也满意的站了起来,淡淡的说道:“那就来谈谈我们的生意吧。”约莫盏茶的功夫,白苏微笑着满意的出了魏家店铺,魏仲贤得了重宝不便相送,吴胖子却是一路将白苏送到了燕皇宫,临别前吴胖子大庭广众的再次下跪,说道:“白少仙的大恩,我吴立身无以为报啊。”白苏连忙将他扶起,没好气的说道:“你啊,刚才讨价还价的时候杀的我那么狠,现在又说要报答我,你们这些奸商呀。以后我需要的那些灵药,还有一些高端的金属你可一定要帮我留着。”吴胖子连连点头称是,还说要请白苏来喝自己的喜酒,白苏幼不过他只得答应,这才将他送走。白苏苦笑着摇头进了皇宫,如今妖族大军压境,整个皇宫里的气氛紧张了不少,来往的人员的数量和实力都比上次强了很多。只是这一路走去,竟然不少人都主动的打量起白苏,没走几步就会有一阵灵觉扫来。白苏不免疑惑,自己的一个灵基中境的人,扔在这皇宫里应该没那么引人注意吧?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传到了他的脑海里。“快先找个地方休息。”白苏略微一怔,立刻按照那人的吩咐,快速的来到白云山专门的休息室,他一关上门就将古镜拿出,问道:“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