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6.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1.第四十一章 浩然仙尊
    一到山涧,白苏本想回到自己的位置,却发现那里已经被别的弟子占着,才想起门内的规矩,正在犹豫要不要打到更高层去,却看见三师兄驾驭着古剑来到他的面前。三师兄还是那张死板的脸面,淡淡的说道:“跟我上来。”山涧之间再往上,就是一片云雾缭绕,而且白苏发现越到上面练功的位置就越是分的开,甚至还出现了几间草屋,当他飞过之时,有不少灵觉都向他扫来,但一发现三师兄也在就立刻全都缩了回去。两人终于穿过云雾,这上面却是一个像是天然形成的一个内凹的山壁,这个山壁上显然画有符阵,按白苏的猜测必然是聚灵一类的符阵,想来此处应该就是三师兄的修炼之所。两人在着崖边站定,三师兄就淡淡的说道:“进去!”白苏此时已经明白三师兄的意思,郑重的点头,也不客气立刻钻了进去。他一进去就立刻发现这里面果然灵气浓郁的几近粘稠,估摸着也只有二师姐的灵药园才能和这里相比。他心里不免有些感动,望向三师兄再次郑重的点头。三师兄李君侯,却还是一脸严肃的说道:“你只有三天时间,这三天你就在这修炼,这是你二师姐让我带给你的丹药,为了符剑峰和师尊,我们都会给你最好的帮助。但是我话说在前面,三天后你和刘云开的一战若是输了,就自己滚下山去,别让我在见到你。”他说完将药瓶丢来,然后御剑飞走。白苏这时也皱着眉,他知道三师兄不是在跟他开玩笑,也不知道为何他总能在这三师兄身上感到一丝莫名的敌意,照理说他们两人应该没有冲突和过节才对。他知道多想无益,打开药瓶一口吞下里面的丹药,一个暖流立刻在身体里泛起,不用猜他就知道这一定又是修复道基增强修为的丹药。在这里,手心处白石所提供的特殊灵力立刻增加了许多,仅是小半天白苏已经感到自己身体内的元力已经溢满,破关之际已经就在眼前。就在这时古镜里的燕九炉却突然传来声音说道:“且慢。”白苏不免疑惑,却听燕九炉继续说道:“你现在体内的元力才刚刚溢满,就直接破关还是太浪费了,你吃过我的问仙丹,灵尊以下应该再无瓶颈,你为何不压一压自己的元力?”白苏心里一惊,常人看到可以突破的契机已经十分难得,而这燕九炉却叫自己压制修为?像是看出了白苏的疑问,燕九炉说道:“修仙一途并非那么简单,比如你这三师兄和红炉都是同是灵尊境,但是红炉怕远不是你三师兄的对手。古往今来虽然都说修仙破关最难,但是却不乏一些天资卓越之辈,他们对世间力量的领悟远远走在了修为的前头,当这些人碰到晋级关口时,往往会选择压制实力,以求突破后能有更大的提升。”他一解释,白苏立刻明白了其中的道,谦逊的问道:“那具体该怎么做?”古镜里的燕九炉像是满意的笑了两声才说道:“每个人的仙途都是不同,所以没有一条固定的道路,你身怀葵水灵根,虽然有些淡薄,但在元力的量和质量上都已经远超他人,这是优点,我们应该将其放大。”白苏默默的听着,说道:“还请大师教诲。”燕九炉继续说道:“你现在冲的是小关,倒是不必刻意的强求,但也不要强行去冲关,你的瓶颈其实早已尽去,只需积累和压缩元力,等那关口承压不住,一切自会水到渠成。这比起你去强行冲关所得的会是更多。不过我倒是觉你的当下欠缺的却是对战技的磨练,日后你有机会一定要在这方面下点苦功夫。”白苏当即点点头,他以前跟着叔叔走南闯北,所以他的实战经验远超他人,同级之内少有敌手。可是进入仙门以后,招式,法宝,符阵,飞剑,这些对他而言都是相当的陌生,以前积累的那套战技明显已经不够用了。但是他也明白磨练战技这种事实不可能一跌而就,现在还是先压制元力要紧。时间一点点过去,白苏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肿胀感越来越强烈,但是他同时发现自己的元力也在以极微弱的速度变的更为凝实,似乎连灵脉都跟着有些进步。尝到了甜头,他越发加大压缩的力度,待到第三天早上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已经肿胀的犹如一个气球,整个心口都压着一股不吐不快的元气。不过他记的燕九炉说过的水到渠成,要的等这关口自然破碎。他还想继续压制,却见空中飘然飞来两人,为首的那人一身青丝道袍随风飞扬,人还未到一股浩然正气已经将这山涧的云雾逼开了不少,如此风采不是这符剑峰的大师兄又能是谁?大师兄的目光中正平和,看了一眼白苏,诧异的笑道:“想不到小师弟也懂得这压制之道,你这葵水灵根压制起来,倒是比我这金锐灵根简单的多了。”白苏心下略为一惊,想不到大师兄竟然也是身怀五行灵根之人。两位师兄联袂前来,自然是找自己有事,他立刻收了修炼状态,起身迎了出来。见过礼后,大师兄说道:“师弟明日一战,事关我们符剑峰的荣辱,那流云老儿定然会将压箱底的东西都交给那刘云开,我的浩然剑和三师弟的青古都是本命法剑不能暂借给你,师尊的宝库我们也不敢轻动,只好由我私下传授你几招剑诀,希望能为师弟明日一战再增点胜算。大师兄看起来平和,而是做事却是雷厉风行,刚一说完手中浩然剑就舞了起来,只见他对空一剑,一把浩然巨大的剑罡直破天际。白苏不禁眉毛一挑,这一剑竟然与他的一剑求皇有不少相似之处,只不过他心里略一比较,排开修为不算,自己那一剑的威力怕是要远在大师兄这剑之上。大师兄又舞了两剑,每一剑都是威力非凡,精妙绝伦。使完后他说道:“这三剑均出自师尊的《皇剑》,分别是:一剑求皇,千里见王,还有君剑临朝。这三剑分别是强攻,超远御剑,和大一个范围剑招。这次也是迫不得已才传给你,你切记不可再传他人。”白苏此时还沉浸在刚才的剑招内,让他意料不到的是,这第一剑竟然连名字都是一样的。大师兄继续说道:“来,你用第一招一剑求皇来攻我。”白苏一怔,知道是大师兄要试自己,他也不退缩,回忆着刚才大师兄的那剑,提起月影便刺了出去。如此近的距离,剑罡刚形成便已在大师的面门,速度之快,角度之狠,让大师兄的眼神里立刻闪过一丝诧异。面对这犀利的一剑,他举起手中的浩然剑轻轻一挡,白苏这剑就被轻易的格挡到了天上。大师兄面色惊讶,赞道:“小师弟果然是天赋过人,这一剑你只看了一次,竟然就已经尽得其中精髓,师兄我也是自愧不如啊。”说道这他却话锋一转说道:“不过,小师弟这剑虽然超群,甚至具备了挑战灵君境的实力,可是那刘云开可不是普通的君级。单是这一剑,怕是输多赢少。”白苏静静的听着,心下一阵犹豫,说道:“还请大师兄再接我一剑。”大师兄和三师兄都是一愣,心中顿时疑惑,以他们的修为自然看的出刚才一那一剑白苏已经尽了全力。大师兄豁达道:“好,就再接你一剑。”这一剑白苏出的异常的慢,刚才他那一剑出,已经明白了这《求皇剑诀》和《皇剑》的区别,所以这次他准备在大师兄所教的‘一剑求皇’里掺加一点真‘一剑求皇’的秘诀进去。白苏这次剑还未动,一股煌煌之气却已经在他的周身原酝酿,即便是像两位师兄的修为境界,也不由的内心一惊,这修为可以慢慢修行得来,可是这气势却只能靠领悟。“好!”白苏的尚未出剑,大师兄却是先喝彩了起来,他手中的浩然剑这时也像是感受到了白苏的剑意,隐隐的发出一丝争鸣。突然大师兄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海浪之声,瞬间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那日的越皇陵前,而白苏就成了那个犹如神魔的妖物。就在这时,边上的李君侯突然叫道:“大师兄小心。”却是白苏的第二剑已经到了!大师兄孟浩然猛然觉醒,可剑罡却是已到眉心,他内心一震,体内元力急调,堪堪将白苏这剑挡到了旁边。一缕俊逸的黑发随风飘去,大师兄却是愣在了哪里。“大师兄?”三师兄李君侯担心的轻唤,却见孟浩然脸色十分凝重的望向白苏,紧接着却是灿烂的一笑,自然自语的喃喃道:“原来这一剑是这样的。”“大师兄?”白苏和李君侯一起呼着孟浩然,可孟浩然却是伸手示意他们不要追问,他也不交代什么,御起浩然剑就往他那浩然峰飞去。片刻之后,整个白云山脉突然回荡起金铁的鸣戈之声,每一个个山峰都有许多人影飞出,他们悬在空中,远远的眺望已经布满了剑罡的浩然峰,却无人敢轻易的靠近。而整个符剑诸峰上下早已跪倒了一片,连三师兄都半跪在自己的剑上,一脸崇敬的呼道:“恭贺大师兄登仙!”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