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7.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2.第四十二章 赌注

正文 42.第四十二章 赌注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浩然峰的剑罡久久不散,所有人都知道,当孟浩然在出浩然峰时必然已经是浩然仙尊,到那时符剑一脉双仙尊,还都是战力超常的那种,在这白云山怕是要稳坐第二了。而就在所有人都关注大师兄孟浩然的时候,符剑仙尊的视线却不在浩然峰之上,她此时站在符剑峰的最顶端,神情专注的望着山涧之处,身后二师姐肖青瑶正在专心致志的炼着一炉丹药。符剑这时突然出声奇道:“这个白苏也不知道是有什么奇特之处,当初我见他时,被他一激便一举突破到了灵仙上境,现在浩然接了他两剑,停留了一甲子的灵尊巅峰竟然就这么破了。”这时青瑶仙子放下手中的事情,也望向了白苏所在的山涧,腼腆的笑道:“当初师尊收他之时应该是为了青瑶,可是想不到却是让师尊和大师兄先占去了便宜。”整个白云山估计也就只有她青瑶仙子敢这么和符剑开着玩笑,符剑非但不生气,反而会心的一笑,说道:“当时他身上只有很淡的葵水之气,想不到这半年不到的时间,竟然浓郁了不少,这样倒是更好了。”说完她抬头,眼神的迷离的望向这无边的云海,喃喃道:“葵水润青木,枯枝生万物。”……白苏自然不知道这符剑峰最牛的两个女人正在聊着他,他看着浩然峰密布的剑罡心中一阵激荡,本就薄弱的关口开始出现溶解之像。他立刻回到那个内凹的山壁,奇异的灵力立刻向他体内涌去。他的突破自然没有大师兄那样的惊天动地,但是他体内却全是一番惊涛骇浪,涛声阵阵甚至还带动了周身的浓郁灵气。这时他体内的元力自动上叠,一直达到十层巅峰之时,一切却又骤然归于平静,可当他这元力潮水下降之时,却依然停留在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你这是什么功法,怎么会涨这么多的元力?就按元力算,只怕那些灵君中境都是大不如你。”燕九炉就是躲在古镜之内也被白苏元力的增长给惊到了,他虽然对白苏有一定的了解,但却还不知道天缘石的事情。白苏苦笑不答,自从道基通了一丝,这叠加的疼痛虽然减轻了不少,但是十层的痛楚却还是让他有些难以承受。他先忍住剧痛,开始慢慢的稳固自己的道基。第二天一早,以是到了决战之日,自从昨日大师兄开始闭关,流云和符剑的两峰之争就变的越发的引人关注,早早的,这风云台便被团团围了起来。风云台地处白云山脉的西面,以是较为偏僻,所以专门作为了内门竞技之用。这风云台粗一看就像是被人削掉尖顶的山峰,但细看却可以发现整个台上铺满了大块的黄灵玉,这种玉石坚若玄铁,又可以将防御性符阵的威力发挥到至极,就是灵仙想要破坏怕是也要费上一些手脚,正好可以拿来决斗只用。刘云开今日意气风发,早早的就登上了这风云台,而流云仙尊则是脸色阴沉的端坐在附近的一处山头上,他今日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的不好,甚至连这次决斗的胜利都无法挽回他心中的挫败。前些日子他和尊级巅峰的孟浩然打的难分难解,如今人家开始冲击灵仙境,一但出关他自问再不是人家的对手,这让他以后要如何去面对呢?这时周围的那些议论声就变的额外的刺耳,他内心不免一阵烦躁,怒喝道:“都给本座闭嘴,那白苏小儿怎么还不来,莫不是怕了?”灵仙一怒多少还是有些威慑,整个风云台顿时一静,可是片刻又是一阵骚动,却是白苏踏剑一路东来。白苏此刻衣袂飘飘,配上他还算过的去的外表,到也有了一些仙家派头。他刚好听到流云仙尊的怒吼,回击道:“怕,我当然怕,可是我就是再怕也是堂堂正正而来,不想某位,会放下仙尊之姿,悄悄的摸上别人山头去刺杀一个灵基境的弟子。”白苏这话含沙射影,很多人都听了都只是疑惑,可是流云仙尊却是老脸一红,只能咆哮道:“黄口小儿,今日我儿定让你粉身碎骨!”白苏此时已经站定,向着刘云开一看,冷道:“手下败将。”当日在秘境被白苏一剑震退,在就成了刘云开的奇耻大辱,如今白苏再提,他就像是被点着的火山,立刻怒道了极致。只见他伸手一招,一把金光逼人的法剑已经悬在了他的头顶。一见那剑白苏不由的眉头皱起,这把剑他认识,正是流云仙尊的金龙游云剑。风云台的周围立刻一片骚动,这金龙游云剑本是流云仙尊的本命法剑,如今易主怕是损伤不小,只是谁也想不到这流云仙尊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赢这么一场,竟然不惜下如此大的血本。白苏这时也正在犹豫,这金龙游云剑以达仙级,而重新契炼后的金鳞只是尊级巅峰,已经低了一筹,月影则更是不行,这一战看来只能靠元力和招式取胜了。他正想祭出金鳞,却察觉到天空中的白云突然变的犹如浪潮,滚滚云浪飞快的向这风云台压来,这一切白苏都曾亲眼见过,正是流云仙尊的《流云仙决》。”同时流云仙尊的声音隆隆传出,这次他直接用上了仙力,让整个白云山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只听他吼道:“符剑!”声音远远荡去,连云海都直接被震出了一层涟漓。但是他的声音并没有得到回应,流云仙尊的脸色更为铁青,再次开口吼道:“陆缈绫!”这一次却是让整个白云山都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这阵阵的回音。这时终年的深埋在云海之中的符剑主峰上,一个滔天剑意冲天而起,原本完整的云海瞬间支离破碎,众人只见一道剑光袭来,符剑仙尊不知何时已经浮在了这风云台的上空。“流云,你竟然敢提这个名字。”符剑仙尊居高临下,一身杀机毫不掩饰,她盯着流云仙尊几乎咬牙切齿的说道:“流云,看在你我相识几百年,你就此发誓不再提这名字,我饶你不死。”流云仙尊此刻身受符剑的全部威压,脸色已经接近淤紫,两人实力高下立判,可是越是如此他的心里却越是不甘。这时他硬撑着身板站了起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他的强大,他还是个仙尊。然后他手指一指空中的符剑,大声喝道:“符剑,当年如果不是掌教将《皇剑》给了你,你还能在这如此的跟我说话吗?”他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是一惊,看来这两人从前还有一番故事。符剑听了却是冷冷一笑说道:“这数百年来,你明里暗里处处都想与我争,我知道你对当年的事情有所怨言,说吧你想怎么样?”流云突感身上压力尽去,他抬头望去却迎上了符剑投来鄙倪的眼神,他的内心立刻像是被点燃了一团烈火,有些话,他已经压抑了太久。“当年你我共同的完成的任务,一起得到的秘籍,可是掌教却偏偏给了你,虽然不公,但我这数百年来也是选择了忍让。可是时过境迁,你有了你的弟子,我也有了我的儿子,我们那辈的不公,却是断然不能落在这后辈的身上,符剑你可敢跟我赌上一赌?”天空中的符剑,一声冷哼,“就你的那点小伎俩,我有何不敢?”流云的脸上此时终于有了一点喜色,喝道:“好,那今日就我们两的恩怨就让这两个小辈来解决。如果我儿云开输了,我将我那块天外玄金给你,让你的天符剑也踏入仙级,但如果是白苏那小子输了,你就将《皇剑》给我。”话到最后,流云的面孔上已经赤果果的浮现出狰狞的贪婪,而符剑则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样,听完后只是淡淡的说道:“流云,当年那次任务,确实是我们几位师兄妹一同完成,我符剑也从没想到过掌教竟然会把秘籍给我。我记得当时我们几人虽然认识不久,但是守望相助,既然你心中有恨,那我就成全你。”流云一懵,一时竟然听不出符剑这话里的意思。可是这时符剑已经不在看他,而是转向了白苏。白苏不禁内心一禀,他竟然从符剑那霸道无比的眼神读到了一丝淡淡的哀伤。这时符剑对着他开口说道:“白苏你听着,秘籍什么的为师从不放在心上,哪怕是《皇剑》也是一样。你记住,今天这秘籍可以给他们,但是你却绝对不能输,你知道吗?”白苏默认点头,他突然明白了符剑的心意,在这个能让整个南疆都为之颤抖的女仙尊眼里,所看重的并非是什么一草一木或是一本秘籍,她的眼界和气度早已经在这些之上,这样的人就只是练《飘云剑诀》估计都能成为一代强者。有了这层领悟,白苏骤然觉的自己的视界也豁然开朗,修仙一途首重大道,而大道只在心中。白苏不禁对着符剑缓缓下拜,当他再抬头时,浑身的气势已经截然不同。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