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8.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3.第四十三章 水属共潋

正文 43.第四十三章 水属共潋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符剑的赞赏的点点头,也觅了一个山头,远远观战,而原先那里的人立即纷纷避让。白苏此时也收起心神,全神贯注的迎接即将开始的决斗,他和刘云开虽然交过手,但那时流云开被压制在灵基境,现在他却是灵君中境的修为,而且他现在还有仙级的金龙游云剑在手,白苏也吃不准仙级的武器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威力。刘云开现在却是满脸的狂热,刚才符剑仙尊的话他听的一清二楚,似乎那《皇剑》秘籍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他甚至开始幻想用不了多久他也可以像符剑一样,拥有一剑动则天下皆震的盖世豪情。风云台的决斗设有专门的裁判,说是裁判到不如说是保护决斗者不出意外的护卫更为贴切,这次的裁判是一个灵尊上境的峰主,光这点就足以看出门派对这次决斗的重视。这时他一挥手示意着这次的决斗正式开始。刘云开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刚一开始他就怪叫一声,吼道:“哈哈,白苏当时我就提醒过你,你总有一天会落到我的手里。”他吼着,手里却是不停,此前他早已酝酿好了元力,如今一朝性喷发却是开山之势。白苏神情略为凝重,灵君境的刘云开对他来说也并不算什么大威胁,反倒是那把金龙游云剑,让他的心神直跳。只见那把金龙游云剑速度也不是很快,除了剑锋处寒光锐利外,这剑周身都缠着一层薄薄的白雾。这时他脑海里突然响了燕九炉的声音,“不好,是水属共潋,快,速战速决。”白苏一惊,他虽然不知道水属共潋是什么,但是燕九炉的提醒,还有他自己的灵觉都告诉他,这东西非同小可。这时刘云开的剑已成气候,白苏再出剑难免会落得下层,他想刚脆避过这一剑,在第二剑时再全力以赴。可是他身形一动就感觉到明显不对劲,到这时他才骇然发现,先前流云仙尊所引动的云海,竟然正在散发着某种莫名的力场,让他的行动明显的有所滞碍。原本可以避过的一剑,现在却是无法再避,仓促间他只能迎头硬上。金鳞剑出,元力叠加,几乎都在瞬息完成,只听一声铿锵,白苏只觉虎口一阵震痛,连金鳞都差点脱手而出。他心下不免一惊,他可以肯定刚才那一剑起码已经达到了灵君上境的威力,而且……,他一看手中的金鳞,上面却是已经被崩出了一个缺口。“怎么可能?”这一剑白苏虽然吃了不小的亏,但最为震惊的反而是刘云开,因为他从来就没想过白苏竟然能接的住这剑?这一愣间,竟然都忘了要出第二剑。就这么一点时间,古镜里的燕九炉又开声说道:“水属共潋,是可以引动周围所有水属的灵气形成类似法界的力场,你若修为在他之上就可以强行破阵,不然怕是只能等输了。”白苏深深皱了下眉头不说话,但是脑海里却是飞快的想着各种策略,这风云台周围的云海乃是流云仙尊所引,以他现在的实力想要驱散怕是很难,眼下看来只有强攻刘云开一途了。想到这他再无疑虑,体内涛声立起,一息之间直接叠过五层,到金鳞刺出之时已是十层的元力叠加,而剑招正是修正版的伪‘一剑求皇’。巨大的剑罡立即在金鳞的剑身外凝聚,煌煌王者之气震慑云霄,即便是那些远观的人内心都是一禀,他们原本以为白苏顶着灵基上境的修为,就是再强也逆天不到哪去,可是想不到他这一出手,就是如此惊天动地的一剑,在场不少君级巅峰的人心里都是暗暗佩服,他们自问要接这一剑最多也就五五之数。流云开也是被这剑完全震住,他甚至以为自己一定会被斩成两半,可是这无边的云海却像是受到某种意志的指挥,无形的立场飞速加强。当剑罡靠近刘云开时,白苏只觉斩在了一团软泥之上,剑罡上的力量飞速的消退,当斩到刘云开时已经连三层的力道都没有了。白苏看着刘云开得意的笑容,内心不由一紧,刚才那剑直接就耗去了他过半的元力,可是却毫无收获,而且以他的判断在这水属共潋的力场内,直接就是使出真正的‘一剑求皇’,怕也会是徒劳。这是那位尊级的裁判,已经开始准备中段比赛,刚才白苏那剑着实吓了他一跳,连他也从没想过,一个灵基境的人竟然也能发出如此威力的一剑,虽然灵基境和灵尊境差的只是元力的量和精纯度,但是他从未见过一个人的元力跨度竟然这么的大,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也只有正在冲击灵仙境的孟浩然。不过他已经看出,白苏刚才那剑虽然惊为天人,但一剑之后怕已经是强弩之末。而刘云开仗着武器的特性,又有流云仙尊先前的布局,虽然有取巧之嫌,但还算不上作弊,起码在座的两位仙尊都没有说什么。流云仙尊此时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不少,刚才白苏那一剑确实连他都意料不到,如果不是他决斗前多引了些云海回来,说不定那才已经分出而来胜负,不过现在白苏怕是再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他放松了点身体,靠在了椅背上,嘴角难以掩饰的带着一丝得意的笑意,光从白苏的那一剑他就可以看出,这《皇剑》之威果然名不虚传,而很快自己也可以拥有这样的神乎其技了。他不免有些难以自制的望向符剑仙尊,但是让他失望的是,符剑那冷若冰霜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这时白苏再次挡开流云开的一剑,可是他的手臂已经渐渐发麻,而且就是挡一剑的消耗也是不少。远处的刘云开占尽优势,却大言不惭的叫嚣道:“白苏,你不是要和我作对吗?就这点本事,还不够看吧?”他说这又是一剑刺来。白苏险险的避过,他的不免脸色沉重了起来,照理说仙级的法剑每催动一剑都是非常巨量的消耗,可是这刘云开刺了那么多剑竟然还是一副元力充沛的样子。他不免疑惑的放出自己的灵觉,果然如他所料这满天的云海竟然都在为那金龙游云剑提供着灵力,看来这云海不破,自己今天怕是必输无疑。想到这他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自己为何一定要想着去破这云海呢?这云海乃是流云仙尊所布,自己要破去谈何容易,。当初在自己的药园,自己可以引动流云的一击,那这云海是不是也可以引动呢,况且现在在操控不是流云仙尊而是金龙游云剑。情形由不得他多想,白苏循着当日的感觉,体内道基处的漩涡开始迅猛加速,果然如他所料这周围的力场立刻被他吸附了不少,一时间身上的滞碍感竟然直接尽去,他的行动已然恢复。白苏心里不有的一喜,一恢复移动的速度流云开的剑已经很难再击中他,但是他却可以慢慢的积累对着云海的超控。远处本来一直很平静的符剑,这时却突然皱起了眉头,风云台上的动静自然逃不过她的眼睛,只是她却想不明白,这白苏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她想着,不禁喃喃道:“难道他对水属的领悟已经到了此等境界?那留在我手下倒是可惜了。”流云仙尊此时也注意到了场上的变化,他不禁一阵目瞪口到,虽然上次在符剑峰,他的《云海仙决》就被白苏引过一次,但这次他所布的云海与那日的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时白苏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云海的控制权,在这云海的辅助之下他的实力飞速提升,而反观刘云开却是已经气喘吁吁,失去了大半云海的支持就他本身的元力根本动不了几剑。事到如今他只能不甘的看着白苏在远处飞飞来去的搅动着漫天云海。云海到此时已不再像波涛般汹涌,而是以风云台为中心汇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中白苏静静的浮中心,这时大部分的云海以都在他的控制之中,而其中传来的充沛元力更是让他的体内,像是快要撑爆了一般,让他只想纵情的去挥发一剑。心念所致,金鳞在这云端突露一点金光,可是整个漩涡云海却是剧烈的一震,一个圆形的震荡波瞬间将这广阔的云海震的支离破碎,而这自天而下的一剑,却是伴随着海啸之音,犹如天威降临。巨大无比的剑罡自这云端凝聚而成,其中所带的煌煌天威,连那位灵尊巅峰的裁判也一时为之侧目,更别提其他那些灵基和灵君境的弟子们。而身在这风云台上的刘云开,此时已经被这天威压的半跪到了地上,如果不是金龙游云剑帮他撑着,只怕早已五体投地了。流云仙尊早在金鳞初露峥嵘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好,可是一股冰冷杀机却将他牢牢锁定,他甚至不用回头去看就已经知道,那必然是符剑仙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