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89.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4.第四十四章 陆家来信
    巨剑一斩而下,整个风云台都为之一震,瞬间带起一团浓郁的烟雾,观战的人们都个个翘首以盼,虽然他们已经知道结果,但是还是都想亲见证一下这一剑的威力。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烟雾渐渐散去,流云开趴在地上早已不省人事,而他的身前正站着那位灵尊巅峰的裁判,那裁判衣袂飘飘一尘不染,但他的眉头却深深的皱起,他手中的尊级法剑竟然被打出一个巨大的缺口,就差没有整个折断了。他神色复杂的看着还在半空的白苏,忍不住喝道:“好剑,好强的一剑!就是孟浩然在灵基境之时也不如你。”如此高的评价让四周的个个山头都一阵哗然,孟浩然已经号称白云山近千年来的第一天才,这白苏何德何能竟然能和他相提并论,甚至还有超越之势。这时那裁判将自己的剑收了起来,高声宣布道:“今日风云台一战,符剑峰白苏胜。”半空中的白苏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此时他的状态却是出乎意料的好,刚才那剑非但没有消化多少元力,反而吸取进来却是更多。这时天空中突然飘下一层白雾,白苏疑惑的身手一接,却是一些极细的白色的粉末,这东西白苏非常的熟悉。“灵石粉末?”白苏抬头看去,却见整片云海都在降下那些粉末,他顿时明白刚才那些灵力从何而来,只是他想不到这流云仙尊为了赢这场决斗,竟然如此的用心良苦。流云仙尊此时一脸灰败的靠在椅背上,他如此精心布局,却不料还是棋差一招,输的如此惨淡。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际,身侧却是传来以阵破空之声,他伸手一挡却是一本小书册。小书册古朴陈旧,咋一看并不起眼,可是就是这本小东西,却让流云仙尊魂牵梦萦了数百百年。“皇…剑。”他几乎不想相信符剑竟然会这么轻易的就将皇剑给他,惊的连声音也有些颤抖。这时符剑的声音却是淡淡的传来,“世人都知我符,剑双绝,可是却不知道对于这皇剑的领悟我甚至还不如浩然。既然你这么想要就拿去,或许这样会让你明白,掌教当年为何会将它给了我。”她说完,转身便欲离去,流云仙尊却是急叫道:“等等,这块天外玄金你拿去。”他拿出一块屋乌黑的金属作势欲扔,可却见符剑早已远去,这风云台上留下了她淡淡的回音,“这仗既然是白苏赢的,我又拿它做甚。”流云不免呆立山头,突然他的心里多出了一丝明悟,或许当年掌教早已看出了他不如符剑,甚至连挑选弟子这方面也是不如。符剑峰方面不提孟浩然,单李君侯一人就可以将他的弟子虐一个遍,现在又出了白苏这号人物,将来很有可能又会是一个孟浩然。想到这他的视线不免落在了白苏身上,眼里的恨意尽去,反而生出了难以掩饰的欣赏之意。他流云早年就被人传颂天资过人,又出身名门世家,后更是自创《云海仙决》,如果不是碰上符剑这样的逆天人物,他绝对也能算的上是一号人物,可是在看看已经昏迷的儿子,他不免生出了后继无人的感觉。流云仙尊稍一犹豫,就尽量用真诚的语气开口说道:“白苏你身怀葵水灵根,年纪轻轻便以窥大道,可惜符剑修的《皇剑》和《天符》都不是很适合你,反倒是本座《云海仙决》与你同出一脉,最适合不过。如果你能投的老夫门下,老夫定然倾囊相授,整个流云峰你就是大师兄,同时老夫还会为你寻遍天下良药,助你早日修复道基,你可愿意?”白苏不免一怔,想不到在这样的时候,流云仙尊竟然会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说实话刚才他引动这漫天的云海时,已经深深的体会到这《云海仙决》配合他的葵水灵根简直威力无穷,可是要他就此投入流云峰他却是做不到。白苏一拱手道:“多谢仙尊美意,只是师尊发现我与微末,可以说是恩重如山,我断然不会再投他派。”他说的斩钉截铁,毫无还价的余地,流云仙尊也只能叹一口气,然后将那天外玄金丢向白苏,说道:“你师尊说将这给你,那便给你吧。不过你记住,老夫对你的承诺永远有效。”大战结束,人群慢慢散去,很快整个白云山都开始相传白苏的那一剑,皇剑之威一时无两。白苏一下风云台就被叫去了符剑主峰,这是他第一次来到符剑平时修炼的地方。符剑主峰上乍一看却是空无一物,光秃秃的峰头只有一块圆石供打坐之用。圆石的前面放着一个药鼎,显然是刚搬来的,二师姐肖青瑶正在默默的观察着鼎子。白苏到时,符剑仙尊背身站在崖边,三师兄却在他身后一动不动的跪着,气氛看起来有些僵住。这时二师姐投来一个眼神,示意白苏不要管这事,白苏感激的点点头,却见符剑转过很来满意的看着他说道:“今天你做的很好,就是当年你大师兄也不到。”如此赞扬白苏不免惶恐,却听符剑继续说道:“其实流云师兄说的没错,你身怀葵水灵根,我的《皇剑》和《天符》并不适合你,不过你既然一心跟我,我总不能比那流云小气。”说着符剑一摊手,一个玉简已经出现在他手里。“这里面,就是我《天符》的要诀,《天符》其实没有秘籍,它只不过是我在符道上的心得。我现在将它传给你。”白苏心中一阵惊讶,其实他并不懂符道,这《天符》给他无疑是对牛弹琴。正想回禀却听符剑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懂符,但是我手里却没有什么可以比的上那块天外玄金的东西,所你先只管收着,以后看到什么想要的东西,拿出来换就是了。”以白苏的定力,听了也不免大惊失色,此等绝学怎么可能会拿出来换东西?他连忙表示道:“弟子不敢。”现场一片寂静,符剑却是难得的一笑:“我让你去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白苏不免一头雾水,一边的二师姐却递来一个信封。白苏一看收信人竟然正是自己,而寄信之人却是陆昊雄。符剑这时辈过身子,显然是示意白苏自己看信。白苏心里也是着急,他与陆家分开不久,这陆昊雄就这么着急给自己写信怕是有什么急事。信纸展开,纸面上的字迹却是娟秀无比,显然不是陆昊雄那样的大老粗所写。白苏飞快的阅过,立刻明白这确实是一封求助信,而求助之人却是陆青瑶。白苏不免心里着急,这信上只是提了寥寥数语,可是字里行间却不难看出写信人内心的焦虑。只是他有些疑惑,这信为何会在二师姐的手里。这时二师姐像是猜到了白苏的心思,解释道:“今日一早,陆家的灵鸟就将这两封信一起送到,师弟一早就去了风云台,这信便暂时放在了我这里。”白苏点点头,但是不明白师尊的用意。符剑也不卖关子,转过身来说道:“经过刚才那一战,你应该已经知道我本姓陆,于这泗水陆家也算是同出一脉。如今妖兽战场大战骤起,我们五大仙门都要派出强者,组成军队共同抵御。”“泗水陆家依附天元观,这战自然也要出工出力,可是这陆家一连数代都是人才凋零,这次只能请出祖宗遗物来请我帮忙。你就全权代表我去一趟吧,而那天符玉简正是让你带去换那件遗物的。那东西叫泗水蓝珠,你用正合适。”白苏一惊,问道:“师尊,可是……。”他正想说这个是你祖宗的遗物啊,可是却被符剑仙尊很干脆的打断,只听她冷声道:“人都死几白年了,留个死物又有何用。你此去也不是随便就换的,你帮我寻一人传授,若是无人能入你眼,干脆抢了泗水蓝珠,其他一切自有本座给你做主。”白苏不免一头冷汗,自己这位师尊真乃牛人也,这时边上的二师姐又端来一个托盘,盘里放了一件洁白袍子,瞧着却是有点眼熟、符剑这时又开口说道:“你既然代表我去,这内门弟子的袍子你就暂时穿去,三十岁前你若能入灵尊境,便是的我第四位内门弟子。”白苏心情忐忑的告退,下峰前还不免看了一眼三师兄,只见三师兄依然跪在那里,脸上却满是倔强。白苏这次回山,可谓是风尘仆仆,他心中挂念陆青瑶,以至于连他自己的小山坳都没进过,就又要出发前去泗水。白云山的云舟,并没有直接到达泗水的航线,白苏是先坐到天元观的地界,才转船向泗水行去。天元观地界的云舟,风格与白云山大不相同,或者因为大战的原因这云舟上的乘客并不少。白苏此时只是穿了件普通弟子的袍子,丢在这都是天元观地界的修士堆里显得额外的扎眼,一路上不时有人对着他指指点点。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