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90.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5.第四十五章 约赌
    世家的云舟自然无法和仙门的相比,缓慢的速度不禁让白苏想起了以前那艘货船。 不过白苏的性格向来不急躁,这云舟虽然慢,但却可以让他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那日和刘云开的一战,他得到了不少领悟,同时刚晋级的境界也急需稳定。陆家的云舟虽然速度慢,但里面的装饰却是极具奢华,按白苏的眼光其程度已经远超越国的皇宫,只可惜落在仙家的眼里还是难免落了一个俗套。在这里人群十分自然的被分成了两等,有修为在身的都各自被安排到一个半敞开的座位,而那些凡人则是上了船之后就再也看不到踪影。白苏专心的打着坐,灵觉却告诉他有不少人都在向他探视,或许是知道了白苏的等级,船舱立刻传出一个不屑的声音。“听说那白云山新晋了一位仙尊,叫什么浩然仙尊,名字倒是取得大气磅礴,只不过区区一个剑修至于派那么低级弟子出来到处通知吗?”这个声音年轻中带着点傲性,显然是把白苏当成了出来通报的弟子,而他嘴里的浩然仙尊指的应该就是大师兄了。这时又一个女声传来说道:“这些低级弟子自然入不得您周大真君的法眼,不过我听说白云山的那位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那青年听了傲然的冷哼道:“一个剑修而已,哪怕是登上仙位也不过是个莽夫,只要给我足够的材料的和时间,照样能将他困死符中。”这青年声音越说越响,明显是在说个白苏听,白苏微闭的双眼缓缓张开,转头一看,隔壁正坐着一男一女。那男的身穿身穿一套淡金法袍,法袍上丝丝灵力顺着几条轨迹缓缓流动,看来是在上面加了某种符阵。与他相比那女的虽然衣着同样华丽,但却只是凡品。应该是感觉到了白苏的目光,周姓男子傲然的一挑眉就给了白苏一个挑衅的眼神。白苏略一打量,这姓周的是个灵君中境,腰间的袋子上有些灵气环绕,应该是有些身家。白苏不免嘴角勾起一点笑意,故意大声的说道:“给你一百年和一整座灵山,你也困不住浩然仙尊一个眨眼的时间。”那周姓青年一听,立刻笑了起来,像是早就在这等着白苏。这时他得意的直接说道:“区区一个灵基境的低等弟子,在我们天元境内竟然敢如此嚣张,看来我得替你的仙师管教管教你。”他说着周围的位置上立刻出来十余个人,这些人都在灵君境左右,而且服饰统一,不由分说的就将白苏围了起来。白苏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应该就是天元观的弟子,他听说过白云山和这天元观之间似乎有过一些恩怨,似乎还是因自己的师尊符剑而起,而眼前这些人怕是早想好了要给自己难堪了。虽然被围,白苏心里却是淡定的很,就凭这些人别说是拦下他,能不被他反收拾就不错了。想到这他笑了笑说道:“我猜,你可管教不了我。”“就你?一个灵基上境?”船舱内一阵哄堂大笑,白苏却是依然淡定的说道:“怎么,要不要我们来赌一把?”那姓周的听了,眼中豪光一闪,显然是想不到白苏竟然会自己给他找收拾的理由。立刻跃跃欲试的回道:“怎么赌?”白苏正想提出条件,却发现那姓周的身边的女子似乎有些筹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白苏正要说话,她终于忍不住道:“周少爷,周大真君,在这船上的可都是我们陆家的客,你就看在我的面子饶他一回吧。”那周少爷听了却是冷笑道:“我周不群是什么人,哪有被人挑衅了还忍气吞声的,青雪你且站到一边去,本少爷自有分寸。”陆青雪无奈的闭上嘴巴,还嗔怒的瞪了一眼白苏,显然是在责怪白苏给他惹麻烦。“说吧,怎么赌?”周不群再次强调,白苏才慢吞吞的说道:“你刚才说,只要给你足够的时间和材料,就能困死我白云山的仙尊,你这话可当真?”周不群理所当然的道:“符道的玄奥,又那是你这等低下之人能够理解的,别说是困死,就是祭杀也不是什么难事!”白苏心里略为一惊,倒不是真的震惊这周不群的修为,而是被他这脸皮厚度给惊到了,一个灵君境想要祭杀一位仙尊,竟然还能说的这么跟真真的似的,更难得的是连他周围的一群人,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白苏几近无语,突然放低姿态说道:“那么我们就赌一赌,你的符道能不能困的住我。”整个船舱都是一静,转瞬就是一阵哈哈大笑,那周不群显然就是喜欢这种感觉,立刻说道:“好就赌这个,你要是输了就滚到下面去,和那些贱民们挤一起吧。”白苏说道:“好,不过你要是输了,你们统统都得挤到下面去。”周不群显然是成竹在胸,毫不犹豫就要准备开始,白苏找了个宽敞的地方,随便他在脚边画。这时周不群拿出一只古色古香的符笔,这笔杆直圆滑,上下各包着似金非金的金属片,笔头则是雪白一片,一尘不染。以白苏的灵觉立刻就发现在这笔头上有淡淡的水属的灵力围绕,看到这笔白苏心里更加淡定,流云仙尊的云海都困不住他,何况这灵君周不群?周不群这时自信满满,笔头甚至不带灵墨,只见他挥洒间衣袂飘飘,俨然一副偏偏佳公子的样子,立刻引的周围的人一片叫好,就是一些非天元观的散修也都围了过来。白苏不置可否的站着,他虽然不会符,但看符的眼力却是不错,这赶路的几天也曾观摩过师尊的天符玉简,这对符的眼力自是不同凡响。这周不群一出手,白苏就已经大致明白了他的实力水准和所画符的力道。半饷后周不群停下手中符笔,周围以是一片掌声,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光是他这一手出尘飘逸的画工,已经让在场的人羡慕不已,尤其是那陆家的陆青雪,双眼之内竟然满是敬仰之色。白苏这时淡淡一笑,周不群画的这符是个灵基上境的符阵,而且有那符笔的加成,困住普通的灵基上境应该是不在话下。白苏开口确认道:“好了?”周不群收起画笔,满面得色的道:“自然是好了,我看你啊也不用去什么下面了。就乖乖的在这里面呆到陆家吧。你也出身五大仙门,我总得给你留点面子,哈哈。”船舱里又是一阵哄笑,白苏却是就像没听见一样开始提气,他故意放慢自己的提气的速度,然后缓缓向周围的符阵施压,地上的符阵立刻一阵异彩流动,将白苏的元力又压了回去。周不群看了不屑得到:“哼,区区一个灵基上境竟然也敢跟我叫板,告诉他我是谁。”他话音刚落周围就有人上来说道:“小子,你听清楚了,这位可是我们天元观,周天仙尊的大公子。他画的符阵也是你这种角色能走的出来的?”一片附和声中白苏装做大吃一惊,手下却开始稍微加大点元力输出,那周不群感到符阵承受的压力,略一吃惊道:“好,还算有点实力,到不是个纯粹的废物。”可是他话音刚落,却发现白苏的元力还在增强,面色就开始有点不好看了。仅是片刻,这地上的符阵就开始出现褪色迹象,看来是达到了临界点。周不群感受到周围传来疑惑的眼神,开始觉的脸面有点挂不住了,不过他嘴角突然掠过一丝笑意,伸手一掏,立刻摸出数个灵石,然后一把拍成粉末洒向这地上的符阵。在他想来,这样的做法虽然有些下作,但是总比符阵被破丢脸的强。那符阵的了灵石的支援,立刻有所加强,可是面对白苏,这么几颗灵石会有用?没过几个呼吸,随着白苏输出元力的增强,那符阵又变的岌岌可危。一些有些实力的散修已经看出了不对,可是周不群却心里越发的急躁,他这次一把抓出十余个灵石一起投向了阵里。符阵再次加强,白苏缓缓开口道:“周大少爷,你这样追加依靠灵石未免下作了点吧。”周不群,脸面已经彻底挂不住了,但却硬着脖子争辩道:“我们先前没说不能追加,怎么你还想赖不成?”看到这人反咬一口,白苏也不计较,但双眼内却是闪过一片厉芒,说道:“周大少爷说的是,那我是剑修我可出剑了。”在画符的时候,周不群已经动了笔,白苏出剑本来就是理所当然,可是他这么一说在气节上立刻整个压倒了周不群,周围的人难免会想到:“你看人家,连剑都没动,你用了笔还不够,还要追加灵石。”周不群怎么会听不出其中意思,但一时却是无言以对。这时他只见白苏的手里多了一把明亮细窄的长剑,正是那把月影。一剑在手白苏的气势却是完全不同,这时他也已经腻烦了,浑身元力一震,那周不群还来不急再追加灵石,地上的符阵亮起一道光华就彻底消失了。周不群脸色立刻成了铁青,只听白苏似笑非笑的说道:“那周大少爷,请吧。”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