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7994.html"}})();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49.第四十九章 赔不起

正文 49.第四十九章 赔不起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
    白苏曾两次引动过流云仙尊的云海仙决,而且他又是葵水灵根,很自然变成了这世上除流云仙尊外对《云海仙决》领悟最深的人,现在他又将以前的情景反复的推演,心里终于有了一丝领悟。这时冷符看了一眼白苏,手指却是僵在了半空,然后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周身气势立即疯狂的拔高。她的气势一路猛涨,瞬间就到了某种临界点,然后只见她身躯一震,一种刺骨的冷意顷刻间就将这厅堂变成了冬季。华丽的金砖地面蒙上迅速蒙上了一层白霜,屋檐的琉璃瓦上也垂下了不少冰凌,就连桌上的烈酒也被凝出了不少冰花。冰冷让所有人都不由的一哆嗦,谁也想不到,这个冷符竟然会选在这一刻突破尊级。冷符刚入尊级,但是就在她踏入的那一瞬间,她的周身气势却是急剧一缩,从新回到了灵基上境,然后只见她手指犹如千斤般重的一点,整个符阵瞬间被激活了过来。她点出之后,却是身体一软,一旁的诡符连忙将她扶住,心痛的问道:“师姐,你,你这又是何苦,这会直接影响你以后的高度的。”冷符一挥手,眼神却是死死的盯着白苏,说道:“这个人很不简单,若不是这样我也没把握。”诡符听了不敢相信的看向白苏,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灵基上境的小子,到底有什么可怕的,竟然让自己的师姐,也这么讳莫如深。这时仙灵困锁阵已经激活,白苏感到周身传来阵阵吸力和几乎无孔不入的寒冷,他的灵力被一点点吸出,但是这寒力却在为他补充着元力,两相之间竟然达到了一种平衡。白苏双眼缓缓睁开,嘴角一笑,心中已经有了破阵之法。这时他渐渐催动体内的漩涡,然后将这漩涡元力一点点外放,很快就在身体周围形成了一个有元力组成的旋转带,咋一看和《云海仙决》至少有七分相像。“云海仙决!”果然,白苏这一出手冷符立刻就震惊的叫了出来,这南疆的仙尊加起来还不过半百,任何一家都各具特色,自然很容易就猜到。观看的众人立刻又是一阵哗然,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似等级很低的小子,背后站着的竟然也是一位仙尊。白苏没有理会他们的反应,他现在正沉寂在自己的对云海仙决的领悟中,他感觉自己正置身柔和的水中,周身的元力如水缓缓流转,直到他感觉这外溢的元力已经充满了整个符阵时,从符阵里吸入的凉意也刚好达到了极致。符阵元力的加速流失自然逃不过冷符的感知,起先她还没放在心上,可是仅仅之是片刻,这种流失就变的极为迅速,一个足以让人震惊的结论,无法控制的从她的心底冒了出来。冷符的眼神前所未有的凝重过,她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眼前的白苏,一边的诡符立刻注意到她的不对,关切的问道:“师姐你怎么了?”冷符挥挥手,姣好的面容变的有些狰狞道:“葵水灵根。”她的声音很轻,可是这四个字却犹如重锤一般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心上,五大稀有灵根就是千万人之中也罕有一个,这些人大多只是听闻了传说,真实见到这还是头一次。这时冷符像是有些不能自控,竟然主动的厉声叫道:“葵水灵根如何,就是被你吸光了寒气又如何,寒力只是我的元力属性,你只要还在阵中,寒气被你吸尽之时就是你落败之刻!”白苏这时难得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是吗?”此时他的元力已经布满了整个符阵,甚至还包围了很多符阵的轨迹。突然,这些元力一震,一声闷响,犹如一个次强劲的心跳,带着整个厅堂都震了起来。现在的厅堂里,静的真是连呼吸声都没有,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刚才的震动,每个人都秉着呼吸,等带着下一次的奇迹。没让他们等多久,很快又是一次沉闷有力的震动,而这一次冷符却明显的感觉到来至符阵的压力又大上了一分。白苏此时又重新闭上了眼睛专心致志的投入到了领悟当中,甚至连破阵的事都直接扔到了脑后,这次他发现自己模仿的云海仙决虽然似是而非,不够正宗。但是自己却可以将叠加和漩涡运用到这些外放的元力上气,这明显并不是云海仙决所具备的功能。一次次的震动中,白苏对这自创的云海仙决,理解的越来越深,而在他不经意间,整个仙灵困锁阵中的那些符画轨迹,都已经被震松动偏位。冷符在这些震动中,先是冷静,再到失控,到最后只能认命的缓缓闭上眼睛,然后只听一丝碎裂的脆响,紧接着一阵狂澜的海啸之音在这厅堂响起。符阵终于破碎,可是外溢的乱流却犹如猛烈的狂潮,在场的人基本都是有修为在身,可是却只有少数人才能稳住身形,其余的全都被吹的东倒西歪,好好一个厅堂瞬间成了一片狼藉。冷符默默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静静的说道:“我输了。”白苏则是满脸微笑的从元力乱流中踏出,只见他随意伸手一招,这满厅的乱流竟然奇迹般的平稳了下来。冷符不由的瞳孔一缩,这才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她发现眼前的这个小子的境界前后简直判若两人,她的拳头紧紧的拽起,自己不但赌输了,竟然还白白送了他一场领悟。白苏这时面带微笑,他虽然没有领悟真正的云海仙决,但是他觉得自己现在领悟的或许才是最适合自己的。他一时间不由心情大好,对着冷符抱拳道:“侥幸,侥幸取胜。”冷符虽然输了,但还算有些气节,冷冷道:“愿赌服输,你说吧袋子里都有什么,我赔你就是。”此时白苏占尽上风,一边的诡符再看不下去,上前恶狠狠的道:“小子,这次算你运气好,我师姐这人一诺千金,但是你可要小心,特别是马上要去的妖兽战场。”他说着,可是却再次很受打击的发现,白苏压根就没打算理他。白苏现在正笑咪咪的看着冷符道:“你真的要赔?里面的东西可是很贵的。”冷符这时看着白苏那张脸,真是恨的牙痒痒,冷静如她也不由爆发道:“赔,赔,真赔不起,我这条命给你。”这时白苏不怀好意的笑道:“真要了你的命,那梁子可就结大了,还是你自己来放灵觉进来探视下来吧。”说着他将手掌以伸出,示意冷符自己来。冷符分出一丝灵觉,进了白苏的腰袋。周围的人,立刻一个个都伸长着脖子等待结果,众人只见冷符的脸色突然一沉,立即知道这袋中的东西怕是价值不菲啊。果然众人听见冷符的沉声道:“除了我师弟的武器外,里面还有六万多灵石,一套白云山的内门弟子服和一个玉简。”冷符的声音不轻,可是很多人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齐齐吸了一口气问道:“多少?”六万灵石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天大的数字,这在场的那么多修仙者,所有身家加加起来恐怕都没有这个数。冷符也不免脸色铁青,她怎么都想不通这个看起来没多少灵气外溢的腰袋里,竟然会装着这么多灵石。只是她不知道,这些其实都是白苏刚刚从手环里转移进去的。一旁诡符见冷符不在说话,立刻又插嘴道:“哼,六万灵石而已,我们周天殿赔的起,只是我们身上没有这么多,回了山门我们立刻派人给你送去。”他这么一说冷符的脸色立即好看了很多,她们不是不赔,而是一般人确实都不会带着那么多灵石出门瞎逛的,在她的认识里,估计也就白苏这个奇葩会带这么多巨款在身上。白苏这时却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这个不急,贵师姐的信誉我自然信的过。不过我这袋里可是还有东西,那符笔是周不群的就不要你们赔了,弟子袍也没什么名堂,权当奉送,不过这玉简,两位怕是就赔不起了。”“赔不起?哼笑话,难道你这里面还是刘云仙决不成?”诡符此时觉的自己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在想来,自然不会有人将仙家的绝学记在玉简上,还带着到处乱晃。可这次他们却真的碰上了白苏和符剑这么两个不将绝学秘籍放在心上师徒。白苏这时又不在理他,而是转向冷符,一副老神派头的问道:“你既然号称冷符,那么我问你,我们这南疆地界谁的符道最高?”他这么一问,不但是冷符师姐弟,就两在厅堂里的其他人都不由一愣,在这天元境内,所有人的心里都知道,这符道第一必然是如今的天元观观主,天元子道人。回答声在厅堂里此起彼伏,白苏却接着问道:“那么这南疆符道第二的又是谁?”这个问题,却直接问倒了所有人,一时间众说纷纭,起码有十余个名字被提到过。但这时,已经一段时间没说话的冷符却是开口说道:“要说符道第二,自然是观主的师弟,神画仙尊肖凡画。只是……他销声匿迹已余百年,当世第二怕是要数你白云山,三剑成符的符剑仙尊!”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投推荐票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加入书签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