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16/16102/7818003.html"}})();
尊宝娱乐 >仙劫 / 最新章节列表 > 正文 57.第五十七章 消耗战
    大师兄的话无疑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纷纷都开始猜测这白苏究竟是何许人也,不但能让极意门的千金如此在乎,还能得到了孟浩然如此高的评价,要知道这两人那个不是眼高于顶的人物,为何有偏偏在乎一个灵基境的小角色呢?这时融筱突然沉默了下来,福中天心里暗叫不好,在他眼里这融筱什么都好,就是这火爆的脾气简直比她爹还要烈上几分。突然周围的人立刻感觉到一阵扑面而来的热浪,惊骇之余却见融筱的周身已经席卷了数层火浪,温度之高,甚至连她脚下的金砖都已经开始融化。大师兄眉头一皱,他以前见过融筱,感觉还算知理,为何这次一提到白苏就成了这样。他疑惑归疑惑,白云山的威严却不容挑衅,也不见他动手,融筱周身的火焰就如烟花般纷纷炸开。融筱突然脸色一白,显然是吃了暗亏,但是大师兄的脸色却也不见舒缓,场面竟然陷入了僵局。这时天元观那边的座位上突然传来一阵冷哼,一个头戴紫冠,面若冠玉的中年人突然开口问道:“浩然仙友,不知道你师尊座下有几个叫白苏的弟子?”大师兄不免一惊,听这语气已经知道来者不善,但还是回道:“我们符剑诸峰,只有我小师弟叫白苏。”那人一听立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另师真是收的好弟子,你这位师弟在泗水伤我爱子,掠其财物,还想染指我儿未婚之妻,行为之卑劣令世人所不齿!此事有还有泗水陆家家主作证,你这浩然君子,身为其师兄是不是该给本座一个说法?”周天仙尊说的义愤难填,整个大殿都是一片哗然。不论是仙林还是凡俗,打伤人都不是什么个大事,但是劫财夺妻却为世人所不齿,而看周天仙尊说的这么言之凿凿,还有人证在场,可以说是说服力十足。现场立刻一片安静,大家都盯着大师兄看他怎么处理,就是连和他一起来的另一位白云山的仙尊此时也已经开始叹气摇头。大师兄依旧稳稳的坐着,嘴角恬然一笑,不以为然的说道:“你们天元观的人说话永远都是那么拽文嚼字,听这都烦。我小师弟现在只有灵基上境,而且道基破碎,泗水又是在你们天元地界,你说我会信吗?”四下立刻一片哗然,光听周天仙尊说的,大家还以为他们口中的白苏最不济应该也是位灵尊级的,现在爆出来只是个灵基境,大家立刻就觉得要么是周天仙尊小题大做,要么就是他儿子太无能了。周天仙尊只觉胸口一闷,其实他也是到现在才知道白苏只有灵基上境,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这时却听大师兄继续说道:“小师弟下山时我刚好在闭关,不过他这次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师尊这次也帮他备了重礼,一是想助陆家度过这次大战的难关,另外也有迎娶陆家一女的意思,莫非另公子和我师弟看中的是同一人?记得师尊说过,这桩婚事自陆家先祖辈就已经定下,难不成令公子想要横刀夺爱不成?”符剑仙尊的和陆家的渊源虽是隐秘,但知道的人也不少,先祖辈定下婚约也是极有可能,如果孟浩然说的是真的,那反而是周天仙尊仗势坏人姻缘了。一道道质疑和取笑的眼光犹如钢针,扎的周天仙尊老脸通红,他晋为仙尊数百年何曾如此丢脸过,立刻勃然怒道:“陆重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天元观的人群里,陆重行身为一家之主勉强有入殿的资格,一听周天仙尊的吼声,他立刻哆嗦着出列,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做两手准备的事情交代了个清楚。真相大白,陆重行厚着脸皮忍受这四周传来的耻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这时已经沉默了好久的融筱却突然发话:“这么说来,谁能帮你们陆家取的最多的军功,那位陆青瑶就是谁的了?”陆重行脸皮猛的抖了几下,硬着头皮说道:“老朽这也是没办法,为了家族延续才出此下策。”“你不用说了。”融筱突然将他打断,“我融筱这次也以个人的身份参加你们陆家的这次大战,我要是赢了,我就要那位陆青瑶终身不嫁,陆家主你可听见了?”陆重行此时已经满头大汗,但融筱的大名他早有耳闻,只能卑躬的说道:“好……好。”五大仙门的这次战前大会到此,总算是开始上了正轨,但是与接下来的大战相比,人们反而更关心起这次的赌斗来。……朦胧间白苏只觉胸腹间一阵火辣,身体仿佛整个都不是自己的,他努力想睁开眼睛,可眼皮此刻却是沉重如山。外面的世界传来一阵争吵,他脑后的某片柔软动了动又回归了让他舒适的位置。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丝甘甜的清泉从他口中度入,瞬间就熄灭了他体内火辣的炽热,稍一舒适白苏睁开了眼睛。眼前是张绝美艳丽面孔,羞涩又充满了魅惑,柳妖娆见白苏醒来,脸上立刻一片欢喜,两眼间还冒出了一丝晶莹的泪光。白苏伸手帮她擦去泪迹,可哪知道竟然越擦越多,片刻便如雨点般滴到了他脸上。白苏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直接坐了起来,手腕稍一用力,这可人儿便直接扑入了他的怀里,一时间春江水倒,柳妖娆竟放声大哭了起来。白苏一边安慰一边打量着四周,此处乃是一个背风的山谷,谷内郁郁葱葱,一湾清泉自前面流过,而两人正坐在一株不知名的大树下。“我昏迷了多久?”白苏问着,他倒是多少懂点女孩的心思,知道转移注意力就是最好的止哭方式。果然,柳妖娆很快就从他的怀里出来,说道:“已经一天一夜了。”白苏摸摸自己还隐隐作痛的脑袋,心里却是暗惊,想不到这次竟然透支的如此厉害。这时柳妖娆突然脸色一变,一把推开白苏,站起身来满脸不快的说道:“既然醒了,那我们抓紧开始吧,前面是我太高估了你,最后竟然还要我出手。”白苏一听这语气就知道绝世妖娆又出来,不由问道:“开始?开始什么?”柳妖娆俏眉一横,说道:“自然是教你真正的求皇剑诀,你的剑还是太弱了。”此前白苏得到过的玉简上记录过求皇剑诀第一式,可是现在再听绝世妖娆一说却又是不同。按她的说法,这求皇剑诀重势不重力,想要威力巨大气势反而还要比元力重要,当然也不是说元力不重要,而是气势越盛威力就越大,同时消耗的元力也越是巨大。而谈到何为气势的时候,绝世妖娆却只让白苏自己去悟。数日后白苏恢复了点元力,绝世妖娆又将后面的两招教给了白苏,再后面却是说什么也不教了。“我传授你这些,只不过是让你更好的配合我猎杀老妖,再后面的招式你现在就是学了也没用,等哪天我准备和这丫头分开了,自然会全部教给你。”白苏知道不能强求,又是过了几天,白苏身体尽复,两人又踏上了猎杀之路。这几过去,仙妖两边的阵仗算是正式摆开了,虽然妖族的数量众多,可是论起质量五大仙门这边却是占了很大的优势,不过到目前为止人族这边的仙尊和妖族的妖王都还未动,在数量上,五大仙门加世家和散修足足派出了二十位仙尊,虽然数量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但浊妖王手下也有十二妖王,而且妖到了王级对天地大道的领悟往往要在修仙者之上。仙尊妖王不动,两边立即边进入了消耗战,只等那边消耗不起,高端战力被逼出手之时才是真正的决胜时刻,而眼下的情况却正适合那些在外游猎的人。蔚蓝的天空,横空出现一把巨大剑罡,同时海啸之声不绝于耳,一只体型类人的老妖胸膛处鲜血淋淋,身体尚未倒下,妖魂却已经被一个红色身影悄然吸走。“不错。”柳妖娆舔舔她猩红的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白苏则是驻剑剧烈的喘着气,这几日下来他已经找到了出剑的平衡点,甚少出现元力耗尽的情况。只是他这几日却是越打越觉得绝世妖娆的深不可测,不过这位昔日的皇者话倒也是越来越多了。白苏收集完凭证,又将有价值的东西逐一分离,正处理完那只老妖,突然听柳妖娆厉声叫道:“走,立刻!”白苏也不含糊,立刻丢下手中一切,向远方遁去。仅是小片刻,一个黑影就来到了这片屠戮的场所,他观察完那只老妖的尸体,震惊的说道:“好厉害的一剑!果然如大王所料,看来是潜伏进了极为厉害的人物。”不过他四下一看,却又觉得有些不对的地方,就现场的战况而言可谓极其惨烈,但是这四周却没有动用过法道的迹象,也就是说这只死了的老妖,到死都没施展出尊级的手段。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